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書畫攝影 > 文章正文

唐繼堯 一民國軍人的印記


  說起云南的近代史,就不能不說到唐繼堯,從辛亥革命的領導者走向軍閥混戰的參與者,縱橫天下一二十年,是非功過留與后人評說。在會澤唐繼堯故居里懸掛著一副對聯: “護國討袁南天一柱,治滇興教東陸獨尊”,也許就是蓋棺定論吧!

  來到滇東北的會澤縣,一條小街中出現了唐繼堯的故居。整座宅院坐南朝北,大門迎東,是一座小型的封閉式的四合院建筑群落,屬會澤典型的清代中晚期居民建筑風格。這座建筑共分前后兩院,有正堂三間、對廳、書房及馬房,后院有倉房、廚房,院壩中還有一口井,井中的泉水清澈見底。唐家是一個書香世家,相對會澤那些礦老板的大院來說,唐家只能說殷實。而唐繼堯就是在這里走完了他的童年與少年時期。

  唐繼堯最初是走文人路子,能詩、工書、善畫,1903年,20歲考中了秀才。就像那個時代的所有熱血青年一樣,第二年他突然去往日本留學,進入士官學校,同時加入了同盟會。1908年,回國擔任云南講武堂教官,開始策劃組織起義。唐繼堯在起義者中屬于激情澎湃型的,重九起義前他立下誓言:如果起義不成功,他就跳黑龍潭而死。在重九起義中,唐繼堯親自指揮炮兵,轟擊云貴總督府,為起義的勝利立下功勞。此時的唐繼堯還是個為信仰拋頭顱灑熱血的堅定的革命者。

  云南大學正門之上,是一排極為雄偉且寬闊的臺階。臺階兩旁栽植滿了百年古樹,濃厚的樹蔭在臺階上面涂抹成了各種顏色的影子,上方是聞名中外的云大主樓——會澤院。

  1923年的唐繼堯到達了他一生的頂峰,護國和護法兩次戰爭積累了巨大的聲望和實力,滇川黔鄂豫陜湘閩八省靖國聯軍總‘司令和廣州護法軍政府元帥,整個中國南方已經沒有超過他的勢力,包括孫中山都要依靠他的力量。而東陸大學則是唐繼堯文治的代表,是我國西南邊疆地區第一所綜合性正規私立大學,后發展成云南大學。文治武功齊備,唐繼堯自號“東大陸主人”,準備一統天下。但僅僅過了4年,44歲的唐繼堯就成為昆明圓通山的一捧荒土。

  春天的圓通山櫻花盛開,游人如織。穿過櫻花林,就看見一處寂寞墳塋,墓為石砌圓丘,偶有行人路過,瞄一眼墓碑,大聲念到“會澤唐公……”就啞了聲音,因為認識后兩個字“蓂賡”的人實在不多。唐繼堯墓是1932年修建,占地面積1500平方米,8個石碑刻著是墓主獲得的8個委任狀。1916年護國戰爭期間被推舉為護國軍務院撫軍長,大總統黎元洪的授勛令;孫中山大元帥1924年關于推舉唐繼堯為廣州軍政府副元帥的文件……乍一看去,就是在一個人的墓前張貼出他生前所得到的若干張聘書——更有趣的是,這些聘書中有不少職位,還是他生前拒絕就任的。

  從一個書香世家的勤勉秀才到帝王陵一般歸宿的東大陸主人,講武堂里的革命誓言言猶在耳,換來了窮兵黷武的槍炮聲。從一個革命者到軍閥,最后倒在“打倒軍閥”的北伐軍歌中,倒在最為親信的部下的叛變中。


Tags: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