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健康養生 > 文章正文

只為這一世的相遇


王小柔

  

  跟老路再次見面居然是在醫院的重癥病房。我問他:“你還在開發區?”老路說:“早不在了,這都多少年沒見了。”太長時間了,直到聽說他媽媽住院了,我心神不寧地趕來,這樣的見面竟相隔了十幾年。

  老路是我中學時期的朋友,我們一起辦過文學社,當年晚上去找他,偷偷用他媽媽單位的復印機印我們的手寫文學小報。每次他拿著一沓復印紙問我:“夠了吧,這些?”我則說:“再要幾張白紙!”當年覺得,老路的媽媽就是我們的靠山。有一天,出來晚了,自行車丟了。我急得都快哭了,老路則說:“沒事,咱的文學刊物沒丟就行!”境界太高了,敢情丟的不是他的自行車。

  我們的年少時代,就在那從復印機里一次次晃過的刺眼光芒中過去了。畢業那年,我們輪流挨家串,到老路家,他媽媽炒的一盤香菇油菜特別好吃。盤子見底兒后,阿姨看著我問:“還吃嗎?”我當即說:“還吃!還吃!”阿姨立刻放下飯碗去廚房又炒了一份。那是我最后一次去老路家。

  隨后的歲月,我們像散沙一樣,散居各地,各忙各的,生活、工作,偶爾在過年的時候打個電話問候。我們在同一個城市、很近的居所,失散了。

  直到前幾天,一個同學在醫院樓道里遇見老路,才知道他媽媽病了,老路在這個病房里陪伴了兩個月,寸步不離。我到的時候阿姨費力地睜開眼,立刻說出了我的名字。我說:“我還記得您做的香菇油菜呢,我吃了兩盤。”阿姨說:“我不會做,都是瞎炒。”然后疲憊地閉上眼睛,再睜開的時候問:“你父母還好嗎?”我笑著點點頭,“您也沒事,過幾天就回家了。”阿姨點了一下頭。我那天說了很多言不由衷的話。

  樓道里,老路說已經把房子抵押,貸款全交醫院了,很多人勸他不要這樣做,他還有老婆孩子要養活,可他說:“這是我媽,我不這么做心不安。”

  人到中年,我們忽然來到了懸崖邊,不得不目睹父母的生老病死。那樣的分別,如同電影里演的,我們費力地抓住他們使勁伸出的手,大聲喊“堅持住”,可是,我們的聲音是那么脆弱,手里的手在向下不停滑落,我們始終無法攥住這注定的分離。眼睜睜看著養育我們長大的父母從眼前消失,空氣里只剩下我們無奈揮舞的手臂。 我們都知道這是結局,但誰會有足夠的從容,讓生命與生命去完成這樣一場相送?

  我經常在熟悉的場景里想起父親,他常去的地方。直到父親走了很久,直到我終于可以從想念的悲傷中跋涉出來,才發現,在長長的一生里,我們卻是那么陌生,甚至成年之后的唯一一次擁抱,竟是久久地趴伏在他已經冰冷的身體旁。不再有溫度的告別,是那么決絕。

  我放棄了很多異地工作的機會,始終陪伴在父母身邊,只為這一世的相遇。能在一起,是那么溫暖。盡孝,是世上抗拒這冰冷遺憾的唯一方式。


更多關于“只為這一世的相遇 ”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