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風物 > 文章正文

見證上海滄桑巨變的外白渡橋



  
  鼠年新春伊始,一則新聞引起了社會的廣泛關注,不少媒體也競相報道:因修護需要及配合外灘通道工程建設,外白渡橋從3月份起全面封閉,然后整體移送至船廠大修,一年后再回歸原址。為了趕在大橋“搬家”前能再和它“親密接觸”一回,許多上海市民和海內外游客紛紛前往拍照留念,外白渡橋成了申城新年里最搶眼的“明星”之一。
  外白渡橋如此得寵,不僅僅是因為它年逾百歲,更重要的是,通過整整一個世紀的朝夕相處,上海人心目中的外白渡橋早已不是那么簡單的一座橋梁,在它的身上印刻著幾代人的光榮與夢想、屈辱與悲傷。踱步橋上,猶如走進時空隧道,百年上海的滄桑巨變仿佛歷歷在目……
  
  造橋斂財威爾斯激起公憤
  
  上海開埠之前,蘇州河上曾有一座始建于明隆慶四年(1570年)、重建于清康熙十一年(1672年)的三洞石閘(俗稱“老閘”,位于今福建路橋處),閘上設有浮橋,可供人通行。自乾隆年間老閘被廢棄后,往來兩岸就必須依賴渡船。在上海話中稱坐船過河為“擺渡”,今日外白渡橋正處在當年蘇州河溯流而上的第一個渡口附近,當地人習慣把這個渡口叫做“外擺渡”或“頭擺渡”(以次類推,從外擺渡向西依次為“二擺渡”、“三擺渡”等)。
  1850年代,英美租界的不斷擴張使蘇州河兩岸的經貿來往日益頻繁,經由外擺渡過江的客商日漸增多,在客流高峰,單憑幾只手搖渡船已是捉襟見肘,難堪重負。1854年的某日,在怡和洋行工作的英國人威爾斯在外擺渡候船,不知是何緣故,那天等待過河的人非常多,只見小小的搖渡船來來回回忙得不亦樂乎,而渡口處卻依舊熙熙攘攘,焦急、煩躁的神情寫在每一個人的臉上。等著,等著,一個念頭忽然從威爾斯的腦海里閃過:“如果能在這里架橋,向過橋者收費,那不就發財了嗎?”欣喜的威爾斯馬上與好友寶順洋行大班韋勃、兆豐洋行大班霍格等人集資1.2萬元,組建了“蘇州河橋梁建筑公司”,向工部局申請在外擺渡附近建造橋梁,并獲批準。1856年10月,蘇州河上第一座木橋宣告落成。這座通常被稱作“威爾斯橋”的木橋長394英尺(120.17米),寬16英尺(4.88米)(另一說為長450英尺,寬23英尺),其位置介于今外白渡橋和乍浦路橋之間。囿于當時的建筑技術,威爾斯橋造得十分低矮,為確保大型船只能在漲潮時從橋下順利駛過,橋中央特意安裝了一個活動式的吊橋,平時關閉,方便人車通過,有大船經過時則升啟放行。
  
  威爾斯橋建成后,往來于蘇州河兩岸比起原先是便捷了不少,然而,威爾斯造橋的初衷是為了斂財而非出于公益目的,因此,與其說威爾斯橋是交通設施,倒不如說它更像一部賺錢機器!按照蘇州河橋梁建筑公司的規定,行人車輛過橋必須繳納“過橋稅”,中國人每人每次銅錢1文,后來增加到2文。2文錢雖小,但對于常來常往于橋上的人來說卻是不小的負擔。難怪有人譜竹枝詞一首,以發泄心中的憤懣:“大橋一座作洪波,幸免行人喚渡河。兩文錢交方過去,濟人原自為錢多。”所謂“無奸不商”,威爾斯對于自己的同胞也未網開一面,除了工部局的外籍雇員和身著警服的巡捕外,一般的洋人過橋亦要繳稅,而且要價更高,每次15文銅錢(另一說為5文銅錢)。
  如此不合理的稅費招致社會各界的不滿。1865年,一個怒不可遏的僑民毆打了大橋收費人,結果被處罰金50元。可是,由于威爾斯的公司得到了上海地方政府的特許,擁有在蘇州河口一帶建造、使用橋梁的25年專利權,一向頤指氣使的工部局在這個問題上也頗感力不從心。在收購威爾斯橋的計劃落空之后,工部局幾經努力才與蘇州河橋梁建筑公司達成協議,從1867年4月1日起,每年向該公司支付1971兩,獲得西人免費過橋的權利。
  外國人的過橋問題算是解決了,但中國人過橋依舊得自掏腰包。不過,許多人為爭一口氣寧愿多費時間坐船擺渡,也不走威爾斯橋過河。寓滬粵商詹若愚還在源遠街(又名盆湯弄,今山西南路)謙順安茶葉莊碼頭設義渡,用5艘渡船免費接送過河的路人,以示對威爾斯一伙的抗議。
  
  免費通行花園橋成“白渡”橋
  
  唯利是圖的威爾斯在建造木橋時偷工減料,大橋建成后也只顧從中榨取油水,從不進行維護。不到6年光景,威爾斯橋的橋基就已經開始腐爛,搖搖欲墜,接二連三發生險情,連橋面都出現了傾斜現象。威爾斯本不愿花錢對橋梁進行大修,但在工部局的一再催促下,蘇州河橋梁建筑公司作出了另建新橋的決定。
  1871年4月,該公司在威爾斯橋旁開始建造鋼鐵架構的新橋,但由于施工技術問題,5月13日晚6時,東側橋基上的兩根鐵柱斷裂,一部分橋身隨之沉入蘇州河中,威爾斯的新橋計劃失敗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