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婚姻 > 文章正文

都市農夫


李忠元

  

  文/李忠元

  馮老漢是被孝順的兒子接進省城這座不小的都市里享清福的。可他因為在農村干慣了農活,一待下來確實很不自在啊。他每天坐臥不寧,心里就像長了草一樣,看著兒孫整天里爭著搶著玩什么QQ農場,馮老漢靈光一閃,在一邊就獨自琢磨上了。

  說來還真快,沒過幾天的工夫,他就背著兒孫,在市郊一處撂荒的宅基地上開了一小片荒。馮老漢猶豫了半晌,看看當時的節氣,就種上了大白菜。

  馮老漢拿出了在農村種地時的看家本領,松土、澆水、施肥,真是大顯身手,忙得不亦樂乎。您還別說,經過馮老漢一番精心的侍弄,整片地里的大白菜長勢喜人,綠油油的很是惹人喜愛。馮老漢反復琢磨細節,為將偷菜合法化,他就在路邊做了一塊指示牌,上寫:“開心農場,歡迎偷菜娛樂!”。

  正巧,這片菜地不遠處就是富人的別墅區。富人們上市中心辦事恰好都要經過這片菜地。馮老漢愛觀察,他很早就已經從富人們貪婪的目光里讀懂了他們對這塊菜地的欣賞和覬覦,他難以抑制心里的興奮,熱切地等待著“小偷”鉆入自己精心設計的圈套。

  不久,一個年輕人首先上套了。他經過這里看到這片菜地,聯想起QQ農場,就禁不住好奇,望著這大片的菜地綻放了笑顏,他像詩人來了靈感一般,也想進菜園偷兩棵大白菜來體驗體驗真正偷菜的樂趣。于是年輕人看看四周無人便翻墻而過。可剛偷了兩棵大白菜就被馮老漢逮了個正著。年輕人說白菜我不要了。馮老漢一臉嚴肅地說,這全民偷菜的年代,難道你還不懂農場規則?然后又用手指了指菜地邊上立的另一塊小牌子一“爺種的不是寂寞,是金錢!”。馮老漢接著說,凡事得按規矩辦,每棵白菜50元硬幣,錢必須留下,白菜也得拿走。年輕人說你這白菜也太貴了吧?馮老漢說一點也不貴啊,QQ農場里玩的是金幣,而我要的是普通紙幣。年輕人也很無奈,但聽馮老漢這么一說,只得留下100元錢,抱著兩顆大白菜微笑著離去……

  就這樣,一天又一天過去了,馮老漢的白菜到了該收獲的季節也不必自己親自收獲了。而是任憑經過這里的人來偷菜。要說也真是,現在人常以“偷菜”為樂,馮老漢種菜倒是逢迎了大眾這一嗜好。過了不幾天,馮老漢種的白菜就被偷得所剩無幾了。他仔細一盤點,這么一小塊菜地竟先后被“偷”了500多棵大白菜。馮老漢自己也嚇了一跳,自己這不成了富翁了嘛!

  后來,他得到兒子的默許,馮老漢更來勁了。他花了高價把附近所有的菜地、閑置的宅基地全承包了下來,還準備要大干一場呢!馮老漢盤算好了,他要將自己的罰沒收入全部捐給地震災區那些讀不起書的孩子們,使自己老有所用,發揮余熱。

  摘自《遼寧日報》


更多關于“都市農夫”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