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黨政 > 文章正文

蔣介石日記中的宋美齡


薛念文

  [編者按]2007年4月,美國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又向公眾開放了新一批次的蔣介石日記(本批日記撰寫于1932年至1945年。研究所保存的1931年前的蔣介石日記已開放)。本文作者當時正在美國做訪問學者。聞知此消息后,即前往查閱檔案進行研究,回國后撰寫了此文,向大家披露了蔣介石日記中的宋美齡……
  
  蔣介石有寫日記的習慣。從1917年起直至1975年他去世,每天都記。蔣介石日記內容豐富,題材廣泛,既有個人感情,朋友交往,也有對政治、外交的評述。最為有趣的是,蔣介石日記有一定的格式,比如每天都會有名言警句,1928年以后,他因為痛恨日本人在濟南發動突然襲擊,在5月3日以后,每天都要記“雪恥”二字。在日記中他對個人隱私并不諱言,比如在1921年日記中,他對自己病情有所描述,在接受治療后,他感覺“尿道腫痛”。
  蔣介石是一個感情波動劇烈的人,日記中他對個人感受多有披露,而在工作中受到挫折后,他總是會在日記中對背叛他的人進行謾罵。在1929年的日記中,有一本有宋美齡簽名的空白日記本,她囑咐蔣介石上前線攜帶,以替代記滿內容的舊日記本。蔣介石日記中有很多自我反省的內容,他一直對自己的個人修養不滿意,因此記述日記也有提醒自己不斷改進更新的意思,從日記中大量自我剖析的內容來看,蔣介石日記是他寫給自己看的,這對于我們了解他的婚姻狀況具有較高的價值。
  由于蔣介石的婚姻充滿了戲劇色彩,當時就有很多新聞媒體猜測蔣、宋婚姻的政治動機。而蔣介石的第二任妻子陳潔如晚年寫的回憶錄,則使人們更加懷疑蔣介石與宋美齡的結合有強烈的政治目的。蔣介石與宋美齡結婚以前,已經有過三位妻妾,但是他在日記中一直認為自己是不幸婚姻的受害者。他對原配妻子毛福梅,除了憐憫以外沒有其他感情,對于姚冶誠、陳潔如則是愛、恨交織。從蔣介石前十年的日記(1917~1927年)審視蔣介石的婚姻,可以看出他是一個消極、悲觀的人,糾纏在舊式的婚姻生活中,他的感情生活是復雜多變的。
  1927年12月以后,他對婚姻的看法發生了180度的轉變,日記中開始有大量的篇幅寫宋美齡,而蔣介石筆下的宋美齡婀娜多姿,溫柔動人,雖然她也有女人的執拗,但是能夠識大體、顧大局,對蔣介石不僅生活上溫柔體貼,在政治、軍事上也極力支持,蔣介石日記中的宋美齡是多姿多彩的。
  
  情意綿綿
  
  1927年12月1日,蔣介石沉浸在春風得意的一場愛情盛典中,通過多年執著地追求,他終于得以與宋家三小姐結秦晉之好,他的心情極好。12月1日他在宋家的要求下接連舉行兩次婚禮,一次是在宋家舉行的簡潔的教會婚禮,一次是在大華飯店舉行的豪華的、時尚的婚禮。在大華飯店,陶醉于鮮花與美酒中的蔣介石,看著身著盛裝的宋美齡姍姍而出,忍不住由衷地感慨道:“平生未有之愛情于此一時間并現,不知余身置何處矣。”這一天,醉于愛情之中的蔣介石真有些神魂顛倒了。
  其后沉浸于新婚甜蜜中的蔣介石與宋美齡,時而纏綿在上海的家中,時而沐浴于湯山的溫泉,此一階段,蔣介石在日記中充滿了喜悅的記述,家庭幸福是他最喜歡的話題。宋美齡雖然嬌柔、婉轉,但是仍然表現出難能可貴的冷靜,她勸誡丈夫要勤于國事,要對前途有信心、有抱負,這與蔣介石的政治野心是一拍即合的,使蔣介石對宋美齡的感情更是從“愛”升華到“敬”。
  婚后,宋美齡一度跟隨丈夫身邊在前線作戰,她對丈夫照顧得無微不至。但是因為宋美齡的身體狀況不好,有時不得不離開前線返回上海,獨在前線的蔣介石在戰爭間隙不禁勾起對她的思念之情,如1930年7月8日他寫道:“離家已有兩月而戰局仍無期了結,不惟家中焦灼,而內心亦滋愧疚也。”這一階段他掙扎在事業和情感之中,1930年7月31日,他忍不住在日記中表露出他的渴慕、矛盾的心理:“到徐,切慕愛妻,然叛逆未滅,何以家為?”在軍閥混戰尚無結果的時候,他的野心與權力欲促使他堅守不動。9月5日,宋美齡匆匆來到前線陪伴他,但是戰事日漸緊張,他沒有時間陪伴妻子,此時他內心非常矛盾,但是也只能通過日記表達他愧疚的心理:“今日雖與愛妻同住,然而如常辦公,精神亦貫注于前方無遺,愛妻助我以國事為重家事為輕,其愛情雖篤,至無復加,但仍促我離彼急進也。”蔣介石敬佩宋美齡識大體,對她的支持存有感激,在日記中化為對妻子的深深的眷戀之情,他忍不住感慨道:“依戀之情出于天性,吾惟于愛妻,人見之也。”
  
  善解人意
  
  在蔣介石看來,宋美齡除了有美貌與才情外,對子女也充滿愛心,這讓蔣出乎意外地驚喜。蔣介石曾將長子蔣經國送往蘇聯受教育,此后就一直沒有音信,這使他承受了來自前妻毛氏等人的極大壓力。為了緩解家族的壓力,蔣介石希望找到兒子,讓他盡快回國,宋美齡對此表現出了極大的理解。1930年11月1日蔣介石在日記中就記載了他與宋美齡、宋靄齡拜謁(蔣)母墓時,曾商談解救蔣經國回國的經過。宋氏姐妹對蔣經國的關心讓蔣介石非常感動,“本日陪孔娣(指宋藹齡,筆者注)拜謁母墓,又與妻商談營救經兒回國事。”蔣介石認為當時不是解決問題的最佳時機,但是內心還是感激宋氏姐妹的關心,“孔娣與吾妻對經兒念念不忘,甚可感也。”當時美齡的弟弟宋子良與外甥孔令儀姐弟等都在座,這種居家團圓的景象,在蔣看來也是不可多得的。更勾起他對蔣經國、蔣緯國的思念。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Tags:宋美齡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