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汽車世界 > 文章正文

山野的呼喚


“不必變得強大,但是去感受強大。至少來估量自己一次,在人類古老的環境中,去找尋一次自我。獨自面對無聲無息的巖石,找到我的方向猶如磁石指引。”跟隨著傳奇流浪者的呼喚,我們一路北上,踏上了沿112 國道探訪京北高山的旅途。唯愿在這未知的旅途中,在那人跡罕至的自然中,邂逅一個未知的自己。國慶將至,借112 國道的完美圓弧以表達那份緊緊團結在一起的美好祝愿。撰文并攝影:鄭昊

  一直很喜歡一部名為《荒野生存》的影片,它描述了一個理想主義者克里斯多夫·麥肯迪利斯(Christopher McCandless)深入阿拉斯加的真實流浪故事,這一金球獎獲獎影片就好像一把戳進荒誕社會風氣和不和諧人際關系的利刃,輕而易舉就觸碰到了我們本來純粹的內心;而片中主人公那些返璞歸真,置身荒野的經歷則讓同樣熱衷探險和戶外的自己艷羨不已,只盼有機會能追隨他的足跡進行一番追尋自我的探索。

  當然我也知道,阿拉斯加畢竟遠在另一半球,有時夢想還是要從眼前開始實現,所以當一臺標致4008 來到編輯部,我們就決定由它陪伴,開始一場探索旅行,而目的地,就是位于北京北部112 國道周邊的幾座人跡罕至的山峰。當終于把帳篷、睡袋、防潮墊、營地燈等戶外裝備陸續放到這臺進口城市SUV 的行李箱中,我們的旅行也宣告啟程。

  抱憾云霧山 夜闖天使營地

  海拔2047 米的云霧山(坐落于河北省承德市豐寧縣縣城東南20 公里處)作為燕山山脈的第二高峰,憑借漂亮的云海景致,早在出發之前查閱景觀圖片時就引起了我們的關注。而得益于今天往北出京的111 國道良好交通狀況和4008 暢快的行車感受,午后時分我們就已行駛在了豐寧通往云霧山的盤山公路之上。此時,4008 方向盤后方那對惹眼的大號金屬質感撥片充分發揮出了其在視覺效果之外的實際作用,通過左減右加的升降擋操作,不僅能夠在急下坡路段和入彎之前起到迅速減擋從而利用發動機來進行輔助制動,還能在出彎時保持更恰當的擋位和轉速,以便更迅速地出彎。這樣一減一加的山路兜彎,還真讓人感受到了這臺城市SUV 的一絲運動天性。

  由于云霧山目前還并非景區,因此試圖循著指示牌到達的我們還多走了幾個彎角的冤枉路,再次繞回時才發現指路人提到的一個向南方向的小路口,地上有一塊寫有“云霧山采摘園”的非常不起眼的小牌子,若是事先沒有做功課,我想誰也不會料到通過這條小路還能到達一座超過2000 米的美麗山峰。再一段驅車前行,經過寫有蘇武廟的路標牌后,坑洼的土路就展現眼前,而修路工人告知我們通往云霧山路段新鋪水泥、無法通行的消息更是讓人焦急,抱著一絲僥幸的我們選擇繼續前行,直到穿過云霧山村后,最終發現惟一的通路已鋪滿了用于保護新鋪水泥的塑料薄膜,禁止通行,而這里距離原本可以停車的登山起點起碼還有40 分鐘的步行距離,想想沉重的攝影器材和一大堆戶外裝備,僅憑我們兩個人的力量實在有些勉強,無奈只好感嘆運氣不佳而選擇奔赴下一個落腳點。此時我們已經把注意力轉移到期盼能在天黑之前趕到京北第一高峰東猴頂附近,找一片優良的天然營地扎營。而后面事情的進展似乎并不一切順利,好在等待我們的還有一個大大的驚喜,這里留個懸念,放在后面為大家揭曉。

  為奔赴位于老柵子村的燕山群峰之首東猴頂,我們回到豐寧縣城,繼續馬不停蹄地沿著112 國道向西駛去,而在這一段路途中,還有一株不得不提的、有“北方森林之王”美稱的千年古松—九龍松。我們抵達之時,正逢景區拍攝宣傳影片,一群孩子和外國友人手拉手環繞著距今已有千年的古樹忘情地奔跑,讓似乎靜默莊嚴的古松平添了幾分活潑生氣。細細端詳古松,發現的確如資料介紹所述,遒勁有力的枝干蜿蜒伸展,最長竟達十米有余。而酷似龍頭的枝頭以及好似龍爪的枝杈則讓古松愈發像只隨時就要飛騰而起的真龍,怪不得在傳說中這株古松還和皇室扯上了關系—相傳九龍松的命名者,正是清朝的康熙皇帝。據說當年康熙出巡塞外,狩獵木蘭圍場,聞說古北口外的鮑丘水境( 今五道營鄉) 有一棵奇松,便欣然前往。到此后一見此樹木長勢之奇,嘆為觀止,便提筆親題了“九龍松”三字。且當年康熙皇帝留下保護此松的幾百名御林軍,經過世代繁衍生息及和當地百姓通婚,逐漸定居,便形成了如今九龍松周圍毗鄰的五個村落。

  告別了獨樹成林的千年九龍松,天黑之前趕赴老柵子村東猴頂附近扎營成為了我們今日的最終目標所在。沒想接下來的路還有點漫長,到了天已擦黑的光景,我們才終于駛下112 國道,繼續向北深入老柵子村。

  沒料到的是,深沉的夜色中,看似沒有問題的一個岔路左拐將我們帶到了一條看似錯誤,卻更適合扎營的美麗所在。當然,知道這一切都已經是第二天天亮之后的事情了。我只記得當我從溫暖的車內跳下,邁進漆黑寒冷的夜幕山林的瞬間,心中還是不自覺地涌起了一絲無依無著的恐懼感。好在,就如同眼睛對于黑暗的慢慢適應一樣,內心也隨著我們車輛的停放到位和帳篷的搭建完成而逐漸安定下來。一切妥當之后,我們不失時機的開始了自娛自樂:先是放平座椅躺在車里透過4008 那塊炫耀的全景玻璃車頂找起星星來,無奈今夜這里的星空并不璀璨,于是干脆在深夜的峽谷里支起腳架,拍起明亮的圓月來,直到困倦和深夜的寒意愈發深重起來,才肯罷休。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更多關于“山野的呼喚”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