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未分類 > 文章正文

城南老家,獨有老貓值守


  

  數千年的秦淮文化營造了一個凈化思想、照亮情感的高尚氛圍,你只要舉意純正、靜靜地站在她的面前,她便會把你帶入一種境界:那里閃爍著傳統人文精神的光輝,純樸、安詳而又寧靜;那里,天道和人道歸于一體。

  所有探索的終點,將到達出發的地方,并且第一次真正認識這個地方。今日重返城南老家,懷揣的己非少年時那份回家的欣喜,而是“近鄉情更怯”的珍惜,既往生活流程與現世人生感觸在一霎之間驟然凝結。

  古街沿秦淮河兩岸綿延而筑,街兩旁舊時的店鋪、老宅如飽經滄桑的老人,在斜雨微風中默然肅立。通往河邊的一道道窄巷中,轍印深深淺淺地汪著雨水,在若明若暗的天光映照下閃著幽藍的光——那是多少重車,多少先人的腳印碾壓和打磨出來的,又經過多少汗水的浸染呢?在清晨的靜寂中,依稀有往古的市聲傳來……恍然間,歸本返原的回家之感油然而生。

  墻皮黃了,漆色舊了,時光一點點地偷走老宅和老宅中的人的生命。老宅若是已經傾塌了,那我很想知道它是從何時開始傾塌的?-場暴雨?一陣秋風?一個霹靂之下?還是在暖融融的暮春午后,于靜寂中忽然就酥酥然委頓下去?一代又一代,老宅連同老宅中蠕動的意識一次次地消亡,又一次次地豎立起來和重新蠕動。

  城南老家的屋頂、脊棟、檐楣、門心柱和雀尾式的馬頭墻承受著風,承受著雨,承受著大陰大陽和令人心潮起伏的有著無窮階調的中灰。在老家感受的時間,是天井中的一束光,是弄堂里的一陣風,是走廊上空的一彎殘月,是從傾斜的花頭瓦上向下流淌的雨滴。無論是動蕩還是安定,老家始終沉默著,始終為我們內心恢復著太平盛世感和影響人一生的、童年的萌動感和幽閉感。

  城南老屋之于人,猶如樹洞之于熊,蟻穴之于蟻,蜂巢之于蜂。常常陰暗的東西向的廊屋、樓梯間吊著掛著堆著摞著:雨帽、雨袁、竹籃、桿秤、舊衣褲、剪刀、腌菜,還有那些結著的蜘蛛網,一直摞到屋頂的破爛的家什——窮日子過怕了,儲物間里哪一樣也舍不得扔,不知啥時候就會派上用場。

  城南老家中獨有老貓值守,也是埋藏童年時我秘密的所在。二十年后,長大成人;四十年后,滄桑滿面,可他仍會鮮活地記著院中:人親人往、落地、成長、死亡,在其中演出一幕幕話劇。

  幼小時老家呵護你,“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斯,雨雪霏霏。”即使在遙遠的異地受了苦遭了屈,或是懷著濃濃的鄉愁返鄉,老家會安慰你溫潤你,靜靜地聽你一點都不連貫的訴說。小小的卻是自己的,安身更是安心的。老宅不僅僅是一種生存的方式,它還是一種生存的態度。

  老宅永遠不會是空的,即便無人居住,也會有一個魂靈長留,老宅不是一具被風干的木乃伊。守在老宅里,“心”,守在身體里,這時,也唯有這時,那城南的老家才找回了它莊嚴的品格,才有了“侘寂之美”。

  重返城南老家,感受老宅,正是感受著過去了的時代的一個個生命印記——先民們用建造老宅的方式抓住了自己的生命,并用一幢幢老宅敘寫著詩行。立于已然廢殘的老家門前,心頭涌起的是很復雜的感情:老宅是縮小又弘揚的人生,愛老宅就是愛我們自己。

  從老宅中發現了祖先、父輩和自己。當然,對老宅也有屬于自己的驚嘆、理解、批判和包容。一次次回家,一次次審視,一次次叩問……終于,找到了多年以來孜孜尋求的、原本沉睡于生命里的東西。

  還會走進那片青磚白墻的老屋,還會去傾聽老屋里傳來的述說,還會去膜拜老屋內外的侘寂之美。


更多關于“城南老家,獨有老貓值守”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