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摘類 > 文章正文

柔軟地帶


  查一路

  法律和法規是堅硬的東西,而生活還需要剛性之外的柔軟地帶,人的內心,也應該有軟硬兩個地帶,硬的是原則,軟的是良知。

  清晨,我和妻子去買菜。菜市場外,路邊小販在和城管交涉,對于被城管催促收攤的要求,討價還價。

  小販說:“再等會兒,再等會兒。”

  城管答:“不能再等了,你再不走,我就要丟飯碗啦!”

  我饒有興趣地駐足傾聽、觀看。妻子很奇怪,這有什么好看?全菜市場估計只有你一個人在看。

  不好辯解什么。其實,我看到了一種新的東西——一個存于人內心的柔軟地帶。

  社會總是在進步,幾年前,在我的印象中,城管跟小販交流只用動作——他們飛起一腳,小販的菜籃子隨即像足球一樣飛起。同樣這個地點,我看到過多起。

  我站在雙方的立場上去想,好像誰都沒有錯:小販提籃賣點小菜能有什么錯?城管為交通道路暢通有序而整頓又能有什么錯?需要那么尖銳的對立嗎?

  幾天前,看過一本書,書中有個細節:

  1992年2月,柏林墻倒塌兩年后,守墻士兵亨里奇受到審判。在柏林墻倒塌前,他射殺了一位企圖翻墻的青年。法庭上,亨里奇的律師辯稱亨里奇僅僅是在執行命令,別無選擇。而法官西奧多不以為然,他的一番話振聾發聵。他說:“作為警察,不執行上級命令是有罪的,但打不準是無罪的。作為一個心智健全的人,此時此刻,你有把槍口抬高一厘米的權利。”

  把槍口抬高一厘米,這在法律管轄的范疇之外。在任何情況下,只要人的內心不是鐵板一塊,應該都能做到。

  法律和法規是堅硬的東西,而生活還需要剛性之外的柔軟地帶,人的內心,也應該有軟硬兩個地帶,硬的是原則,軟的是良知。

  絕對的“神圣”,許多都化成后來的“荒誕”,因為世間沒有什么比時間和常識更為強大的東西,它們的檢驗,能夠摧毀人們心中的曾經毫無懷疑的確信與堅守。

  因此,在是與非之間,在權力與欲望之間,需要建立一個緩沖地帶,這個緩沖地帶能給后來的進與退留一點余地,給調整與糾偏留一點空間。而這,需要人們的內心有一塊可以松動的柔軟部分。

  記得一個有趣的細節,早在20世紀20年代,胡適就和魯迅商量著要改寫《西游記》最后一回。到了1934年,胡適終于將《西游記》的最后一回作了改寫。“觀音點簿添一難,唐僧割肉度群魔”——單看題目就知道唐僧做了些什么。

  唐僧的內心始終有個柔軟地帶,不似悟空見了妖魔一棒打死那么簡單,因為妖魔是打不絕的,而且它們中的許多,還是天神們的坐騎或寵物。

  改寫的部分,胡適讓唐僧終于割肉了,妖魔被唐僧大慈大悲感化,為自己的欲望羞愧,每位只吃一小口,或者不吃。最后,待到東方滿天紅霞時,唐僧摸摸全身,肌肉復生,豐潤如初。

  這就是柔軟的力量——對立被緩解,和解也已達成,唐僧也終于將大慈悲進行到底。

  這樣的改編,估計會有很多讀者不買賬,但我們可以從中獲得某種啟示:柔軟也是一種力量。

  


更多關于“柔軟地帶”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