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婚姻 > 文章正文

征服富家“刁婆婆”,貧家女終獲一生幸福


安 安


一個出身貧寒的美麗女孩兒,邂逅了一位富家子弟,并稀里糊涂地陷入了戀情。貧富懸殊的愛情遭到了男方母親的堅決反對,一對戀人只好結束了愛情。然而分手后的公子哥卻徘徊于真情無法自拔的境地,最后女孩兒決心與心上人私奔。失去了獨生子的準婆婆歷盡了千辛萬苦找到了這對戀人,為了挽回兒子,也為了考驗女孩兒的愛情,準婆婆開出的條件是女孩兒必須用至少一年的時間完全放棄自由,在戀人家的飯店打工。女孩兒義無返顧地與準婆婆簽下了一年的打工合同……

我遭遇了現實版的道明寺

我于1980年出生于遼寧省鞍山市的一個普通工人家庭,我的母親下崗后一直打零工。我有一個臥病在床的奶奶和一個正在念中學的妹妹。雖然我的成績優異,但因家境不好,高中畢業后我毅然放棄了考大學的機會,到鞍山站前的地下商場替別人賣服裝。
2003年3月里的一個傍晚,剛剛領取工資的我一下小巴就覺得后面有人跟蹤。正當我想回頭看的時候,猛地我手里的包被人搶了去。我大聲地喊:“有人搶包啦!”連喊了幾聲,卻無一個人上前。我急了,正好眼前停了一輛白色的本田車,開車的人正從里面走了出來,我抓住那個人的胳膊就求他:“我的包被搶了,求你幫我去抓住他!”
那個人像沒有聽到我的請求一樣,撥開我的手臂繼續往前面走去。我的眼淚急了出來,繼續求他幫忙。他終于停下來,冷冷地看著我,說道:“你給我什么報酬啊?”
我一聽,心完全涼了,什么也沒有說低頭邊哭邊往家走去。沒有想到剛才的那個人卻一直開車跟在了我的身后,見我站住,他也在我的身邊停了下來。
“包里面有多少錢?”他問我。
“我一個月的工資……”想到他剛才的冷漠,我沒有繼續說話。
第二天上班,我的柜臺前站著兩個男人,我一看,頭就“轟”地變得好大:正是昨天搶我包的人!
我張著嘴不知該說什么,他們的身后走出了一個人,讓我又大吃一驚,他正是昨天那位見死不救的男子。那二人當著他的面,把包放在了我的面前。我打開一看,里面的錢一分不少。那兩個人向我低頭請罪,說下次再也不敢了。
我追了出來,攔住了昨天的那個人,他有些冷漠地看著我,我這時才注意到他個子高高的,非常帥。一下子,除了“謝謝”之外,我不知道說什么才好。回到柜臺,周圍的女伴都圍了上來,問我怎么會認識李壘。那時,我才知道原來他就是這附近有名的富家公子哥。他家從80年代初就開始開飯店,現在已經有幾家分店,資產已有近千萬。
幾天后,在下班的路上,我又遇到了停在路邊的白色本田。“正巧”,他從車里走了出來。我顫抖著又向他道了謝,他微微一笑,問我究竟想怎么謝他。我支吾了半天說不出什么來,他說這樣吧,他還沒有吃晚飯,讓我就請他吃一頓便飯吧。
到了他指定的飯店后,他自顧自地要了一大堆菜。面對一桌的美味佳肴,我卻什么也吃不下,只顧盤算著包里的錢夠不夠。
好容易挨到他說可以走了,我到柜臺去結賬時,柜臺的人告訴我李壘的朋友到這里吃飯是不用花錢的。我一聽,才知道是他哥們兒的店。
從那一天開始,我總是能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他。后來,他直接告訴我他要接我上下班。
就這樣,我們開始了稀里糊涂的交往。只是,交往了幾個月,我們連手都沒有拉過。女朋友們更提醒我別被這富家公子哥占了便宜,李壘的哥們兒從來都沒有把女人當回事的。
我知道,我們貧富相差懸殊,瓊瑤的愛情劇在現實中是不存在的。于是,為了不讓自己太傷心,面對英俊灑脫的他,我從一開始就在時刻告誡自己,結束這戀情,越早越好。

道明寺請求杉菜與他私奔

2003年夏,我的柜臺前忽然出現一位穿金戴銀的中年婦人。女伴告訴我,她就是李壘的母親。后來我想起來她對我說的是:“想登我家的門檻,先用鏡子照照你自己。現在的女孩兒,都想不勞而獲嫁個有錢的,想的美!”
我的眼淚不爭氣地流了出來,這是我第一次受這樣的侮辱。一整天,我都昏昏沉沉的,好容易等到了下班,我看見李壘穿了一件雪白的襯衫,帶著一身陽光向我走來,看見他是那樣的英俊,我的心第一次因為痛苦而抽搐起來。
我坐在他的身邊,他開著車,問我發生了什么事。我說我們分手吧,他一聽急了,猛地一腳踩了剎車。我的眼淚流了出來,告訴他他母親所說的話。他一聽,把頭趴在了方向盤上,許久都不能抬起來。后來,他告訴我他這輩子最不敢傷害的人就是自己的母親。為了這個家,為了從小就好打架的他,母親吃了很多苦。那是我們交往這么久以來,他第一次在我的面前表現出脆弱。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Tags:征服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