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棋道


老 若

棋道
老 若

一 序盘

走近怡园茶社,南秀岭有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感觉。困惑?惶恐?抑或悲伤?若有一比,就像新兵初上战场,但闻枪炮声响就面临生死决战那样。
此时暮色已浓,灯光绚烂。这个像暴发户样迅速致富的城市,夜生活才刚刚开始。街边、草坪上徜徉着消暑的市民,酒楼外摩肩接踵的是打着饱嗝或互致寒暄的老板、官员,各种叫不出名字的豪华轿车拥塞着规划滞后的街衢。石凳上树影中相依相偎的青年男女引人注目,从着装上看应是消费能力不足的打工一族,在为这个城市挥洒了一天汗水之后享受着最简约的青春快乐。另一些三五成群流连在商铺橱窗前的打工妹,则用好奇的目光不厌其烦地打量着各种品牌时装,在见识美丽的同时也了解着昂贵——或许因此而更加卑微,或许由此展开了想像的翅膀。
南秀岭想起一个月前甫临Z城时,也是这样对一切都感到新鲜。棋友老安当即便告诫:这个移民居多的城市虽不排外,却等级分明,官场、生意场上池水很深,因此与人相处时要不卑不亢,找准定位。可他至今还不知道自己应属于这个城市的哪一阶层:虽有重点大学的学历,但并不指望靠那个混来的文凭吃饭。身上满打满算只有三千元钱,却踌躇满志、自命甚高,即使刚填饱肚子的不过是五元钱一份的快餐。
秀岭不在意熟人称他“棋痴”,他本来就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在这里不仅有棋下,而且下棋本身就会带来不薄的收益。可他偏偏把下棋和赚钱分得很开,不愿用铜臭污染他心目中圣洁无上的领地。他敬仰吴清源——靠精湛的棋艺独闯东瀛,打遍棋坛无敌手,成为一代宗师;他崇拜聂卫平——当知青卧薪尝胆,擂台赛一举成名,是当今的抗日英雄;他钦佩李昌镐——把围棋融入生命,心无旁骛,至尊无敌。但,他们追求的都是一种境界,绝对与金钱无关。他不羡慕那些职业棋手,并非棋艺,而是不愿背负生存的压力。在老家A城,他偶尔也会下几盘指导棋,都是应朋友之邀或家长恳求,而从不收费的。让围棋远离世俗,是他恪守至今的信条。他也追求刺激,热衷于棋逢对手时的你死我活——每当此时,连他的汗毛孔也会兴奋得张开,但乐在其中的往往是过程而不是结果。如果说,下一盘高质量的棋对他来讲就像是赴宴,那么,给这盘棋标上价码,就会像初上宴席就开始争论该谁埋单那样索然无味。
然而,现实却让他不得不实际起来。身居一个商品生产与生活消费并茂的城市,首先该考虑的是如何生存的问题。一个月来,该玩的玩了,该聚的聚了,但今后怎么办?老家暂时是回不去了,靠朋友总非长久之计。他打算走以棋谋生之路。正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虽每念及此,仍隐隐心痛。
他也知下海淘金并不容易。他毕竟未经名利场的浸淫,一旦摒弃清高由功利主宰,心态肯定不同。像今天这场棋事,若在老家,他会视之为一顿美味大餐,而把一切荣辱利害扔在脑后;可一关乎生计问题,便再也无法超脱,兴奋中掺着的顾虑挥之不去。他已经无法承受失败,不能想像,几年之后他仍然用廉价的盒饭打发肚子,或者像打工仔那样,望着橱窗里的“阿迪达斯”出神。
想到这儿,南秀岭不觉发出一声苦笑。从学棋至今,他还是第一次背负生存的压力作战,而且命悬一线……他终于找到了可用来表述此时心境的那个词:悲壮。
路不熟,怕迟到失礼,今晚南秀岭提前赴约。老安说有单生意要谈,晚些时候到,他只能单刀赴会。毕竟是在一个陌生的城市和一个决定他命运的人打交道,此情此景下,他不禁想起离家出走那一天。悲壮之后,又多了几分伤感。走出校门两年后,他才第一次认识到,生存才是一切理想的底座。如今的困顿,或许正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南秀岭自觉心态已经平和,便信步踱入那间透着几分杀气的茶社,把一街的灯红酒绿甩在了门外。
今晚这盘被南秀岭如此看重的对局,与棋迷安然有关。来Z城十年,老安在官场、商场、情场、赌场上都已锤炼得老谋深算,惟围棋水平仍在二三段之间徘徊。小南的表兄是他大学同班,虽接济穷亲戚是z城人最忌讳的事情,但一听说是围棋高手,便忙不迭地承包了南秀岭在本地的一切花销。
A城的业余冠军果然名不虚传。那晚老安先与之斗力,被杀得尸横遍野;再较量功底,输了二十目有余。忖其棋力,让三子也未必可敌,便当即认下这位小他五六岁的师傅,并坦言秀岭有此棋艺必前途无量。
然而,师傅的不通世故却让他心烦。他本想借秀岭的棋艺帮他在生意场上打通些关节——在本地,不乏附庸风雅的老板。但这小子只应酬了一次便再不出山,其理由竟是“耽误工夫”,而宁愿在围棋网上泡个通宵。他不得不语重心长地告诫小南:围棋在很多人眼里是高雅的国术,而在这里,既是消遣、更是可以用来赚钱的生意——冠冕点说,也可称文化产业。在此地活跃着的棋界高手,谁不是为赚钱而来?可这位就是置若罔闻。回答倒也简单:那你就帮我约几个高手玩玩吧,听说你们z城有个罗深?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