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時事政治 > 文章正文

“煙王”褚時健:出獄當果農


王高巖

  當年叱咤風云的“中國煙王”鋃鐺入獄,今日卻自愿到窮鄉僻壤種橙當果農。人生沉浮,百味雜陳,面對社會上再次涌起的各種議論,年逾8旬的褚時健淡然回應:“有生之年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把果園管理好,讓當地農民富起來。”
  
  2008年的最后一天,在云南當地媒體發布的“改革開放30年影響云南30人”中,云南“紅塔集團”原董事長褚時健赫然名列其中,而且排名第五。這位昔日的中國“煙草大王”、最受爭議的財經人物,再次走進人們的視野。
  
  當年“煙王”,讓生產卷煙如同印鈔票
  
  紅塔集團的前身是玉溪卷煙廠,建于1956年,雖然地處盛產煙葉的云貴之地,但一直默默無聞。1979年10月,時年51歲的褚時健被任命為玉溪卷煙廠廠長。上任后,褚時健做的第一件事是挨門挨戶到職工家走訪。當他走進一位老工人家中,發現祖孫三代擠住在一間不足18平方米的房子里,他落淚了;當得知全廠有三分之一的職工居住條件都如此困難時,他眉頭緊蹙,當即決定為職工建宿舍樓。這個決定感召力很強,全廠當時一片沸騰。
  解決了職工后顧之憂之后,褚時健當廠長后做的第二件大事就是在煙廠實施“單箱卷煙工資獎金含量包干”。這種大包干,就像聯產承包使農民一夜吃飽穿暖一樣,很快調動起全廠職工的積極性,讓玉溪煙廠打了翻身仗。此后他又兩下決心,花巨資引進國外設備、先進技術,此舉大大提高了玉溪卷煙廠的生產能力,工廠迅速步入了發展的快車道。
  1995年9月,褚時健為了謀求更大的發展,又以玉溪卷煙廠為基礎,整合周邊煙草生產和營銷資源,組建了紅塔集團。
  “紅塔集團”成立僅一年后,褚時健掌控的卷煙生產、營銷規模,就從他上任時的每年27.5萬箱,實現稅利9700萬元,固定資產不到1000萬元,猛增至每年218.3萬箱,實現稅利193億元,固定資產超過70億元,所創利稅不僅超過了當時位列全國工業企業第一的大慶石化,而且占云南全省年財政收入的近60%。
  同時,“紅塔山”品牌的無形資產達到了353億元,躍居中國企業品牌之首,“紅塔集團”也一躍成為世界第五大煙草企業。當時一位中央領導視察紅塔集團時感嘆地說:“這不是煙廠,簡直就是印鈔廠!”
  從無名小廠到行業大鱷,在玉溪卷煙廠發展成紅塔集團的過程中,褚時健的付出多次受到國家、省、市的表彰,他先后獲得了許多榮譽稱號,其中最令人矚目的是1994年他被評為全國“十大改革風云人物”,很多普通老百姓更是把他稱為“中國煙王”。
  
  晚節不保,臨近退休落馬陷囹圄
  
  1998年,對于“煙王”褚時健來說是個特殊的年份,已經整整70歲的他,在帶領紅塔集團繼續創造著經營神話之時,人生一下跌入了深淵。
  1998年1月,新華社通電全國:云南省紅塔集團原董事長褚時健嚴重經濟違法違紀案,經過聯合調查取證,已取得重大突破。經查,褚時健利用職權和職務之便,主謀貪污私分公款355萬美元,其中他個人貪污170多萬美元,利用職權為他人批煙謀利,其親屬從中大肆索要、收取錢物,其女兒共索要和接受3630萬元人民幣、100萬元港幣、30萬美元,其妻及其他親屬共收受145.5萬元人民幣、8萬美元、3萬元港幣及大量貴重物品,其行為嚴重違反了黨紀國法。
  1999年1月9日,案偵終結,提起公訴,經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審理,褚時健被以貪污罪和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兩罪并罰,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如今果農,帶領農民種橙致富
  
  判決后,褚時健認罪服法,積極改造,兩年后即被減刑為有期徒刑17年。2002年,又因患嚴重的糖尿病獲準保外就醫。
  回到離別多年的家中,褚時健為自己的罪責感到了深深的內疚,家中只剩下年邁多病的老伴馬靜芬,而女兒褚映紅早在1995年12月被收審后,在牢房里自殺身亡。短暫的休息后,經過一番認真而沉痛的思考,褚時健帶著病痛走出家門,和弟弟褚時佐一起來到位于云南新平縣與景東、鎮沅、楚雄、雙柏等五縣交界處一個叫哀牢山的地方,承包了2000多畝荒山,開始種植甜橙。
  這里海拔3000多米,又剛經過泥石流之災,因此當地村民稱它是“鳥不拉屎”的地方。然而誰也沒想到,短短幾年功夫,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經過褚時健的建設,竟奇跡般地變成了盛產冰糖臍橙的大果園。
  褚時健之所以能在短短幾年時間里,把一片荒山變成花果山,成功的秘訣就一條——他沿用了當年經營煙廠時的管理辦法。以前在管理煙廠時,褚時健實行了“單箱卷煙工資獎金含量包干”制,現在,他給種橙的300多名果農定了生產標準,標準細到每棵果樹每年應該結多少果。
Tags:褚時健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