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通俗文學 > 文章正文

釣魚


滄桑天崖

張明亮決定買房。
張明亮宣布買房的時間選在了星期五的晚上,這一天兒子公休在家。
吃過晚飯,老伴秀芳在廚房洗碗,兒子張閩打開電腦玩游戲。張明亮在客廳走了兩圈,然后走到兒子身后告訴他要買房的決定。
兒子張閩驚訝地回過頭,“爸,你同意買房了?”
張明亮點點頭。
兒子張閩站了起來,一下把張明亮抱住:“爸,你真好!”
“我和你媽嘀咕了幾天,看來要想媳婦娶進門,不買房不行了。”張明亮對兒子說道。
兒子張閩松開了熱情的臂膀,剛才充滿幸福的臉龐瞬間被一種無奈所代替。“爸,我心里明白,今后我和王艷不孝順你和我媽,我們就不是人。”
“明天我就去看看。”張明亮又開始在客廳轉圈。
“爸,最好能在咱們家的四周買房,哪怕房子小一點。”
“這一定是艷艷的主意。”
張閩笑了笑,又趴在了電腦前。

第二天張明亮就騎上自行車開始了他的選房之旅。
出了家門,張明亮聞到一股淡淡的土腥氣。只有開挖土方才會有這樣的味道。他干了一輩子木工,可如今也有讓他這個老木工弄不明白的事。從去年開始,古城開工的樓房像雨后春筍。按理說這房蓋得多了,房價應該下來,可是房價不但沒有降下來,反而像直升機一樣往上升。年前,人民路四周的房價每平米還是1600元,過完年,就躥到了2500元。張明亮想著想著,一抬頭,就發現翠湖天潤的售樓處。
張明亮推開翠湖天潤售房處明亮的玻璃門,一位俊秀的售樓小姐急忙迎了上來。“先生里面請!”
“先生一定是給兒子看房吧?您請坐!”售樓小姐把張明亮讓到了寬大的真皮沙發上。
坐在沙發上的張明亮有點不自在,一雙手不知放在哪里好。
售樓小姐把一杯水放在張明亮眼前的茶幾上,隨身坐在對面的沙發上。
“先生,這是我們翠湖天潤的五證。要不先生先看看?”售樓小姐把一個天藍色的文件夾往前推了推。
“買房還要看證?”張明亮不解地望著售樓小姐。
“先生,您是第一次買房吧?五證不齊全的房子再便宜你也不敢買。”售樓小姐很認真地對張明亮說。
“哪五證?”張明亮問道。
“你翻開文件夾看看,上面都有。一是國有土地使用證;二是建設用地規劃許可證;三是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四是建設工程開工許可證;五是銷售許可證。我們翠湖天潤不但五證齊全,而且處于黃金地段,升值空間不可估量……”售樓小姐熟練地向顧客推銷著。
“你們1平方多少錢?”
“均價3000。”
“價咋這么高?上個月我一位工友在你們這預定了房,他告訴我是2500一平方。”張明亮有點吃驚。
售樓小姐笑了笑,“大叔,你沒看物價漲成啥了?上個月一碗面才3塊錢,現在已經漲到4塊錢。一個城市的合理房價就是1000碗面價。”
“難道這3000元一平方的價格還是便宜的?”張明亮疑惑的望著售樓小姐。
售樓小姐點點頭。
“你們這里有沒有小戶型?”
“82平米的小房型還剩四五套,都在15層以上,每高一層每平方米再加30塊,每平米的價格在3500左右。”售樓小姐微笑著解釋說。
張明亮有點坐不住了,他心里嘀咕著:一個平方米3500元,82個平方,算起來要接近30萬。看來這里的房子是買不起了。張明亮站了起來,“謝謝,我回去和家人商量一下。”
“先生要不看一看我們的樣板房?”售樓小姐還是一臉笑容。
“不用了!”張明亮轉身向門口走去。
張明亮剛走到門口,聽到售樓小姐叫他,他回頭一看,售樓小姐拿著一打翠湖天潤的宣傳資料追了過來。“先生,這些資料你拿回去看看。歡迎你再次光臨翠湖天潤售樓處。”
張明亮從售樓處出來,把宣傳資料往車兜里一放,騎著自行車離開了翠湖天潤售樓處。
張明亮人雖然離開了翠湖天潤售樓處,可售樓小姐的話還在他的耳邊響起。他感覺車子有點重,這可能與心情有關:離家時心情燦爛,車子自然騎著順溜;現在一片烏云在心坎飄蕩,車子就感覺難騎了。
突然,張明亮的車子被人拉住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喊道:“你耳朵是不是聾了?我喊你幾聲都聽不見。”
張明亮急忙下車,扭頭一看,笑了起來:“胖子,只有你小子敢拉我的車子。”
“明亮,最近在哪發財?”胖子也笑著問張明亮。
“我這么大的年齡能在哪發財?閑在家里唄。”張明亮把車子支在人行道街景樹下,反問到:“胖子你現在干啥?”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