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純文學 > 文章正文

我的老婆馮春娘


曉 蘇

1

我的老婆馮春娘,因為縣農業局的局長席遠墨一夜之間出了大名,被說成是油菜坡最風流的女人。
席局長留長頭發,穿黑風衣,吃口香糖,行走時總像小學生那樣斜背著一個書包,書包里裝著紅頭文件,裝著筆記本和鋼筆,裝著書,還有報刊雜志。他講話喜歡打比喻,我老婆馮春娘的心,就是被他的那些比喻打動的。席局長帶著工作隊來油菜坡扶貧,在第一次村民大會上,他一口氣打了八個比喻。那天晚上散會回家,馮春娘興奮得一夜睡不著,她說席局長的比喻打得太好了,還說真想跟席局長睡上一覺。馮春娘在我面前說話從來不顧忌,總是怎么想就怎么說,也不管我聽了高興不高興。我是一個怕老婆的男人,即使不高興,我又能把她怎么樣呢?
聽我老婆說,席局長本來是要去洋芋坪扶貧的。洋芋坪與油菜坡是鄰村,中間只隔著一條河,河上有一個石拱橋。馮春娘對我說,那天席局長的車開到石拱橋的橋頭時,她正好蹲在橋下洗衣服。馮春娘蹲著的時候屁股顯得格外肥,從后面看上去就像她放在身邊的那個瓷盆子。席局長先站在橋頭看了半天我老婆的肥屁股,然后就信步上了橋。一到橋上,席局長便手扶欄桿朝橋下看。馮春娘那會兒正在河水里抖衣服,席局長看見她把她的兩只大奶也抖動了,抖得它們像兩只野兔一樣歡蹦亂跳。后來,席局長下到了河邊,輕輕地走到了馮春娘跟前,向她打聽洋芋坪怎么走。馮春娘站起來,指著河那邊說,那就是洋芋坪。但席局長沒看河那邊,他的眼睛直直地盯在了我老婆的細腰上。馮春娘很快發現席局長在看她的腰,但她沒有躲閃,還有意地把她的腰像風吹柳絲那樣扭動了幾下,差點兒把席局長的魂兒都扭掉了。席局長迷糊了一會兒問我老婆,你是哪個村的?馮春娘說,油菜坡的。她說著又把她的細腰扭了幾下,那個肥屁股和兩只大奶被她扭得飛了起來。
兩天后,席局長率領的扶貧工作隊進駐了我們油菜坡。
我老婆馮春娘和席局長的那一覺是在油菜地里睡的。當時正逢油菜花開,我們家的那片油菜地看上去像一幅畫。
他們睡覺的那一天,天氣真是好得無話可說。火紅的太陽一大早就從前山那個凹凹里拱出來了,陽光從窗戶射進來,把馮春娘的臉蛋染得像一個紅蘋果。馮春娘一起床就開始為那一覺做準備了,她先洗了個淋水澡,用香皂把身上的每一塊兒肉都咯哧咯哧洗了一遍,接著就找出平時最喜歡穿的一身衣服穿到身上,然后往臉上涂雪花膏,對著鏡子梳頭,最后還在梳好的頭發上別上了一個蝴蝶形狀的發卡。我問她這么打扮了去哪里,她說要去走一個親戚。當時,我一點兒也沒想到她是要去跟席局長睡覺。在這以前,我老婆從來沒跟別的男人睡過覺,所以我對她一點兒防備都沒有。
我每天都有一個雷打不動的任務,放牛。一清早就趕牛上山,差不多要放到中午等牛肚子鼓起來后才能回家。那天我放牛回家比往常要早一點兒,大概是上午10點多鐘的光景。在回家的路上,我還以為馮春娘早已走親戚去了,誰料到我回去時她才出門,我們夫妻倆在大門口撞了一個滿懷。馮春娘出門時扛著一床印花被子,這讓我見了大吃一驚。我問她,你走親戚扛一床被子干什么?她說,親戚家過客,怕被子不夠用。她說完就扛著印花被子走了。那床印花被子還是馮春娘從娘家帶來的嫁妝,她平時從來舍不得蓋。
馮春娘扛著印花被子,朝我們家油菜地那邊走去了。那片油菜地離我們家不到兩里路,我站在家門口就能看見盛開的油菜花,油菜花金燦燦的,讓人看了眼花繚亂。馮春娘走得很麻利,兩條腿像劃船一樣,她沒過多久就走到油菜地邊上了,我看見那床印花被子很快和油菜花融為了一體。
那天上午11點鐘的樣子,我聽說了我老婆跟席局長睡覺的事。發現他們睡覺的,是村會計肖金寶,他就住在我家那片油菜地的邊上。肖金寶長著一對小眼睛,但賊亮賊亮的,馮春娘扛著印花被子剛一走進油菜地就被他盯上了。我老婆一直走到油菜地深處才停下來,然后她踩倒一片油菜,將那床印花被子平平展展地鋪了在地上。馮春娘剛鋪好被子,席局長從另外一個方向走進了油菜地。等著兩個人脫光衣服倒在那床印花被子上以后,肖金寶風風火火地跑到了我家。他是專門給我通風報信來的。開始我還有點兒不相信肖金寶的話,我說,肖會計你真會開玩笑,人家席局長怎么會看得上我一個農民的老婆呢?肖金寶說,你要不信你自己去看,他們這會兒正弄得油菜花直落呢。肖金寶這么一說,我就有點兒半信半疑了,為了弄清肖金寶說的是真是假,我猶豫了一會兒就真的去了油菜地。可惜我動作晚了一步,等我趕到時,我老婆和席局長已經睡完了,我看見她正扛著印花被子從油菜地里走出來。馮春娘的頭發上還落了幾瓣油菜花,一只蜜蜂追著她飛了好遠。
肖金寶以為我到了油菜地會先把肺氣炸,然后怒火沖天地抓住馮春娘和席局長大鬧一場。但我沒有這樣做,我有點兒讓肖金寶失望了。在我老婆跟別的男人睡覺的事情得到證實的那一剎那,我心里的確有些難受,誰愿意自己的頭上戴上一頂綠帽子呢?但我這個人似乎是個怪東西,我只難受了一會兒就不難受了,因為我覺得我老婆睡的這個男人不是一般的男人,他是縣農業局堂堂的局長呢!這樣一想,我反而還感到有點兒榮幸了。我懷疑我真的是一個怪東西。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