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社會工作 > 文章正文

家在長江邊的都市里


許 鑫

  湖北省地處華中腹地,南北交匯,連貫東西,素有“九省通衢”之稱。除沒有烏孜別克族和德昂族外,全省共有53個少數民族,是一個多民族散雜居的大省。20世紀80年代以來,隨著城市化進程的加快,大量少數民族同胞進入武漢、宜昌等城市,不同民族間的經濟交往、文化交流、觀念碰撞給城市民族工作提出了新的挑戰。
  
  
  城市民族工作是我國民族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如何全面貫徹落實科學發展觀,推進和諧民族關系健康發展,是當前城市民族工作的一個重要課題。武漢、宜昌由于起步較早、基礎較好、勇于開拓、不斷創新,城市民族工作開展得有聲有色。許多外來的少數民族群眾,不論是落戶的,還是暫留的,都在這里找到了家的感覺。
  
  武漢:努力為少數民族營造一個“家”
  
  漢口。清晨5點。當這個城市大多數人還在甜美的夢鄉中酣睡時,位于中山大道的新疆阿迪力燒烤店內,勤勞的男主人阿迪力和妻子應梅紅已經早早起身,開始為一天的忙碌做準備了。
  
  年過不惑的阿迪力,是來自新疆和田地區的維吾爾族。20年前到武漢做生意,從最初的街邊流動攤點到如今在漢口鬧市區的兩家燒烤連鎖店,阿迪力的業務越做越大,對武漢的感情,對市民宗委的謝意,也越來越深。
  
  “1987年來武漢時,我只有19歲,那時候在六渡橋附近擺個攤子,一個月也就百八十塊錢的收入。現在,兩個門面加起來,一天收入有四五千。日子是越來越好過了!”阿迪力一邊招呼著店里的伙計給我們遞上新炸的油酥馓子(一種清真食品),一邊向我們講述他20年的風雨歷程。
  
  2002年,響應武漢市民宗委鼓勵少數民族群眾進店進場經營的號召,阿迪力和妻子一合計,想把當時經營的流動攤點規范化,開辦一個燒烤小店。因為缺本錢再加上個別開發商對外來少數民族群眾經商的“另眼相看”,這個計劃差點流產。后來,在武漢市民宗委的大力支持和協調下,銀行、開發商方面都給阿迪力開了綠燈。
  
  “民宗委的同志領著我,去和開發商談判,給他們講解有關的政策,說服他們把門面租給我們。銀行方面,民宗委為我們做了貸款擔保,首付也比普通的商業貸款首付降低了很多個百分點,這才把生意做起來。”應梅紅告訴我們。
  
  應梅紅大約30歲年紀,身材窈窕,面容姣好。這個性格倔強的武漢女子,當初為了和阿迪力結婚,硬是冒著跟家人“決裂”的大不韙,離鄉背井,來到阿迪力的老家——新疆和田發展。后來幾度輾轉,夫妻倆終于又回到武漢。
  
  “孩子是維吾爾族,在武漢,對少數民族的優惠政策很多,我們考慮到孩子在教育方面享受的各種優惠政策和這里良好的教育環境,當然還有我們自己創業、就業方面的政策優勢,還是決定回武漢發展。”應紅梅說。
  
  在阿迪力燒烤店采訪時,記者注意到大門口左邊墻面上掛著的一個金色的牌子,上面寫著:武漢少數民族人員聯系點。
  
  隨行的武漢市民宗委領導向我們介紹,在武漢,這樣的聯系點一共有48個,一般設置在基層民族工作部門和少數民族活動、居住相對集中的街道、居委會、清真寺、清真餐廳等地方,目的是隨時掌握情況,為少數民族流動人員提供幫助,同時也可以配合公安、工商、交通、城管等部門依法加強規范管理。
  
  “落地就管”是武漢市少數民族工作的一個成功做法。外地來漢的少數民族群眾,只要來到這48家聯系點,都可以領到武漢市民宗委發送的印有聯系電話、辦公地址的聯系卡,上面印有“有困難,找民委”的承諾。當民族工作部門得知他們的困難后,會立即來到他們的身邊,給予真誠的幫助。2007年,部分四川、新疆等地的藏族、維吾爾族群眾在漢經商不利,造成經濟困難,想要回家鄉,卻無力購買車票。武漢市民宗委獲知此事后,迅速協調交通、民政部門對他們進行救助,免費提供食宿和返回家鄉的火車票,共救助40多人,贏得了少數民族群眾的贊許。
  
  阿迪力還告訴我們,現在中山大道這家燒烤店的店面,他已經花156萬元盤下來了。車子、房子、兒子、票子都有了。20年前的窮小子阿迪力搖身一變,成為民族團結進步模范經營戶。他在武漢發展的故事,也在老家和田廣為流傳。
  
  “年深外地皆吾地,日久他鄉是故鄉。”如今,在武漢的大街小巷,拉面館、新疆燒烤店、清真餐館遍地開花,北京東來順在漢的8家分店陸續開業,100多個超市專柜供應清真食品……這些欣欣向榮、充滿活力的民族餐飲業,改善了少數民族同胞的生活狀況,也極大地豐富了市民的餐飲需求。隨著經濟地位的提高,在武漢的少數民族經營者的社會地位也發生了變化,他們對這個城市的認同感和歸屬感也日益加強。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