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體育天地 > 文章正文

張信哲——當“王子”愛上古董



  收藏是淘洗生命的過程
  
  阿哲跟古董的緣分應該從他上小學的時候開始。那時候阿哲學習畫畫,常常去臺灣鄉下寫生,當看到那些老屋和陳舊的擺設就開始喜歡,阿哲童年的志愿就是當一名考古學家。一次在上學時的路上揀到一塊帶字的小牌牌,外觀特別,字跡模糊,拿回家阿哲又是刷又是沖,然后很開心地拿給爸爸看,爸爸哭笑不得的告訴他,那是故去人的牌位!
  再大一些,阿哲會天天泡在圖書館里看與古文化有關的書,就這樣阿哲慢慢地開始對老東西有了感情, 收藏古董也是他對小時候夢想的一種實現。他收藏的第一件古董是一張明信片。在他家附近有一個教會,一次他無意中在傳教土放東西的倉庫里撿到一張很老的明信片。從此開始了他的漫漫收藏路。阿哲的藏品包羅萬象,包括石雕、青銅器、家具、地毯,甚至唐卡。在阿哲看來,只要是美的東西都會吸引他,至于材質、價值等等都不是很重要。
  阿哲每次到北京必到琉璃廠、古玩城尋寶。至于他的家具,則大多來自上海城隍廟的古口家具店,而他在臺北郊區的另一處房子里,也堆滿了他心愛的老上海家具,有些熟識的朋友經常向他借回家“借擺”。阿哲是個對細節很在意的人,即使一張繁復的雕花床,他也會留意它的細節,如局部的花紋、細微之處的手工等等。欣賞民間藝術品時,他會更多的關注此物獨有的味道,即使粗糙,民間藝術品永遠都有濃厚的鄉土趣味。對于古董、藝術品他認為價值的差別就在細節上體現。論價格,阿哲最昂貴的古董是價值高達7位數臺幣的明朝家具,他說:“我特別喜歡明朝的藝術品,那是屬于文人精華的一個時代。”
  收藏對阿哲而言,是“一再的淘洗自己生命”的過程。他說:“十幾年下來,我把所有的錢都花在古董上,出發點并不是要賺錢,但更深入時,真的會有一種使命感。臺灣其實都快沒有文化了,再加上現代人不斷破壞,最后他們一定會后悔。”隨著你的成長、經歷、透過藏品,表達出你對于生活或者文化的一種追求與理解。“生命,就該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阿哲很欣賞這句話,在收藏的過程中總是會很瘋狂,天天不厭其煩地跟老板軟磨硬泡。他還與于臺煙、江淑娜、潘越云組成古董同學會,四處開車搜刮古董。他說“收藏的過程往往是一種想要擁有的原始情結開始的。看待收藏不要太沉重,而是要盡量從愉悅、輕松的角度出發,這樣才不會得失心太重,而且成就感也會大些,正所謂‘玩物不喪志’。”阿哲把自己比喻成古董,當然是越老越值錢啦。
  
  堅持理想,也兼顧生活
  
  談及到魅力男人,阿哲認為有魅力的男人必須要有長時間專注經營的興趣,而這個興趣和事業有成還不是一回事,這樣的男人才是有魅力地!除此之外,不管對家人、對朋友、對戀人、責任心是一個魅力男人不可缺少的。
  雖然已過不惑,阿哲魅力依舊不減,而且狀態非常好。他說:“我不打算退役。我喜歡唱歌,這已經是我終身事業,我不是為了名利在唱歌,而完全是一種喜好。可以一直這樣唱下去我就很知足了。當你是為你自己喜歡的事情付出時,你自然會一直有熱情與活力!”
  中學時候阿哲就參加了游泳隊,之后他所喜愛的運動一直都與水密不可分,游泳、潛水等。阿哲很喜歡大海,最近開始學習滑水,滑水其實是很冒險的一項運動,目前他還沒有從滑板上站起來,一直蹲著滑。“我還想學一些花式動作,但如果控制不好,會掉到水里,速度過快的情況下,會很容易受傷。所以還是一步一個腳印地打好基礎再玩花樣吧!”
  除了水中運動之外,阿哲還喜歡深度旅游。深度游不同于觀光式的旅游,能夠在一個地方住下來,深刻的體會當地的風土人情,這樣的旅游才是阿哲所喜歡的。他特別喜歡西藏的自然環境,因為那里有數不盡的雪山冰峰、江河湖泊,還有一望無際的大草原,以及鑲嵌在其間的城鎮、村莊和牧場。那些古老悠久的歷史文化,多姿多彩的民風民情,強烈的高原陽光這些都吸引著阿哲,面對著西藏的大自然,阿哲會常常感到自己的渺小,第一次到西藏旅行喜歡收藏的阿哲對藏民所戴的天珠一見鐘情,當場就買了下來。“我不會去很多地方,我每次去一個地方就要把那個地方玩透,我喜歡有人文味道的地區,比如巴黎、倫敦。西藏我去過四次。下個旅行的目的地是北非和摩洛哥。”
  
  電影,表達另外一個自己
  
  經常在大陸飛來飛去的阿哲,對上海女人有著自己獨到的看法,在阿哲的眼中覺得上海姑娘是很大女人的,能主外很強勢。而北京姑娘個性很直率、活潑,是能居家的女人。雖然唱過不少感人的情歌,但阿哲一直未婚,感情一片空白。那些情歌除了一少部分是自己的體驗外,其余都是來源于朋友們的感情故事,“其實我年輕時也追過女生,但是最后都有始無終,大家可能都想不到我也是個八卦的人吧!我一個人怎么可能有那么多感情故事呢?所以要和朋友多聊天才行,把他們的故事寫進去。”
  數年前,張信哲曾經與周迅合演過一部電影《煙雨紅顏》。不過推出后反響平平,甚至人們一聽到他念對白就忍不住笑出聲。阿哲認為,“其實當年我看梅艷芳演的《胭脂扣》時,也非常不習慣,那是因為大家太熟悉舞臺上的我們,突然轉變角色去演電影,觀眾有些不適應了。”
  幾年后,阿哲又開始犯“電影癮”,想通過電影形式表達自己的情歌,于是這次他做起了制片人。“其實當制片人真的很累,最累和最難的就是找投資商,最終我只能賣掉我多年收集的古董,來完成我拍攝音樂電影的夢想。”他表示,并不想把電影拍成歌舞劇,音樂只是其中重要的線索,不會沖淡故事中的愛情主題。為此阿哲傾注了很多精力和金錢,這些付出讓這部音樂電影《不完全戀人》還未上映就獲得了認可——入圍東京電影節,這給了阿哲很大地鼓舞。在電影中張信哲的扮相和他平時給人的印象可以說是大相徑庭,胡子拉茬、邋里邋遢的他是一位“揣著明白裝糊涂”的導演,阿哲說自己喜歡一些反面的,有挑戰的角色讓自己去嘗試。
  阿哲就這樣一路走來,一路都很輕松,他最信奉的就是堅持理想,也兼顧生活。
Tags:張信哲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