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時尚娛樂 > 文章正文

詩化的闡釋詩意地棲居——易健教授的美學研究之路


李映山

  文/李映山

  西方哲學家卡西爾說:“人被宣稱為應當是不斷探究自身的存在物——一個在他生存的每時每刻都審問和審視他的生存狀況的存在物”。那么,由這種“不斷探究自己的存在物”的人類所創立的各種科學,不言而喻都會把直接或間接地“審問和審視”人的生命、生存狀況以及如何改善這種狀況作為自己的宗旨與出發點。于是,每門科學自然也就成為了人類觀察世界,“審問和審視”自己生存狀況的一個又一個窗口。從這個廣泛的意義上說,各類科學尤其是像美學、教育學、人才學等人文科學雖然其研究的具體對象不同,但殊途同歸,最后“審問”、“審視”的還是人的生命生存狀況及其改善。一言以蔽之,都是研究人的科學或日人學。

  在易教授看來“以人的審美活動作為研究對象的美學”,它始終“關注與叩問的是人的生命、生存狀況”。他認為:“審美是指向人生的,美學就是對人的生命活動作詩化的闡釋,將人引向一種詩意的境界,尋找、皈依自己的精神家園”,“美學就是這樣一種詩化學”。正是從這種觀念出發,易先生總是緊扣著人的需求、本能、心理以及人的活動、人的價值……來思考與研究美學,以求對人的生命、生存活動作出一種詩化的闡釋。這也正是另教授美學研究的一個重要特色,也可以說是他美學研究的一個邏輯起點,理論思維的一種基本走向。

  易先生一生與美學相依、結緣,在美學這片沃土上辛勤耕耘,最早可以追溯到20世紀50年代上大學時。據易先生稱,他當時最喜歡聽熊教授主講的“文學概論”課。熊教授言必稱柏拉圖、亞里斯多德、康德、黑格爾、別林斯基、車爾尼雪夫斯基……,這些大師的名字、名言對易先生來說如雷貫耳,課后他便跑圖書館去尋找大師的經典。有次從買回的一本舊雜志上偶然發現了黑格爾大師的頭像,易先生把它細心地剪下來掛在自己的床頭。他在日記中寫道:“黑格爾老人說。‘美的生命在于顯現’,‘美只能從形象中見出’,每天看到您,美就在我身邊。”

  大學畢業后,滿懷著對美學、文藝學濃厚興趣的易先生,其命運與當時許多知識分子一樣,尚未施展自己的才華,就運交華蓋,被一個接~個的政治運動,當作“統治學校”的“資產階級知識分子”,打倒在地。粉碎”四人幫”,恢復高考,易先生才回到大學,再次走進其久違了的文藝學、美學領域,開始研究并執教這些課程,正式邁開了自己的美學研究之路。

  易教授的第一部著作,是80年代初與其老同學王先霈合著的《文學概論》。其中的一些論述不少是從美學角度展開的。難怪有人說它有點像”文藝美學”。南開大學張懷瑾教授曾為其作序,并在《文藝報》上撰文向全國學界推介。南開大學等一批高校將它訂作本科教材或列入研究生的必讀書目。

  讀書、研究、寫作是需要大量時間的,為了集中精力,80年代中后期,易教授主動辭去了系主任與其他一些社會工作與活動,全身心地投入到美學研究之中,1 989年出版了自己第一部美學專著《審美學導論》。該書分別從審美感受、審美鑒賞、審美創造等方面就美學的一些基本問題展開了論述。

  《美學論綱》是1 993年易教授多角度、多層次研究美學理論的另一部著作。全書分為四編十三章。分別從發生學、哲學、形態學、心理學等各個方面對審美的本源、特質、形態以及審美意識、審美創造、審美教育等范疇作了詳盡的闡釋。

  易教授的這些美學著作,字里行間無不流露出他對當下人的生命、生存狀況的極端關注。正是這種人性關懷的驅使,易先生才一直把自己的美學研究鎖定在美與人的關系上。正如易。先生說的:“美學就是研究人對現實審美活動的科學。從靜態角度講,是審美關系;從動態角度講是審美活動。”

  美學是一門繁難的科學,美是一個“哥德巴赫猜想”,任何人恐怕都難以對它提出“最終解決和永恒真理的要求”,因此,在研究中易教授一向主張百家爭鳴、相互切磋。有次他寫完一部新作后,請了一位與自己學術觀點相左的教授作序,開始這位教授感到驚異,細讀了書稿后很高興。他在序中寫道:“我想,愿為易先生著作作序的人應當不少,而他卻找我這樣一個與他觀點相左的人作序,足見作者并無門戶之見,有的倒是虛懷若谷之風,這應當是作者的一種美德吧!”的確,易教授做學問非常勤奮、嚴謹,但不保守,更無門戶之見,他善于吸收、融合別人的長處,不斷創新自己的研究成果。

  美學是一門哲理性很強的科學,易教授撰寫著作時,不僅注重理論的深度、廣度的開掘,而且還盡量做到理論闡釋的清晰明白,讓更多人讀得懂。如2006年出版、裝幀精美的《美學》一書,在分析到人的審美活動如何生成,審美活動中主、客體如何雙向互動,如何由潛在狀態進入審美狀態,如何激活與彰顯自己潛能這一系列論者不易言說清楚,談者更是不知所云,而又急需弄懂的復雜理論問題時,易教授舉了一些生動的實例,把問題說得明白易懂。“當一群白鶴出現在我們面前,它雪白的羽毛,光潔晶瑩;高高的身姿,冰清玉潔;長長的頸項,修長的雙腳.猶如一群亭亭玉立的窈窕淑女,讓人駐足張望,給人以美的誘惑。…‘一只大母雞帶著一群毛茸茸的小雞。小雞活像一團跳躍著的茸球兒,它會讓人感到生命的可愛。”“一只剽悍的大公雞邁著矯健的步伐走過來,只見它身披光亮艷麗的羽毛,鮮紅的雞冠高聳,威風凜凜,活像個得勝而歸的將軍”……此情此景“會給我們的感官以強烈的刺激。我們作為欣賞者,自己的審美潛能——‘審美期待視野’,就會被迅速激活起來。作為審美活動中的客體的白鶴、小雞、大公雞身上的美也自然地在欣賞者面前充分彰顯出來了。”想,讀者在閱讀書的理論闡釋部分時如果還會有些模糊費解的話,這些順手拈來、敘述生動而又栩栩如生的實例則可能激發起他柳暗花明,豁然開朗的頓悟。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更多關于“詩化的闡釋詩意地棲居——易健教授的美學研究之路”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