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時尚娛樂 > 文章正文

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無賴是揚州


于珺

  

  2015年4月27日,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廣播歌選》雜志一行來到了江蘇省揚州市進行采風。在揚州廣播電視臺舉行了“《廣播歌選》揚州音樂文化采風座談會”。應邀的專家和學者各抒己見、暢所欲言,就揚州音樂文化的現狀進行了學術探討和交流,使《廣播歌選》一行對揚州的音樂文化有了初步的了解,以下是座談會上專家、學者的發言摘要,以饗讀者。

  夏峰(揚州市委宣傳部文藝處處長兼揚州音樂家協會主席)

  揚州有著“月亮城”的美譽,歷史悠久,文化璀璨。時至今日,揚州已經建城2500周年。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廣播歌選》雜志在此之際到我們揚州采錄揚州民歌、揚劇、曲藝等,我們將最有揚州特點的作品在中央媒體上與全國人民分享,尤其是本地原創音樂作品。同時還將揚州的音樂、飲食、環境、建筑等文化展示出來。

  朱智忠(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廣播歌選》雜志主編)

  《廣播歌選》雜志是1980年開始創刊的,并具有響應國家提出的“生態文明”建設的原生態文化的定位。這一期我們做揚州的專刊,除了揚州的民歌,我們把戲曲和曲藝也都包括進來了,做音樂就一定要全面。戲曲實際上是我們國家音樂向前發展的一個大寶庫,不懂戲曲很難解讀中國文化;不懂中國的曲藝,也很難把中國文化說清楚。我們現在很多歌曲,寫得沒根沒土的那種感覺,就是我們對自己的戲曲音樂和曲藝了解得太少了,所以它的韻昧就特別差,聽著就像清湯寡水。我覺得很多好的歌曲創作,它底蘊深厚的原因就是因為作者對自己的傳統文化了解得比較深,所以他寫出來的東西會有很強的感染力。同時,中國的音樂文化不僅要重視傳承,更要抓好創新。

  楊旭娟(高郵文化副館長)

  高郵民歌屬于揚州民歌這個大家庭中的一分子,我們高郵人對自己的民歌有一種說法叫“不像北方那么侉,也不想南方那么嗲”。高郵是一個水鄉,高郵湖,占高郵板塊的三分之一。所以我們這個地方的歌曲拿出來,都是水靈靈的,比較甜美。也正因為水的原因,我們靠種田捕魚為生。有了勞動肯定有民歌,而且號子就會比較多。比方說種田號子、漁號子等等。高郵民歌分作三大類:原生態的高郵民歌、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老民歌和八九十年代的新民歌。新民歌也比較多,比如現在的高郵市歌《高郵之歌》等。

  夏濤(高郵民歌采集者)

  我是農村人,業余從事小說寫作,在我寫作的過程中,接觸了一些民歌。我寫鄉村題材的小說,也會寫一些家鄉的民歌。我今年50歲了,但是在我們童年的時候,經常聽到農民勞動的歌聲。因為我不懂音樂,所以只把唱詞記了下來,出了一本小冊子叫《尋找遠去的歌聲》。我熱愛我的家鄉,也愛我家鄉的民歌,所以我為家鄉原生態民歌的傳承和保護做了兩件事情:一是在我的老家搞了一個高郵民歌藝術館,把我搜集到20世紀的30年代到80年代的手抄本整理成三套《民間文藝集成民歌卷》,還包括一些報紙,也都放進高郵民歌藝術館里。第二就是關于傳承問題,我把民歌內容加到鄉村旅游中去一一讓游客聽原生態民歌,把民間歌者組織起來,唱高郵民歌給游客們聽,反響很好。民歌是勞動中的歌聲,這些高強度的勞動不存在了,這些民歌也將瀕臨消亡,所以傳承是很難的。這次由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對高郵民歌進行推廣,對高郵民歌的發展一定會有很大的幫助。

  李崇德(寶應縣汜水鎮文化站站長)

  寶應和高郵應該說是連在一起的,所以在民歌方面有著很多的交集。以前在知識青年下鄉的時候,民歌的傳唱還是很旺盛的。近十幾年,寶應民歌基本處于斷層的狀態,沒有新鮮血液的注入,但在寶應民歌里面確實有很多寶貴的東西,比如抽水號子、秧號子、打夯號子等等。我們的栽秧號子是非常優美的。讓我感到遺憾的是當我們去搜集民歌的時候,很多的老歌手都已經找不到了。我一直在想,如何把寶應民歌傳承發揚起來?民歌是人民群眾的,我覺得在資料上不能吝嗇,比如說可以把寶應的民歌送一批到高郵去,高郵的民歌送一批到寶應來,這樣就可以促進民歌的融合和發展。

  張天宇(儀征文化局副局長)

  儀征民歌沒有揚州和江都、高郵民歌名氣那么大,它起步很晚。從2005年我到儀征文化局工作后,開始搜集地方的民歌。我跑遍了儀征所有的鄉鎮,盡力去聯系了還能記憶起來、能唱的老同志,搜集了一些本地的民歌。舉兩個比較有代表性的例子,一首是全是“嗯”“啊”的沒有詞的號子,這首號子原本是五首調不一樣的歌,分別用于拾水、挑草、插秧、打夯和種忙等五種勞動。我把它們整合成了一首“種忙號子”,在我們江蘇省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比賽中,拿了一個優秀作品獎,影響不錯。另外一首曲調很悠揚,詞也很美,是一個從田間剛剛過來的老同志唱的。他80多歲了,卷著一個褲腳管,邊拍邊唱,歌詞曲調都好美好美的:“一陣陣風來一陣陣涼,一陣陣吹落雨花落。一陣陣踩郎抽的那個水啊,一陣陣紅糧栽個秧。”儀征像這樣優秀的民歌還有很多,如果再不采取搜集行動那就可惜了!

  周玲(揚州市邗江區文化體育新聞出版局文化科副科長)

  邗江由于地理位置的特殊,它的民歌和揚州有很多相似處。我們有一些像《撒趟子撩在外》和《拔根蘆柴花》的歌曲調子基本上和江都差不多,但詞就會有些不一樣,可能是流傳過來的詞也經過了一些改編。這兩年我們邗江舉辦了“春江花月夜”全球華人征歌大賽,征集了一些比較優秀的作品。大部分是圍繞邗江和瓜州的,比如說《春江花月夜》《春天的碼頭》《又唱春江花月夜》《一江春水向東流》《又到瓜州圃度口》《月照邗江》《古渡情韻》等等。另外我們把《蕩花船》改變為江北水鄉風格濃郁的的合唱曲。

  繆蘇嘉(江都音樂家協會主席)

  在我們江都,民歌最集中的地方就是邵伯。邵伯因為秧田最多,所以栽秧號子最多。江都經典民歌分成三大塊,除了以栽秧號子居多的號子,還有小調和歌舞小調。歌舞小調屬于農閑、節慶的時候用于娛樂和討飯要錢的一種表演形式。我們江都有個花卉節,因為江都民歌里面有很多像“玫瑰花”“芙蓉花”“蘆柴花”等等跟花有關系的歌。至今為止,已經辦了9屆“中國江都花卉節”。


Tags:天下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