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風物 > 文章正文

建國初我在香港遇見的大亨和明星


沈寂/口述 葛昆元/撰稿

沈寂/口述 葛昆元/撰稿

編者按:口述歷史作為一門獨立的歷史研究方法學科,誕生于上世紀40年代的美國,并以其在挖掘史料、保存即將逝去的聲音與彌補文獻資料不足等方面的獨特優勢,在全世界得到了蓬勃發展,涌現出一大批口述史專家和專業研究團體。上海市文史研究館為了充分挖掘文史館館員群體中蘊含的豐厚人文歷史資源,搶救“鮮活的歷史”,推動口述歷史研究工作,傳承歷史記憶,于2013年7月正式成立上海市文史研究館口述歷史研究中心。著名歷史學者、上海市文史研究館館員姜義華和熊月之先生聯袂擔任中心主任,中心成立后,即聘請滬上學有專長的十位文史學者擔任特聘研究員,啟動上海市文史研究館口述歷史叢書編撰項目。叢書中的口述者以上海市文史研究館館員為主要對象,適當選取符合要求的館外人士。口述范圍大體為受訪者的家世、經歷、事業、交往、見聞等五個方面中最具有史料價值或能夠為時代寫照的內容。

目前,上海市文史研究館口述歷史叢書第一批十三本館員自述編撰工作正在有條不紊的推進中,其中《楊小佛口述歷史》《沈寂口述歷史》《陳絳口述歷史》《豐一吟口述歷史》《汪觀清口述歷史》《劉耋齡口述歷史》《童祥苓口述歷史》《林丙義口述歷史》《鄧偉志口述歷史》《姜義華口述歷史》《曹圣潔口述歷史》初稿已完成,2015年起將由上海書店出版社分輯出版。本刊特選登由滬上著名作家沈寂先生口述、葛昆元特聘研究員撰稿的《沈寂口述歷史》一書中講述其1949年初到香港永華公司擔任電影編劇后,與舒適、朱石麟等電影界的朋友交往的逸事及拜訪杜月笙的細節,請讀者先睹為快。

解放前夕,風聲越來越緊,我的朋友李之華(中共地下黨員)來通知我,叫我離開上海。過了兩天,我問他去哪了?他說他去通知姚雪垠了,另一人去通知徐中玉。我說我有人間書屋要經營,我走不掉的,沒地方去的。他說,你去香港。過了兩天,李之華又來電話,叫我不要走了,等待解放。 上海解放后,李之華當了上海市軍管會文藝處副處長。我就向李之華要求,重新出版被國民黨勒令停刊的《幸福》《春秋》《報告》三本雜志。我填好申請表格,交給李之華。他沒有說什么,可是過了好長時間一點消息都沒有。后來李之華才明確對我說,現在所有的報刊都停掉,以后辦報刊都要上面批準。人間書屋也沒生意,我不知道怎么辦了。此刻我二哥也失業,母親積蓄又用完,家庭經濟發生困難。母親決定將臨潼路房屋退還給二姐,二哥與我再一次分家。二哥一家五口另覓住所,我和母親暫住大姐家,我妻子又一次難產,我幾乎陷入絕望境地。

突然接到香港永華公司老板的邀請信

就在我為今后一家生計發愁之際,忽然接到一封信,是香港永華影業公司上海辦事處經理王耀棠寄來的,要我到永業大樓辦事處去。永業大樓在南京路江西路口。次日,我就找到永業大樓,辦公室外面是一個大的寫字間,我先看到樂小英。剛要打招呼,他也看見我了,問我:“你怎么來了?”我說:“他們讓我來的。”我問他在這干什么?他說:“我在這做做廣告設計。每天來上班的。”隨后,他起身陪我去找王耀棠。王耀棠看見我很客氣。他說:“你出過兩本小說,一本是《鹽場》,一本是《紅森林》。”我說:“是的。”王經理告訴我:“你真是與我們永華有緣。前不久,我們香港永華影業公司老板李祖永在香港大公書店,看見你的《紅森林》和《鹽場》,他覺得不錯就買下來了。回家一看覺得可以拍電影,就馬上通過上海辦事處,想把你這兩本書的版權買下來。”我知道李祖永的永華公司很了不起的。他拍電影《國魂》,100萬港幣扔下去,只賺了1塊錢。他是為了打牌子,做廣告。《國魂》在中國大陸不讓放,說是為國民黨招魂。他便拿到美國去放。這時,香港電影劇本是3000元港幣一部,小說原作是每部1000元港幣,我的兩部小說版權賣了,當場就收到2000元港幣。當時港幣與舊人民幣的匯率是100港幣比427000元,我一下子拿到這么多錢, 自己也不敢相信。在解放初期,經濟特別困難的時候,我賺了一筆這么多的錢,拿回家交給媽媽時,全家人都感到驚喜。

過了幾天,我接到李祖永給我的一封信,說感謝我將小說版權賣給他,并希望我到香港去,到他的永華影業公司當電影編劇。我見信后,第一反應是我不去。柯靈、吳祖光1948年前后在香港,都是編劇,1949年后柯靈他們都回來了,我去香港干嘛?為此事我又去請教李之華副處長。我先問他,我們這些人怎么安排?他說,你要經過上“革大”(華東革命軍政大學)學習,之后再分配工作。你過去是做過地下工作,但不是上海地下黨直接領導的。

那天,李之華有事,忙得很,去香港的事還來不及說,我就回來了。過了幾天,李之華自己來找我了,問:永華公司請你去?我說我不去。他卻認真地說:“你應該去。現在這里什么時候能給你工作還不知道。你應該去,這是好機會,去有利。”我有點為難地說:“我是寫小說的,沒寫過劇本。”他立刻鼓勵我說:“不要緊的,你很聰明的,可以學。”我又說:“我太太因為難產,身體和心情都不好,要我陪著。我一個人去香港,又不知道那里怎么樣?”他說:“那么你就帶著太太一起去。”又鼓勵我:“李祖永需要你,你就去吧。而且那邊還有許多電影界進步朋友。你要和永華公司搞好關系。”我知道,當時的永華是亞洲最大的電影公司,演員都是很好的,編劇和導演也是很好的。他繼續說:“你可以去找他們。永華拍過不少進步的好影片,如《國魂》《清宮秘史》《火葬》《海誓》(柯靈編劇)等。”當時,我心里挺為難,待在上海呢,生計無著落,不能辦刊物,書店實際上也不讓開。因為這時要進書,只能去新華書店進,進書書價只能打9折。如果打7折給我,我賣出去還可以賺點折扣,9折根本沒利潤。既然這樣,那我就去香港吧。于是,我就決定帶著太太一起去。我和我媽說這件事時,她看了我一會兒說,你就去吧。再說人家錢也給你了。王耀棠一聽說我同意去香港,馬上給了我一筆路費。這樣,我帶著小說版權費和路費,和我太太一起去了。這時,我小阿姐夫妻倆及小孩已經在香港,所以,我二哥二嫂、二姐二姐夫也想去香港看看是否可以做點生意,就決定和我們一起去。當時:到香港去必須要領出入境證,但領證前必須買愛國公債,每人200元。他們四人800元,也由我付的。因為這個時候我二哥的生活比較困難。離開上海時,我媽住在我大姐家,我媽在窗口看著我們六個人坐了四輛三輪車離開時,心里一定非常難受。她一共有三個兒子,三個媳婦,三個女兒,三個女婿,她說我十二個子女,走了一半,最得力的都走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更多關于“建國初我在香港遇見的大亨和明星 ”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