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風物 > 文章正文

清華八齋


馮務中


今日的清華園內有八座比較有名的齋子,我稱它們為“清華八齋”。“清華八齋”可以分為“前五齋”和“后三齋”。“前五齋”指的是明齋、善齋、新齋、平齋、靜齋,均建于解放前;“后三齋”指的是強齋、誠齋和立齋,均建于解放后。
“前五齋”都是當時的學生宿舍。這幾座齋子最初建成的時候,并沒有像現在這么典雅的名字,而是叫做幾院幾院番號式的名字,都是一些沒有文化品味的泛泛之稱。其中,明齋叫作四院,建于1930年;善齋叫作五院,建于1932年;新齋叫作六院,建于1934年;平齋叫作七院,建于1934年。以上四齋都是男生宿舍。靜齋建于1932年,是當時的女生宿舍,因其外觀酷似炮臺,故有“炮臺”之稱,又因其管理制度嚴格,男生很難進去會客,故被男生戲稱為“堡壘”。“前五齋”中,只有靜齋因是女生宿舍而獨處于近春園之側;其余四齋都在圖書館附近,為的是便于學生們讀書。1935年,學校第96次校評議會決定:“四院改稱明齋,五院改稱善齋,六院改稱新齋,七院改稱平齋,女生宿舍改稱靜齋。”
顯而易見的是,這幾座齋子的名稱都源于《大學》中的“三綱八目”:“大學之道,在明明德”—明齋,“在止于至善”—善齋;“在新民”—新齋;“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靜”—靜齋;“家齊而后國治,國治而后天下平”—平齋。“前五齋”依然存在于今日的清華園中,只是今非昔比了。現在的明齋、善齋、平齋都是教工宿舍;靜齋成了清華的一個招待所;只有新齋被裝飾一新后成了清華大學人文社會科學學院和清華大學馬克思主義研究中心的辦公樓,承擔起了清華大學“人文日新”的歷史使命。
這里需要說明幾個問題。一是明齋的“明”字是“明明德”中的前一個字還是后一個字呢?是作為動詞的“明”還是作為形容詞的“明”呢?從后面新齋的“新”字來看,這里的“明”字很有可能是作為動詞的“明”。作為動詞的“明”在這里能表達出更為生動和雋永的意思。
二是有人認為靜齋的“靜”字來自于《詩經》中的《靜女》:“靜女其姝,俟我于城隅。愛而不見,搔首踟躕。靜女其孌,貽我彤管。彤管有煒,說懌女美。”理由是取“靜女”之意與女生宿舍是極為相合的。如果只從靜齋這一個地方來說,這種講法似乎也有道理;但是如果我們將明、新、善、靜、平這幾座齋子聯系起來看,靜齋的“靜”字無疑來源于《大學》而非《詩經》。

三是“前五齋”的得名極有可能與清華老校長梅貽琦先生的《大學》思想有關。“前五齋”建于1930~1934年,命名于1935年,其時梅貽琦正是清華校長(1931年~1948年)。梅貽琦著有名文《大學一解》,此文是梅先生在西南聯大時期熬夜撰要,由當時的教務長潘光旦代擬而成的,發表于1941年4月的《清華學報》第十三卷第一期。在此文中,梅貽琦道:“及至大學一篇之作,而學問之最后目的,最大精神,乃益見顯著。《大學》一書開章明義之數語即曰,‘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新民,在止于至善’。若論其目,則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屬明明德;而齊家、治國、平天下,屬新民。”梅先生不僅對《大學》很熟悉,而且很欣賞,他的此文就是發《大學》之義而廣大之。雖然梅先生作此文已距“前五齋”命名有些時日,但是我們完全有理由據此推測“前五齋”的命名與梅貽琦的《大學》思想不無關系。
“后三齋”都是解放以后建的。據清華大學校史研究室的黃延復教授介紹說,新中國成立之初的1951年和1952年,人民銀行缺乏專業人才,便與清華聯合辦了“銀行專修科”以培養專業人員。為了方便學員上課,便在清華園建了三座宿舍供學員使用,這就是強齋、誠齋和立齋的由來。其中強齋是供女學員使用的,所以和同為女生宿舍的靜齋比鄰而居。誠齋和立齋是供男學員使用的,同“前五齋”中除了靜齋的其余四齋基本上位于一處,即今日清華圖書館新館之側。這三座齋子名字的由來現在已經很難溯求了,但是我們可以猜想是出于儒家的某部經典。之所以作這樣的猜想,一是因為當時還是建國初期,一系列大的政治運動尚未開始,儒家文化還沒有成為政治運動的焚坑對象;二是因為當時還未進行全國高校大調整,清華還是一個綜合性大學,它與老清華的血脈依然緊密相連,因此仿照“前五齋”取名于儒家經典的歷史經驗為“后三齋”取名在當時是完全可能的事情。關于“誠”、“強”、“立”,可以在《大學》、《中庸》、《論語》等典籍中找到很多句例,此處不再例舉。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