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故事傳奇 > 文章正文

鐵血男兒


黃 勝

鐵血男兒

原發《故事會》2006年16期

引子

民國二十六年五月的一個凌晨,東方尚未破曉,一列火車“轟轟隆隆”向登州方向駛來。突然,在車燈的照射下,司機發現前方的鐵路的正中有個人影向自己招了一下手,然后迅速閃到了路邊。司機有些奇怪,揉揉眼,定睛看去,這一看讓他魂飛魄散,只見百米開外,鐵道中間出現一個巨大的缺口。不好,鐵軌被扒了!司機手忙腳亂,本能地緊急剎車,然而已經來不及了,“吱——”車輪與鐵軌擦出一串串火花,火車帶著巨大的慣性往前滑去,車頭及第一節車廂沖出軌道后,才停了下來。

司機驚魂未定,又聽車窗外“啪”的一聲槍響,從路邊樹叢中竄出十幾條人影,人人黑紗蒙面,身手矯健,手中的大刀寒光閃閃。司機暗暗叫苦:遇見土匪了。

沒等車上的乘客們弄明白發生了什么事,蒙面人已經揮舞刀槍跳上火車,破門而入。他們放過前面的五節普通車廂,直接沖進第六節的貴賓車廂。

貴賓車廂里只有少部分旅客是中國人,其他大部分是前來登州轉乘客輪回國的日本人,另外還有少數幾個歐美旅客。列車緊急剎車,把他們從睡夢中驚醒,正不明所以,驚魂甫定,又成為劫匪洗劫的對象。

劫匪的目標主要是日本人。只要是日本人的行李,都要打開亂翻一氣,似乎在尋找什么東西。

列車上的日本人大多是前來中國經商發財的生意人及投機者,雖然平素在中國的土地上頗為驕橫,但此時面對黑洞洞的槍口,不得不老老實實,乖乖地交出各自的錢財。

車上也有兩個回國探親的日本軍人,見勢不妙,其中一人悄悄掏出手*,欲做抵抗。卻被站在車門處的一個蒙面土匪發現,此人眼疾手快,抬手一槍,日本人手腕中彈,手*落地。這一來,誰也不敢再輕舉妄動。

半個小時后,搶劫結束。劫匪們收獲雖豐,卻似有不甘,好像他們并沒有找到想要找的東西。

那個站在車門處的劫匪顯然是首領,他鷹隼一樣兇狠的目光在眾旅客臉上一一掃過。被他目光一掃,眾旅客個個噤若寒蟬,不敢與他對視。一時之間,車廂里鴉雀無聲。

匪首開口了:“哪一位是佐藤?站出來!”

片刻后,一個矮胖的日本旅客抖抖索索地站起來。

匪首問:“你的行李呢?”

矮胖子指指腳下已被翻過一遍的皮箱。

“只有這一件?”

矮胖子點點頭,突然間,他神情激昂,嘴里“嘀哩咕嚕”說了一通日本話。他身邊有一個懂日本話的中國人,哆哆嗦嗦翻譯了一遍,大意是:我就是佐藤,我在日本是一位很有影響的富商,今天你們如果能夠饒了車上所有旅客的性命,我愿意跟著你們走,當你們的人質,讓家人出大筆的錢來贖身。

眾劫匪聽翻譯說完,都有些好笑:這人有毛病不是?今天頭一回看到竟還有主動要求當肉票的。聽他這么一說,送上門來的肥肉豈能不要?于是。匪首一揮手,立刻過來兩個劫匪,架著矮胖子就下了車。

轉眼間,劫匪們鉆入密林,消失的無影無蹤。

 

一 恩怨往事

 

古城登州是沿海重鎮,與日本、朝鮮隔海相望,歷來是兵家必爭之地。作為戰略要塞,南京國民黨政府一直極為重視。駐扎在登州的是國民黨新編登州混成旅。最近,為加強防務,南京方面派遣過來一位新旅長,名字叫何尚文。何旅長是登州本地人士,早年曾去日本東京士官學校留學,回國后一直在軍中任職,戰功赫赫,三十出頭,便官至中校團長,此番回鄉任職,更是官升一級。

其時,日本已經侵占中國東北地區,正陸續運兵入關,準備大舉侵華。山雨欲來風滿樓,登州的局勢也非常緊張。身為職業軍人,何尚文已經預感到,中日一戰不可避免,因此到任以后,不敢懈怠,日日操練兵馬,加強防務。

這天中午,何尚文正在旅部與下屬們議事,他的父親陪同著與登州市長趙伯純一起匆匆來到。何家是登州富戶,何父一直擔任登州商會的會長。前些日子,他到南方去視察生意,沒想到昨晚坐列車返回時,正好碰上了列車劫案。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更多關于“鐵血男兒”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