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電腦網絡 > 文章正文

忽如流年


林梔藍

  白鍵是那一年海邊沙灘浪花的繾綣
  黑鍵是和你多日不見
  
  七年前的夏天,夏琳第一次知道了沈牧這個人。
  那是小學畢業考試結束后的一個中午,穿碎花裙的小夏琳站在學校門口買炒面,下午的聚會她不想去,可是同學已經往家里打了三次電話了。她微皺著眉,一邊思考一會兒到底要怎么回絕小七的邀約,一邊叮囑老板少放點兒辣椒。
  排在下一個的男生突然碰了碰她的胳膊,聲音從她身后傳來:“那個……嗯……對不起啊。”
  沒頭沒腦的話讓夏琳半天沒反應過來,她轉過身,一頭霧水:“你在跟我說話?”
  “嗯……”男生很困難地點點頭,面露難色,“剛才……你的錢包……”
  錢包?聽到這兩個字的小夏琳瞬間振奮,她把手往口袋里一伸,立即明白過來——她的三份炒面都泡湯了。
  還有姐姐送她的“麗麗兔”錢包。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啊。這份面我請你啊。”男生緊張地撮著手,夏琳把頭微微仰起,看著他。
  然后就覺得莫名其妙,但因為他憋紅的臉而熄了火。
  她扯扯自己的裙擺,一臉嚴肅地追討:“不行,我被偷的可是三份的錢!”
  “那……我把電話留給你啊。下次也歸我請吧!”男生邊說邊從背上的書包里掏出一本作業本,撕下一頁,寫上了自己的姓名和電話。遞給她時還不放心地重復,“記得打給我哦,我是市一中一年級三班的。”
  市一中,夏琳看了看他,點點頭,順手接過老板遞來的包好的炒面。轉過身,走向回家的方向。
  可是三步以后,她又扭頭沖他笑了。她問他:“你下午有空嗎?陪我去圖書城吧,我不想和同學去聚會,你幫我一次,我們就算扯平啦。”
  他爽快地答應,陪她去和同學會面的地點說明了來由,然后又陪她去選了一些初一將要用到的參考書。傍晚他送她回家,臨別時,她還記得他說:“一年三班,下次來找我玩哦!”
  她快樂地說“好”。想起自己填寫的志愿表上“市一中”三個字,偷偷笑起來。
  
  每個人心中都有架鋼琴塵封在回憶里
  任憑我只是你的插曲
  
  只不過畢業考試并不像夏琳以為的那么簡單。雖然她發揮得非常不錯,可是同樣不錯的人依然很多。一不小心,她就被擠出了市一中的分數線。
  沮喪地看著錄取名單,再想想家里已經收到的來自各個普通初中的錄取通知書。小夏琳接受了爸爸媽媽的建議,進了市六中就讀。
  兩所中學說遠也不遠,半個小時不到的車程。可三年過去了,夏琳竟然再也沒遇見過那個叫沈牧的男生。
  有時候翻到那張夾在日記本里的,當初他留下的字條。她也會想要按照上面的電話撥過去,只是問候他一下也好。可是最終,“他一定已經換號了吧”以及“他或許早就不記得我了”的思緒占據了主導地位,她僅僅想了想,便又把字條放回原位。
  直到高一快結束時,班里有個學鋼琴的男生跟她告白,當時他彈了一首叫做《PIANO》的歌給她聽。那句“白鍵是那一年海邊沙灘浪花的繾綣/黑鍵是和你多日不見”竟然讓她忽然想起他來。
  而她站起身,準備離開音樂教室時,卻在回頭的一剎那,看到一個背影從窗外經過。
  她快步走上前,在距離那個背影五米不到的距離里,叫出了那個久違的名字。
  “沈牧!”
  他就真的轉過身來,迎上她的目光,欣喜的表情出賣了他的記憶。
  “夏琳!你怎么會在這里?!”
  
  
  而那顆心還能不能
  走得像當初般純真
  
  沈牧也說,真的沒想到,還可以再遇上她。
  他這么說的時候,右手伸過來輕輕揉亂她的發。
  只這一個動作,就讓夏琳感覺到了像是他多年前溫柔的笑那樣直入人心。
  她跟著他去了他的班級,他教她認清去他班級的兩條路。他還叮囑說,這一次她一定要記得,常來找他玩。
  她還沒來得及點頭,就看到他的班里有女生在招呼他過去幫忙寫黑板報。他就匆忙要了她的電話,說晚上再發信息給她。
  不過這一次,看著他的背影走遠,她卻率先發過去短信:出去玩的話,要記得叫上我哦。
  她看到他收到短信后回頭對她爽朗地笑了。
  第二天他就真的來找她,她以為他會帶自己去游樂場又或者是去爬山一類的。卻沒想到他帶她去了步行街,找到“麗麗兔”的專賣店,然后替她選了一只粉紅色的兩折錢包。
  最重要的是,它和多年前姐姐送自己的那一款,那么那么像。
  她的心里悄悄地冒出幸福的泡泡來,原來那么久以后,他竟然還是記得。連這么細節的東西,他都記在了心里。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