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書畫攝影 > 文章正文

劉龍:壞人的N種演法


  

  8 9 歲的劉龍從事表演藝術70 余年。塑造了大約150 個人物。可他給觀眾留下印象最深的,卻是“壞蛋專業戶”。《勐垅沙》中的帕嘎大少爺、《南海風云》的敵艦長、《獵字99 號》的班德彪、《開國大典》的毛人鳳、《決戰之后》的康澤……倒并不是反面人物比正面人物的發揮空間更大,而是下了苦功,細節處凸顯“壞”的各不同。

  劉龍演藝生涯中第一個被觀眾認可的角色,是《勐垅沙》中的帕嘎大少爺。這是中國人民解放軍八一電影制片廠為建黨四十周年拍攝的獻禮片。出身反動頭人家庭的帕嘎經常欺壓窮苦百姓,但跟往常的反派不一樣,他不單穿戴新潮,還頗有年輕人的意氣風發。“壞人干的是壞事兒,但形象不要給他丑化。我的目標也是把他演得帥一點。”和他想法一致的造型師、化妝師也幫了不少忙。“他表姐是特務還去過國外,因此他見的也多,帽子上還有孔雀毛,衣服一穿,感覺就來了。”帕嘎被鑲了四顆金牙,突出“有錢有勢”。拍攝時,瑞麗當地少數民族女孩一見劉龍,就“lididi lididi”地邊笑邊喊,是贊嘆的意思。

  劉龍對帕嘎的舉止演繹則是“行動敏捷,走路杠杠的”,影片中有到糧店鬧事,一躍爬上柜臺“下不來臺”的情景,是他在拍攝現場臨時發揮出來的。

  30 年后,劉龍在電影《決戰之后》出演前國民黨復興社特務頭子康澤,后者曾被毛澤東與宣統皇帝相提并論。在眾多優秀演員的演繹中,劉龍的塑造格外搶眼。而其表演前重要的準備工作,就是在北京市第一監獄待了整整40 天。“在監獄里我穿上號衣,不斷琢磨康澤的舉止形態、性格特征、感情脈絡、習慣愛好,漸漸地我開始感到我就是康澤,康澤就是我了。”

  “不要演戲,更不要使勁演戲。只要一演戲,觀眾就看出來了,觀眾眼睛靈著呢,生活還是不生活,觀眾很敏感的。”今年100 歲的導演嚴寄洲曾經這么告訴劉龍。倆人合作過反特電影《獵字九十九號》。在片中,劉龍是以送奶工身份做掩護的特務班德彪。

  “他平常裝扮很老實,像個工人模樣,跟誰都能說上兩句話,笑嘻嘻的,但在接受任務的時候是猶猶豫豫的,他知道任務接受以后肯定會出問題( 暴露)。”時隔40 年,劉龍歷歷在目。“‘我就是院里送牛奶的,牛奶有毒,不是我干的是誰!’但要完成上級命令,所以就下了決心。他喝了兩口酒,咬了兩口豬蹄,看看樓下,沒有人,把毒藥放煙盒里,拿上帽子,走了。沒有一句臺詞,都是他的內心活動。”一氣呵成的長鏡頭,都是劉龍自己琢磨出來的,他還設計了彭德彪用撲克牌算命的戲份,一邊回憶一邊繪聲說起了臺詞:“是福還是禍,每張都是梅花、紅桃,‘他媽的,不算了’。”

  “演戲就是要演人,演人就是要演性格、魂。光是擠鼻子弄眼耍個派頭不行。”出演過的反面人物有兩類較多,一是國民黨軍官,一是日本人。《開國大典》中的毛人鳳只有兩場戲,卻被導演李前寬高度贊揚。“越大的官越要(演得像)生活。演這個,主要得吃準毛人鳳和蔣介石的人物關系,有句話‘伴君如伴虎’。蔣介石稍微有點動作,他都能感覺到。突然,蔣介石跟他說:‘新民主人士不要殺了’。但他這時候已經布置了。他說‘出去打個電話’,蔣介石讓他‘就在這打’。”劉龍設計了打電話時拿手帕擦汗、捂著電話小聲跟毛森說話的生動細節。

  劉龍飾演過的三個日本高級將領中,土肥原賢二和岡村寧次都是高級戰犯,“岡村寧次兇惡厲害,‘三光政策’就是他提出來的,但并不是咬牙切齒就代表狠毒。他開會安排時很‘平淡’,動員部隊時就使勁喊口號:‘我們必勝’。土肥原賢二是老特務。別人干不了的,他通過笑容可掬的方式跟人聊,最后跟人解決。老奸巨猾,但不窮兇極惡。”

  “演壞蛋要避免臉譜化、概念化,這個道理并不難懂。但是做起來不容易,必須準確把握壞蛋的內心動作。” 88歲時出版的自傳《藝海龍吟》中,劉龍寫道。有時,劇本和歷史資料提供的東西少,只得自己琢磨。《八百羅漢》里的施仁,狗仗人勢,奸佞小人,劉龍找來一個年紀很大的和尚配戲,“摸人家的腦袋是很侮辱人的,特別是年長者,這還不夠,我又用手拽他的耳朵,摸他的臉,最后往他臉上吐唾沫。觀眾看了就覺得不那么簡單化、一般化。”

  戲中微妙的處理離不開生活的積淀,更賴于對術業的鉆研。劉龍一直有看好萊塢電影的習慣,年輕時,有錢都攢著用來看電影。愛德華·羅賓森、克拉克·蓋博、羅伯特·泰勒等影星的名字,89 歲的劉龍還操著標準的英文一連串說了七八個。他還關注了一個叫彼得的不知名的反派演員。“他個兒不高。有一個鏡頭我印象特別深,他抽煙卷,往犯人臉上砸,不動聲色,接著再抽——這個家伙太壞了!”

  如今,劉龍還堅持每晚看一部電影的習慣,采訪前一天,他剛看了《周恩來的外交風云》。即將90 高齡,走路已經不很靈便,但他對演戲還有著很大熱情,“如果演個反面人物,可以用轎子抬著我,一邊抬著我,我跟旁邊的副官布置工作。然后把桿兒放下,休息,站一會,再把別的事情處理了。回到屋子里,用中國式的椅子,一坐,也可以不怎么動。即使動兩步,我也可以。”說到這里,陪在一旁的老伴兒接過話,“一接到角色,拿起劇本,什么人都不認識了……”


更多關于“劉龍:壞人的N種演法”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