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時事政治 > 文章正文

擊碎一切成功學的成功學


王 雅

  如果你有過兩次或以上失戀的經歷,你就會知道,一次失戀的教訓,完全無法應用于下一次戀愛,你的每次失戀,都像一場事故,宿命一般。即便你從未失戀,或者僅失戀過一次,你仍然可以在別的事情上發現同樣的問題,即你真的無法知道你每一次經驗的價值。
  這就是《黑天鵝》的核心思想之一。作者自稱,自孩童起,他就為類似這樣的事情著迷:當你看見某件你不愿意的事情發生,那正是因為,你從不認為它會發生。如果美軍知道雙子星會遭襲,就會派戰斗機在它的上空盤旋。恰恰因為它的不可預測,“9.11”才會發生。
  作者認為,一切產生重大影響的事件概莫能外。不可預測且影響巨大之事件,被命名為“黑天鵝事件”——只要發現一只白烏鴉,“天下烏鴉一般黑”的理論就宣告崩潰,而天鵝這種動物正好相反。
  那么這個理論有什么用處呢?避免受騙這是首要的——無論是來自新聞媒體、證券分析師還是所謂的專家學者的欺騙。如果您嫌這不夠,那么還有更帶勁的,那就是你應該把自己最大限度地暴露在“好的黑天鵝事件”的影響下。就是說,你不應該嘲笑那個守株待兔的智慧男人,他的戰略沒有問題,只是戰術上做的不夠,他應該在那片林子的每棵樹根旁都布防,以便讓盡可能多的樹暴露在兔子面前。只要那只兔子足夠值錢,比如長了黃金毛發等。
  作者泰勒布(Nassim Nicholas Taleb)是一個來自地中海沿岸“阿米昂”的美國前數理證券交易員,據稱“沉默而內向”(跟書中表現出來的風趣與頑皮恰好相反)。他奇跡般地因為兩筆事前的投資,而在9.11事件和次貸危機時大發橫財。并非因為是預言家,只是因為,這些投資并無大的風險,而一旦發生意外,他則會大撈一筆。這就是守株待兔的現代版。
  《黑天鵝》是作者獻給一名他認為“第一個與之談論隨機性而不會感到被欺騙的有學術頭銜的人”——貝諾特·曼德爾布羅特的。他說:“我們仿佛來自同一國度,被苦悶地放逐多年之后相逢,終于能夠自由自在地用我們的母語交談。他是我惟一的有血肉身軀的老師——我的老師通常是我收藏的圖書。”
  盡管極盡揶揄、嘲諷之能事,但這并不是一本僅僅是耍貧嘴的書。鄙視多數專家學者的作者,是一個飽學之人,熟讀數理、金融與西方哲學,酷愛文學。他自嘲為一個最終圓了進沃頓商學院的夢想而成為哲學家的人。雖然《黑天鵝》并沒教你要相信什么,但它認真嚴肅地剖析了一些作者認為害人不淺的理論,比如,哲學上的柏拉圖化、社會科學領域對高斯鐘形曲線的濫用,以及歷史學的事后敘述謬誤等等。而這些皆可歸為一個問題,那就是作者的研究成果:一本關于哲學思想的書寫得如此趣味盎然,只是因為他深知人類的天性——人類喜歡聽故事,尤其喜歡奇聞軼事。
  我們周圍的世界越來越趨于極端化了,他說。這造成強者愈強、贏者全贏,而公平性在于,沒有哪一個大佬是絕對安全的,她/他的一日飛升極有可能對應著一夜隕落;同時,沒有哪一個小人物永遠不會被運氣青睞——每個人都可以成為總統,既然哈里·馬科維茨(Harry Markowitz)和威廉·夏普(William Sharpe)都能獲得諾貝爾獎,他說。
  書中提到了許多剛剛發生或正在發生的地球人都知道的事物,比如《哈利波特》,比如《長尾理論》,比如google和蘋果的成功;也充斥著一代代的學界巨擘或被低估之牛人的各類學說。閱讀時,你會同時感受到景仰和親切。
  電影界、出版界、風險投資界人士看這本書,會最為激動,因為這是作者認為最容易出好黑天鵝的領域;銀行界人士、學者看這本書,會最為憤怒,因為他們是作者嘲諷得最為激烈的群體;傳媒界人士看這本書,會悲喜交加,矛盾重重,有多大收獲,就有多少失落(原因請從書中找);哲學愛好者天然會愛這本書。而我最推薦想提高自己幽默能力的人士和一直覺得懷才不遇、夢想一朝功成名就之人士看此書,看完之后,你會得到最想要的。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