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評論 > 文章正文

世界文字發展“三段論”


謝澤榮

  傳統的世界文字發展“三段論”有如下A、B兩種說法:
   A.“表形—表意—表音”三段論。即“表形文字(形意文字)、表意文字(意音文字)、表音文字(音節文字、輔音文字、音素文字)”。這是以周有光先生為代表的說法。他說:“世界文字的發展規律是什么?只有一句話:表形、表意到表音。”①“文字制度的演進包括形意文字、意音文字、拼音文字三個階段。漢字是一種意音制度的文字。”②
  B.“詞符—音節—字母”三段論。即詞符文字(如蘇美爾文字、埃及文字、公元前1300年至今的漢字)、音節文字(如楔形音節文字、日本音節文字)、字母文字(如希臘字母文字、拉丁字母文字、朝鮮字母文字)。這是兩大權威辭書的說法。《語言文字百科全書》“文字”詞條下說:詞符文字、音節文字、字母文字“這三種類型代表文字發展的三個階段”③。《簡明不列顛百科全書》“文字”詞條下說:“文字在漫長的歷史過程中,由原始的表意符號發展為完整的文字,遵循著由詞符文字、音節文字、字母文字這個唯一的順序。”④
   A、B兩種說法有異有同。共同的是:都認為“表意文字”(或稱“詞符文字”)向“表音文字”(或稱“字母文字”)演進是共同的規律。這兩種說法的世界文字發展“三段論”,筆者稱之為“舊三段論”。
  
  一、“舊三段論”當破
  
  1.“圖畫說”已不成圓說
  “文字起源于圖畫”是“舊三段論”的基本命題。
  1873年出版的威廉·瓦爾博頓的《摹西的神圣使命》中首先提出了人類文字是由“敘事圖畫”演變來的命題。這就是200年后的人類文字起源研究領域里的“圖畫文字說”的始祖。
  1952年芝加哥大學出版社出版的美國學者格爾伯(I.J.GeIb)的《文字的研究》(A Study of writing)中認為:“楔形文字由圖畫文字發展而來”。進而提出“語義文字”即“圖畫文字”乃人類正式文字系統產生的必由之路。此說在世界普通文字學界產生了廣泛影響。我國著名學者周有光就認為“文字起源于圖畫”。⑤
  殊不知,“圖畫文字起源說”在20世紀末期不但受到越來越多的懷疑,而且已受到中外學者的否定。
  1997年,宋均芬教授在《漢字文化》第2期上發表的《從〈說文敘〉看許慎的語言文字觀》中說:“許慎把指事列在首位,不能看作是隨意的。他認為造字首先是從指事開始,而后因不足以記事才有象形補充。這是造字的第一階段——獨體為文時期。由此又發展到第二階段形聲、會意,即合體為字時期。”
  1998年,余延先生在《漢字文化》第3期上發表的《漢字的演變與文化傳播》中說:“數字和記號應當是世界上一切文字的最早起源。有的漢字確實與圖畫有關,但絕非所有漢字都是從圖畫演變而來。最早出現的漢字,從邏輯思維上應當是比圖畫更容易寫的簡單記號。”
  就連“圖畫起源說”在中國的代表周有光先生,自己也贊同宋均芬的觀點。他說;“《說文》把‘指事’放在六書之首,可能有暗示文字起源的意思。”⑥
  一位美國學者的最新研究成果——1992年德克薩斯大學出版社(“Ihtroduction”,University of Texas,1992)出版的丹尼絲·史蔓特·白瑟拉脫(Denise Schmandt-Besserat)的《文字之前》(Before Writing),更以大量事實為依據,否定了文字的唯一起源“圖畫說”:1992年,白瑟拉脫凝聚20余年的心血完成的力作《文字之前》,通過翔實的考古資料,說明了西亞兩河流域(今伊拉克境內)蘇美爾人創造的楔形字(英國人叫“楔形字”,阿拉伯人叫“丁頭字”)的前身并不是表意圖畫,而是記數的陶籌。證明了表意圖畫并非人類所有文字的必經之路。
  浙江大學教授何丹說:“大汶口—良渚文化的刻劃符號,應該能代表漢字正式系統的前驅形式。因此可以斷定,漢字的起源也沒有經歷過‘圖畫而文字’的階段。‘圖畫文字說’既不符合普通語言學的原理,也不符合文字起源的事實’,因而是一種錯誤的理論。”⑦
  由簡單到復雜,是宇宙萬物發展的共同規律。人的思維發展也是如此。“記數的陶籌”和“指事符號”“是比圖畫更容易寫的簡單記號”,因此“數字和記號應當是世界上一切文字的最早起源”。據此而論,“舊三段論”中的“文字起源于圖畫”的觀點已不成圓說。
  
  2.以偏概全邏輯錯
  丁頭字從本身成熟,到公元前第6世紀產生“新埃蘭”音節丁頭字,即原來的表意文字——詞符文字“楔形字”,后來演進為表音文字——楔形音節文字,這只是世界文字中直接由表意文字發展為表音文字的唯一例。此外在世界詞符文字楔形字、圣書字、甲骨文的三種代表中,再找不出第二種文字。
  至于周有光說:“丁頭字從本身成熟,到公元前第6世紀產生‘新埃蘭’音節丁頭字;圣書字從本身成熟,到公元前第2世紀產生‘麥羅埃’音節圣書字;漢字從公元前1300年甲骨文成熟,到公元后9世紀日本假名的成熟。三大古典文字都是傳播到別的民族中間去之后,才從表意變為表音,產生音節文字。時間長短和演變方式各有不同,可是從‘意音文字’向‘音節文字’的發展規律是共同的”⑧,其中把埃及圣書字和麥羅埃字之間的關系、把漢字甲骨文和日本假名之間的關系,也說成是從表意文字演變為表音文字的文字制度的變化,這是值得商榷的。其實,周有光先生此處的說法與下面的說法已發生矛盾。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