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社會文化 > 文章正文

近代郵政時期的“上海郵政總局”大樓


石方城

  上海是我國近代郵政策源地之一。清光緒四年(1878年),總稅務司赫德建議設送信官局,清政府總理衙門以其議商之北洋大臣李鴻章,李鴻章復擬開設北京、天津、煙臺、牛莊、上海五處,略仿泰西郵政辦法,交赫德管理。光緒五年(1879年),各海關的郵政辦事處均采用“海關潑駟達書信館(Customs PostalDepartments)”的名稱。光緒二十二年(1896年),清政府奉旨開辦大清郵政。翌年(1897年)農歷正月初一(2月2日),“上海海關潑駟達書信館”改組為“上海大清郵政局”,其機構仍設在海關(又稱江海關)的后院內。光緒二十五年(1899年)農歷正月初六(2月15日),“上海大清郵政局”改稱“上海郵政總局”。光緒三十三年(1907年)農歷九月廿九(11月4日),上海郵政總局租用英國怡和洋行建造在北京路9號的“新廈” (今北京東路、四川中路東北轉角處)后,才從海關后院遷出。宣統三年(1911年)農歷六月初三(6月28日),清政府的郵傳部接管郵政,并在北京成立“郵政總局”后,“上海郵政總局”便更名為“上海郵政局”。1913年,“上海郵政局”又改稱為“上海郵務管理局”。1917年,由于上海郵政業務擴展,原來租用的“新廈”已顯得不敷使用。其時的北洋政府為適應上海郵政業務發展,也為了能逐步地消除外國人對中國郵權的控制,決心建造一幢大樓取代租用的“新廈”。在大樓的選址上,北洋政府與上海郵務管理局的兩任英籍郵務長李齊(W.W.Ritchie)和西密司(F.L.Smith)發生了分歧。北洋政府以運輸便利為理由,希望將大樓建造在“華界”范圍內的北火車站(今天目東路)附近,而李齊和西密司對此卻持反對意見。有鑒于此,大樓選址之事便被擱置起來。1920年,英國人希樂思(C.H.ShieIds)接任上海郵務管理局的郵務長,并兼任建造大樓總負責人之職,他力主將大樓建造在“公共租界”范圍內,其理由一是“公共租界”內地價比較便宜,二是所選新址距離黃浦江邊租用碼頭和北火車站都比較近,最終大樓選址確定在剛改建不久的四川路橋北堍。
  筆者曾查閱過有關的英文歷史資料,這幢大樓被稱為“SHANGHAl DlSTRICT HEADPOST OFFlCE”,或在句首加“NEW”,對這段英文可譯為“上海區域郵政總局”,也可譯為“上海郵政總局”,所謂“NEW”是個修飾詞,只不過是相對于在“新廈”時的原“上海郵政總局”而已,并無什么實質意義。雖然“上海郵政總局”這個名稱在上海區域只使用了12年,卻被公眾普遍認可接受,“上海郵政總局”于1911年改稱“上海郵政局”后,社會各階層仍稱之為“上海郵政總局”。而改稱為“上海郵務管理局”期間,公眾對“郵政”改為“郵務”有抵觸情緒。在1928年國民政府交通部召開的全國交通會議上,與會者對“郵政”改為“郵務”提出了意見。1931年9月1日,“上海郵務管理局”再次更名為“上海郵政管理局”。至于希樂思之所以能為這幢大樓定名為“上海郵政總局”,應該是經過當時公共租界的行政管理機構工部局確認和批準的。后來郵政業內人員曾簡稱這幢大樓為“大廈”或“郵政大樓”,但公眾時至今日仍舊稱之為“上海郵政總局”,這個名稱可謂根深蒂固。
  “上海郵政總局”大樓的設計者是英國怡和洋行的建筑師思九生(STEWARSON),有的論著中也有譯為申金生。大樓的施工建造由余洪記營造廠承擔;總造價320余萬銀元則全部由北洋政府支付。
  1922年2月,當時的上海郵務管理局購得四川北路北堍的9.727畝土地,并開始拆除購得土地內的舊屋,12月開始興建大樓。1924年11月大樓竣工,12月1日,已遷入大樓的上海郵務管理局正式辦公并對外營業。
  這幢大樓的建筑總面積為25291平方米,建筑高度為51.1 6米(不包括旗桿高度),整體建筑呈“U”字型,地面建筑為4層,地下室為1層,共有大小房間187間。
  大樓具有19世紀上半葉到20世紀初流行于歐美國家的折衷主義建筑風格,其特點是根據建筑的不同性質選擇不同的建筑方式,或者將不同的建筑風格融入一幢建筑中,在總體平面設計上仍采用軸線、對稱、主次有序等古典建筑原則。
  這幢大樓南沿蘇州河岸的北蘇州路、東臨四川北路、北靠天潼路,南面和東面是建筑的主立面,墻面是細粒水刷石粉面,北面墻面是機制紅磚墻。
  大樓主立面及東北轉角處共有19根貫通三層樓的科林斯立柱環繞,這種立柱曾流行于公元前4世紀,柱礎復雜,柱頭如盛滿卷草的花籃,風格華麗。大樓南面為11根立柱,東面為6根,東北轉角處為2根。
  大樓的正門在東南轉角處,聳立在正門上面的鐘樓和塔樓是大樓最為醒目的部分。鐘樓高13米,其正、背兩面為平面體,左右兩面則為弧體,正面還鑲嵌著直徑為3米的羅馬數字大鐘,在鐘樓基座的兩邊,各設有一座火炬臺的雕塑。塔樓建在鐘樓的上面,高17米,塔型是四角雙圓柱,具有追求動感、自由奔放的巴洛克式建筑風格,在塔樓的頂部還設置高8.2米的旗桿,在塔樓兩旁基座上有兩組雕塑群像,一組3人分別手持火車頭、飛機和通信電纜,象征交通和通信事業;另一組也是3人,居中者是希臘神話中的商神,亦稱水星或通信之神,左右均為愛神,象征通信事業為人們溝通情愫。在大樓東北轉角的三、四樓層挑檐上,也設有兩座小型的火炬臺雕塑。
  這幢大樓不僅外觀雄偉、氣派,而且內部裝潢也很莊重、典雅,特別是由正門拾級而上的二樓營業大廳,更是氣勢非凡,曾經享有“遠東第一大廳”之美譽。大樓主立面的底層分別為國內包裹和大件包裹的收寄部門,底層北面為國際包裹的收寄部門;二層北面為進出口函件分揀封發部門;三層全部為辦公部門;四層為高級職員宿舍;地下室為包裹分揀封發部門;大樓天井為裝卸郵件場地。
  “上海郵政總局”大樓自投入使用后,不僅鞏固了上海在全國郵政通信網絡中作為重要樞紐之一的地位,而且還充分依靠其地理條件,利用海運、空運和陸運的獨特優勢,應用先進運輸設備,促進了當時的國內和國際郵政業務的不斷發展。并且這幢大樓以其獨特的建筑風格,可與上海外灘建筑群相媲美。1989年9月,它被上海市政府列為“優秀近代建筑”;1996年,被國務院公布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本文圖片未經作者允許不得擅自采用)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