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社會文化 > 文章正文

外婆的陰丹士林布旗袍


非 文

  在三伏季里,把經過霉雨季的衣物、被褥從衣櫥、箱子里取出,放在烈日下曝曬一番,既可祛除陰晦的潮氣,亦可預防蟲蛀。年逾耄耋的外婆仍保留著曬霉的習慣。每年這個時候,外婆、母親與我總攏聚在那些彌著樟腦味的箱籠前忙活著。
  每一次幫著外婆曬霉,有如經歷一場獵奇的過程。當一件件物品被理出,鋪展在陽光下,受到陽光最熱烈、最親和的禮遇,一并被帶出的是那些積壓塵封已久的往事。
  
  一次曬霉的機會,在外婆的衣物中,我見到了一件做工極為精致的旗袍。一條藍色的陰丹士林布旗袍。一字型的盤扣,同色的滾邊,簡單而大方。聽母親說,從她記事起從未見過外婆身著過旗袍,可外婆一直把這件藍陰丹士林布旗袍珍藏在她的樟木箱里,因為這件旗袍是外婆最早的一件正裝旗袍。
  明亮的陽光中,外婆輕撫著旗袍。對于那些謐藏在收腰、打裥處的崢嶸,外婆似乎欲言又止。看得出來,這件旗袍于外婆而言不僅僅是跟隨多年的舊物,更是代表往昔靜婉的奇珍。倏乎,在我的腦海中浮現出外婆身著陰丹士林布旗袍的影像。細碎袍擺合著富有韻律的步態微微輕揚。及膝開叉、窄緊適宜的袍身,愈顯身材修長。簡約的一字盤扣及精細的滾邊,較之炫目的金剛鉆點飾,那自然是最為溫和的張揚。脖頸在緊扣的立領修襯下亦顯得更為頃長。影像中外婆眼角眉梢的淡定,雅致大方的身影,無論在哪個視角,都避諱不了的美,不經意間令人無限神往。如今,追憶起自己關于旗袍的情結,應該就是始于那個時候。
  解放以來,歷經數次規模不等的運動,我的祖母成為了一名靠自己雙手豐衣足食的勞動人民。然而,在一些生活的細微之處,祖母仍舊不時流露出些許前朝遺風。當旗袍的盛世已暮去時,祖母將素來身著的旗袍變更為大襟衫,只因她依然鐘情于那種別致的衣襟,以及纏纏繞繞、花樣精巧的盤扣。上世紀八十年代,一切事過境遷。那些當年的洪幫老裁縫早已退隱江湖,銷聲匿跡,而新手裁縫的手藝有如偷師學來的一般,獨缺那點游刃變通,對于大襟衫領口、衣襟的裁剪分寸總是拿捏不好。這便苦煞了習慣且偏愛穿著大襟衫、卻又疏于女紅的祖母。她從母親處得知外婆精于女紅,祖母即登門告求于外婆,外婆獲悉后,親自為祖母量體裁衣,綾針密縫。事后,當祖母身著出于外婆巧手的大襟衫,萬分感謝之余,對于外婆的女紅更是嘖嘖稱贊。
  《花樣年華》里的張曼玉將旗袍演繹得搖曳生姿,旗袍將張曼玉彰顯得從容高雅。經過一段長時間的沉寂,幾代女子心中關于旗袍的情結又再次被挑起。我便自然成為慕名潮中的一員,也夢想擁有一件屬于自己的旗袍,便纏拗著外婆也給我做一件。外婆卻搖頭說道:“年輕人穿旗袍,不好,不好。”于是乎,我的旗袍夢也就在這聲聲“不好”中成了鏡中花,水中月。
  而今,回想起在街頭,往來的人眾間,也曾遇見身著旗袍的女子迂回展步。氤氳般光澤的華麗緞面,精巧細致的盤扣,恰倒好處的收腰與打裥將女子的曼妙婀娜展現無疑。陶然之余,總覺得缺失了什么。這些缺失是現如今粗線條的速食時代所承受不起的。不難想象,一個身著旗袍的女子奪步爭上地鐵時,發覺細碎的款擺被夾在電子門時的窘態。的確,旗袍的盛世正猶如外婆的青春,雨飛云飄地漸行漸遠了。
  春華秋實幾十載。每次曬霉過后,那件藍陰丹士林布旗袍一如既往地被外婆仔細地收納在樟木箱內。旗袍靜靜地擺在那,雖是無聲無息,然而卻從箱籠中透出了一種無形的東西,一種僅屬于她的雋永。

Tags:于丹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