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純文學 > 文章正文

奇特的邂逅


盧 曼

  菡每天總是從早晨7點開始,起床,拉開厚厚的窗簾,讓陽光零零碎碎撒滿一房間,菡看著這些跳躍的光亮,心情就會無端地好起來。菡在這座城市有一間自己的小房子,她按自己的喜愛布置房間,在自己的私密的空間里,她覺得自己擁有完整的世界。
  8點,菡會準時上班,穿上整齊的套裝,高跟鞋,名牌真皮手包,走在街上的菡目不斜視,這時的菡自我感覺非常好。空氣清新,精力充沛,又要開始一天的工作了,在這個城市的某個大廈里,有一個位置在等她,她在那里運籌帷幄,氣定神閑。她總是想,能工作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啊,工作著是美麗的,菡覺得自己就是這樣。坐在那張大大的大班桌后,菡的心情快樂而寧靜。
  28歲的白領菡能坐到今天這個高級主管的位子,似乎歷程漫長又理所當然,似乎從幼兒園起就在為這一刻的成功而奮斗。知識分子的父母教她做人,教她彈鋼琴,教她好好讀書,教她奮斗、進取、成才……可就是沒教她如何談戀愛。
  28歲的菡失戀了,這在她是多么不可思議的事。她長這么大,就沒失敗過,居然失戀了。那個男人說她太自以為是,太自負,太不懂男人的感受,還有就是她太優秀了。
  菡覺得自己失戀得莫名其妙,優秀也錯了?從小到大,大家就夸她優秀來著,怎么就錯了?可菡真的失戀了,像一切失戀的女人,她痛苦得無以復加,加倍的工作也無法讓她快樂起來。
  菡有生以來第一次感到寂寞和空虛。
  菡決定去做一件與平時不同的事,為什么要這樣,她也不知道,只是下意識想要這么做。
  她決定去蹦迪。
  這在她以往生活中是絕無僅有的,她有一種做某種大事的凜然。
  下班之后,她就開始準備了,翻箱倒柜找出一條牛仔褲,在床底下找出一雙去年去麗江旅游時買的波鞋,鞋子已蒙上一層厚厚的灰。
  盡管有心理準備,迪吧的混亂仍出乎她的意料,燈很暗,音樂強勁,一群像著了魔的年輕人,閉著眼睛,舉著兩手,左右不停地搖著頭。
  菡猶豫了片刻,還是決心下了舞池,她的姿勢有些不自然,她的手舉不起來,頭也搖得不好,只是身體隨音樂一頓一頓地,有點像抽筋,這種感覺很不好,菡又一次有了失敗的感覺。
  她的面前有一個女孩,比她矮一個頭,女孩很沉醉,動作嫻熟,手舉在半空,低著頭,一頭剪碎染黃的長發在臉上有節奏地左右擺動,有種另類的美。
  菡眼盯著她,有種挫敗感,連這樣一個小女孩自己都比不上,要知道,在平時,這樣的小飛女她是不屑看一眼的。
  前面的女弦抬頭看了她一眼,瘦瘦的小臉露出一絲不屑,然后繼續埋頭猛搖。
  菡突然想和她聊聊。
  音樂停頓的中間,她對女孩說:
  “小妹妹,我請你喝杯飲料,行嗎?”
  女孩盯著她,不置可否。菡拉過她的手,到旁邊的吧臺坐下,點了兩瓶可樂。小女孩不客氣地喝了起來,說:“什么事?”
  菡說:“我很難受。”
  小女孩說:“我看出來了。”
  菡問:“你會難受嗎?”
  “來蹦迪就不難受了。”
  她們你一句我一句,小女孩是個直率的人,嘩啦啦毫無心機什么都告訴菡。
  女孩說她初中畢業就不上學了,成績一直不好,在市場賣菜的父母叫她去幫忙,可她不想去,整天到處游蕩,基本每個晚上都來這里蹦迪。她大咧咧一笑:
  “反正不用我花錢。”她指著舞場中一個頭發黃黃跳得正起勁的瘦男孩,說,“他是我的男朋友,他有很多朋友在這里,他經常帶我來。”
  菡看了看男孩,說:“他愛你嗎?”
  女孩說:“他說他愛。”
  “你愛她嗎?”
  女孩無所謂的樣子:“他愛我就行。”
  菡有些迷糊,這也是愛嗎?怎么可以這樣?愛難道不是雙方無私的付出嗎?愛不是心靈的絲絲相扣嗎?多年來,愛情在自己的心目中是神圣無比的,正因為這份珍惜和呵護,才容不下半點瑕疵和裂紋。
  女孩突然問:“你失戀了?”
  菡嚇了一跳,她下意識摸摸自己的臉,問:“你怎么知道?”
  女孩不屑地一笑:“你們這種人,不失戀怎么會來這種地方。”
  菡的臉熱辣辣起來,好在燈光昏暗,別人看不見。
  女孩突然說了一句充滿玄味的話:“我們一樣不快樂,你不快樂,所以想來這里找快樂,我也不快樂,我也是來這里找快樂,我的快樂容易找,你的快樂不容易找。”說完她就蹦下舞池里,再不理菡。
  什么是快樂?我為什么不快樂?快樂的本質是什么?
  音樂太吵,菡想,我得回去好好想想。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