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健康養生 > 文章正文

母愛是手搭的涼棚


姚秦川

  

  父親走后,母親執意一個人守在老屋里,不愿進城和我們一起生活。原本身體就不好的她,遭遇如此變故,顯得更加瘦弱蒼老,滿頭白發醒目刺眼。常常呆坐在角落里,半天不說一句話,讓人甚感憐惜。

  偶爾將她逼急了,母親會裝作不高興地對我們說,別擔心我,我能照顧好自己。有我在家里陪著,你爸也不會覺得孤單。再說,你們不管啥時回來,都能吃上一口媽做的熱飯。說完,她努力擠出一絲疲倦的微笑。母親的一番話,讓我們的眼角都有些濕潤。

  最后,我和大姐二姐約好,每周輪流回家看望母親。母親卻滿不在乎地說,不必回來得太勤,我還沒老到照顧不了自己的地步。不過,看得出,母親還是很高興我們回去的。

  那次,輪到我回家看望母親。不巧的是,我手頭上剛好接到一個采訪任務。思量過后,我向母親說明了情況,她表示工作要緊,不必回來看她了。沒想到,第二天的采訪任務早早完成,心情輕松的我立即收拾好為母親買的糕點,踏上了回家的路。我甚至能想象得出,母親看到我突然回家之后的驚詫和喜悅。

  下車后,我走在那條通往老屋的土路上,心情歡愉而興奮。隔著老遠,我就看到了老屋那灰暗的房頂以及村東頭那棵參天槐樹的大樹冠。它們就像兩個上了年紀的老人,但都精神矍鑠,各自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

  緊走了幾步后,那棵大槐樹就躍然閃現。與此同時,一個滿頭白發的身影也一下子撞進我的視線。那個身影站在槐樹底下,正不停地朝大路盡頭張望。由于火熱的驕陽將四周的影像照耀得明亮刺眼,那個身影只能不停地抬起右手,搭在額前,以遮擋刺目的陽光,吃力地朝前張望。

  我心里一驚,再定睛一看,內心一下子波瀾起伏。她瘦弱的身體站在高大的槐樹底下,顯得那樣的弱不禁風。母親雖然在電話里說她不會等我回來,實際上,卻早早地站在村東頭,翹首盼望兒子的歸來。

  終于,母親也看到了我。她立即綻開滿是皺紋的臉龐,歡天喜地迎了上來。我有些心疼地抱怨母親。她立即一本正經地反駁我:“誰說我是出來接你了?我不能出來透透氣?”我笑著搖了搖頭,心里既溫暖又難過。

  那天,當母親將提前準備好的全是我愛吃的飯菜端到我面前時,我忽然哽咽地紅了眼圈。我謊稱要洗手,快速地沖進小房間里。

  我想到母親一個人守著老屋的孤單和寂寞,又想到剛才母親站在村頭手搭涼棚盼兒歸時被風吹起的滿頭白發,我憋了半天的淚水,在那一刻,忽然像決堤一樣,洶涌地流了出來。


更多關于“母愛是手搭的涼棚”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