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婚姻 > 文章正文

心從未遠離


王文獻

  

  夢楠姐在溫哥華郊區的鹿湖邊上,買了一棟非常漂亮的大宅。

  小寶喜歡夢楠阿姨的大宅,也喜歡推開門就見到煙波浩渺的鹿湖。她在湖邊的草地上盡情玩耍,而我和夢楠姐則常常煮上一壺咖啡,有一句沒一句地聊天,聊得最多的就是這棟房子了。

  這棟大宅,是一位旅居溫哥華的法國著名設計師的獲獎作品,他在溫哥華設計了不少住宅,其中最出色的就是鹿湖邊的這一棟——這是他為移居此地與他共同生活的愛妻精心設計建造的愛巢,屋里的一桌一椅,屋外的一草一木,都獨具匠心,傾注了他對她所有的愛。

  “你有沒有見過這位設計師?”我突然對設計師有了興趣。

  “沒有,就連我先生當初買屋子的時候,也沒見過他,所有手續都是他的律師出面辦理的。他把他的妻子從法國接來溫哥華之后不久,兩人感情生變,她不顧他的反對,決然離開了溫哥華,回了法國。他曾追隨她回法國,但無法挽回她的心。回到溫哥華后,他一個人住在這棟大宅里,獨自神傷,情何以堪,終于決定出售。”

  我聽了不由得也覺黯然。

  “聽說他見了不少買家,價格方面倒并不太堅持,但有一點,他非常堅持,并且寫在了合約里,只有同意這一條件的人才能購買。”

  “什么條件?”我的好奇心上來了,連忙問。 “五年之內,屋內的家具不能更換,因為那是他的妻子親自挑選、兩人一起買來的。屋外的花樹,也不能鏟除或更換,要保持原樣。因為這些花樹,都是他的妻子剛來溫哥華時,親自挑選、兩人共同栽下的。”

  夢楠姐嚴格遵守當初買房的合約。

  “家具好辦,不會換掉。但院子里的這些花草,實在不容易打理,只好請了園丁來打理,還得不時給他看花園1日照,懇請他按著照片上的樣子打理。還好,這個園丁一點都不嫌我麻煩。”

  夢楠姐指了指外面院子里正在修剪花草的一個高大男子, “喏,就是那個人。”

  “這個園丁多久來一次?”我問夢楠姐。

  “半個月來一次。他好像很喜歡這個花園,每次來都在花園里整理很久,非常用心。至于工錢,我不提,他幾乎忘了有這回事。”

  過了不久,我們的另一個朋友雪凌來到了溫哥華,她也很喜歡夢楠姐的這棟大宅,常來玩,還央求夢楠姐干脆把房子賣給她,夢楠姐當然不肯。

  有一天,我忽然想到了一個主意,建議雪凌也別打夢楠姐這棟房子的主意了,不如去找找這個設計師設計的其他房子,然后買下來,一定錯不了。兩個人一聽,都覺得是個好主意。

  我請夢楠姐拿出房產證,然后打開電腦,把設計師的名字鍵入一個搜索平臺。對方果然是個知名設計師,網上有一大堆他個人和他所設計的房屋的資料。

  當設計師的照片出現在電腦屏幕上時,我和夢楠姐都驚呆了,他不是別人,正是在花園里打理花草的那個園丁!

  這個“園丁”,人早已搬離鹿湖,心卻從未遠離。


更多關于“心從未遠離”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