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故事傳奇 > 文章正文

一念之罪——韓磊摔嬰案


文/季天琴

2010年11月23日,網友“昔我往矣”在QQ上主動加大一中文系女生李易(化名)為好友。李問:你是學生么,哪個大學?對方說畢業好幾年了,北師大的。

“昔我往矣”自稱韓磊,年長李易八歲,1984年出生,中文系畢業后在航天部工作。在聊天中,韓磊勸李易:你還小,文化底蘊不夠,多看些詩詞,帶注的。他還督促李去看馬爾克斯的《百年孤獨》。

韓拿自己舉例:我二十歲時都寫了本四十萬的書,幾百首詩歌。你們二十歲在追求什么?等到二十年后再回首你就知道了。

李易初三時父母離異,她始終走不出這個陰影。當她向韓磊傾訴對父親的感受時,他會告訴她,要學會寬容,學會感受親人的愛。正是在這段時間里,李易改善了與父親的關系。

在網上,雖然每次都要等好幾個月才能得到韓磊的些許回應,但李易還是很期待。一年后,他們確立了戀愛關系。

他們線下第一次見面,是在2012年10月25日,韓磊坐火車去李易就讀的城市看她。李對韓磊的第一印象是“簡直恐怖”,他極瘦,臉都凹了,老得不像1984年生人。

李帶韓磊去自己自習的圖書館,看到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與罰》,韓磊不假思索說了書中大概。李易消了疑心。

李易第一次跟韓去超市,看他往自己的住處搬了一桶五公斤的二鍋頭、六七瓶紅酒,還有若干罐裝啤酒。她嚇壞了:要這么多酒干嗎?韓說,每一天喝一點,好睡覺。

她獲知他的真實經歷,是從9個月后的新聞里。2叭3年7月23日晚,在北京大興舊宮鎮524路公交車科技路站前,韓磊乘坐的白色現代索納塔轎車遇上一輛嬰兒車。因為讓路問題,韓和推著嬰兒車的42歲的母親發生了沖突,將車中2歲多的女嬰摔死。

監控顯示,當晚20: 54分,推著嬰兒車的母親出現在公交車站前,20秒后,白色現代車出現在現場,坐在副駕位置上的韓磊下車交涉,雙方用手比畫,20: 55分,雙方扭打倒地,10秒后,韓磊一個箭步沖向嬰兒車,將孩子一舉、一摜。從韓磊F車到摔孩子,時長不到一分鐘;從孩子母親推著嬰兒車出現,到韓磊上車離開,時長不足3分鐘。

韓出事后,李易通過其親友獲得了他寫的自傳體監獄小說。這個名為《昔我往矣》的小說,目前才寫到第一部《1996年》,已有數十萬字。1996年,22歲的韓磊因盜車獲無期徒刑,在獄中,韓磊通過自考獲得了五個大專文憑,并因此減刑數次,于2012年10月5日釋放。

小說的主人公叫方冰。韓磊在文章開頭寫道:“假如那天沒有在十字路口前徘徊,假如那天不是為了那頓該死的早點耽誤了時間,假如那天沒有遇到蔡伸,方冰堅信自己的人生一定會是另外一番模樣”。

韓磊用一連串的假如,來表達過去和現在的落差,以及內心的悔悟。李易認為,小說中能看到韓磊模仿馬爾克斯的痕跡。

方冰“狂熱地幻想著如果一切能夠重新回到起點,他堅信自己再也不會做出錯誤的選擇”。重獲自由不到一年,韓磊再次站到了他曾經告別過的十字路口。

在接受警方訊問時,韓磊稱,由于喝酒、生氣沖動和近視眼,摔的時候他并不知道是孩子,“但凡我知道是個孩子,我不會那么做,這件事是我做的,對我千刀萬剮我也認了。”

8月14日,韓磊已經被移送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審查起訴。當天的白色現代車司機李明,也因窩藏罪被起訴。

在會見時,韓磊告訴律師:死刑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再來個無期。

嚴打

1996年,韓磊已經經歷過一次生死煎熬。

韓磊的母親記得,當時韓磊在“七處”時大大提心吊膽,擔心自己一條性命。一審宣判他獲刑無期時,韓磊在走道里哈哈大笑:“特知足,不上訴了!”

“七處”是北京市公安局看守所,專門關押涉嫌重大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凡案子上要判死刑、死緩和無期徒刑,俗稱三大刑的,都在七處關押。其前身叫作“K”字樓,位于西城區半步橋一帶,由日本人占領北平時建造。犯人中有俗語稱,“進了K字樓,但求保住頭”。

1996年3月9日,韓磊因盜竊罪被警方羈押。當年4月中旬,“嚴打”開始,這是繼1 983年“嚴打”后第二次全國性對犯罪活動展開從重從快“打擊”。

小說里,方冰和其他嫌犯聽到“嚴打”的消息后,“所有人都面色蒼白,牢號里沉寂得古墓一般,只能聽到心跳聲怦怦怦此起彼伏”。

韓磊寫到了對人生的留戀:“他忽然想起了父母,想起了自己年輕短暫的一生,他覺得逝去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生活中值得牽掛的東西太多太多,他渴望活下去,深深地渴望著活下去”。

入獄之初,韓磊告訴母親:“我那時一門心思就想犯罪。”“嚴打”將他心底里對死亡的恐懼血淋淋地掏了出來,他悔不當初。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更多關于“一念之罪——韓磊摔嬰案”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