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財經 > 文章正文

制度路徑依賴理論的發展、邏輯基礎和分析框架


趙曉男 劉 霄

  摘要:諾思(North)開創的制度變遷的路徑依賴理論為我們理解一個國家長期經濟增長或停滯的原因提供了一個非常有用的分析視角。制度路徑依賴理論認為,制度變遷存在著自增強或正反饋機制,當它一旦走上某條路徑,其既定方向就會在以后的發展中得到自我強化,從而形成對制度變遷軌跡的依賴。本文在梳理制度路徑依賴理論的發展脈絡的基礎上,深入分析了該理論的邏輯基礎和分析框架。
  關鍵詞:諾思;制度變遷;制度路徑依賴理論;自增強機制
  中圖分類號:1706.9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5-0892(2007)06-0118-05
  
  一、引言
  
  新古典經濟學認為,經濟人會選擇最優策略。這種假定運用到制度領域中,就是最優的、有效率的制度才會被選擇。然而,現實中無效的制度是經常存在的。為什么相對無效的制度會存在并持續下去?是什么妨礙了更有效的制度選擇呢?在探尋這些問題答案的過程中,諾思(1990)創立了制度變遷的路徑依賴理論。他認為,“路徑依賴是理解長期經濟變遷的關鍵”。制度變遷和技術變遷一樣,存在著自增強(self-reinforcing)或正反饋(positive feedback)機制,這種機制使制度變遷一旦走上某條路徑,它的既定方向就會在以后的發展中得到自我強化,從而形成對制度變遷軌跡的依賴。諾思的制度變遷路徑依賴理論為我們理解一個國家長期經濟增長或停滯的原因提供了一個非常有用的分析視角。菲爾德(Field,2000)認為,諾思的這一方法“對法律結構和制度的研究有巨大的潛在幫助”。
  諾思的制度變遷的路徑依賴理論,修正了新古典經濟學理性選擇的行為假設,認為學習過程決定著制度的演進方式。第一,諾思在區分制度和組織的基礎上,將制度看成是人類行為自身施加的約束,這就意味著制度變遷理論必須建立在個人選擇的基礎之上。同時,個人選擇不像新古典經濟學所假設的那樣是完全理性選擇,諾思引入了赫伯特·西蒙(HerbertSimon)的有限理性假設來分析個人選擇;第二,諾思認為,在與經濟和社會變遷相關的時間維度中,人類的學習過程決定著制度的演進方式。個人、集團和社會所持有的決定其行為的信念是通過學習產生的。
  然而,諾思的路徑依賴理論也存在三方面的問題:第一,沒有深入闡述制度變遷多重均衡結果的產生機制;第二,雖然指出報酬遞增是決定制度變遷路徑的原因之一,但并沒有分析報酬遞增機制的含義;第三,雖然認識到意識形態的重要性,但對于意識形態、文化信仰在制度變遷過程中如何發揮作用,缺乏深入的論述。
  本文試圖梳理出制度路徑依賴理論的發展脈絡,深入剖析制度路徑依賴理論的邏輯基礎和分析框架,以彌補上述不足。
  
  二、制度路徑依賴理論的發展脈絡
  
  制度路徑依賴理論認為,現有的制度、產業結構和組織方式并不總是最優的。著重分析制度的動態演化過程,是將多重均衡、報酬遞增、外部偶然事件等范疇納入制度分析的一種重要方法。
  
  1.演化制度分析
  尼爾森(Nelson)和溫特(Winter)是運用演化經濟學的分析方法研究制度變遷的先驅者。他們在分析制度的路徑依賴時,把制度看成是一種“日常慣例”。艾及迪(Egidi,1998)也把日常慣例看成是自發演化的規則集合,認為日常慣例具有知識屬性,正是制度知識的創新和擴散導致了制度演化的路徑。早期所實施的某一種制度可能會固化到以后的組織行為中,成為一種習慣。尼爾森(1995)指出,制度變遷是在人們有限理性的假設前提下進行的,人們并不知道哪種制度是最優的,即使知道哪種制度最優,也不知道該采取什么措施來實施最優的制度。適應性學習和經濟的自然選擇作為兩種正反饋機制支配著制度變遷的過程。這兩種演化機制決定了制度變遷結果的多重性,并不一定會產生“唯一的均衡”。
  在尼爾森和溫特的模型中,由波動造成的動態變化可由馬爾可夫(Markovian)微分方程來描述。這種動態變化表明了不同的制度結構在長期中是如何演化的,也就是分析隨機微分方程的漸近性。盡管這種具有連續性的方程很有效,但是,這種模型有一個關鍵性的假定,即過去的事件隨著時間的推移會被人們逐漸遺忘。如果存在遺忘,那么尼爾森和溫特關于組織記憶的核心假定也就被拋棄了。針對這一問題,布賴恩·阿瑟(Brain Arthur)進行了改進,使理論假設和數學模型達到了一致。
  
  2.動態報酬遞增的制度分析
  阿瑟應用非線性的波爾亞(Polya)系統來改進尼爾森和溫特的模型。他用“波爾亞的缸” (Polya UlTIprocess)來闡述動態報酬遞增過程的特點。一個缸中放著兩個球,一紅一黑。實驗者隨機地從缸中拿出一個球,然后把該球和另外一個相同顏色的球放入缸中,重復這個過程一直到缸裝滿為止。在這個例子中,我們無法得知最后缸中紅球和黑球的比例。但我們可以說,最終紅黑球的比例是一個隨機變量,是在0和1之間的一個均勻分布。阿瑟認為,“波利亞的缸”描述了報酬遞增或者正反饋過程。早期投球所形成的隨機的紅黑球比例,對最終的結果有顯著影響,且沿著特定路徑的每一次投球都增加了最終沿著該路徑投球的可能性。隨著這些投球行動的積累,它們會產生一個強有力的關于自增強行動的良性或者惡性循環。這種波爾亞系統更好地解釋了制度的動態變化,強調了早期的偶然事件會對制度變遷的最終結果產生重要影響。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