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通俗文學 > 文章正文

周瑄璞作品


周瑄璞

周瑄璞作品
周瑄璞

夢幻拉薩

我突然收到一個朋友發自成都的短信:你愿意來西藏嗎?我們幾個后天就走。如果愿意就快訂機票吧。
這有點像旅游公司的廣告,讓人突然之間除了想去之外不能有任何想法。我當即就查航班信息并給對方以熱烈回應,立即給丈夫打電話,以通知而不是用商量的口氣讓他知道,我后天就要到西藏去。他說了三條理由讓我啞口無言,孩子開學在即又在發燒,家里要裝修房子四處奔忙,我的單位本月沒發工資。
這還真是個問題,我怎么沒有想到呢?我一直向往西藏卻從沒有想到去西藏是要錢還要時間的。
這對我來說是個打擊。我將自己關在辦公室,像個孩子一樣哭了。長大以后,我從來沒有為去不了哪里而哭,并且哭得如此傷心。
我突然想起,大約三十年前,我們村上有一個最美麗的姑娘,名字叫淑貞,她突然有一天向家里人宣布,她要到西藏去工作,她是為了離開農村還是為一個愛情,沒有人知道。她們家人一下子像天要塌下來一樣,動員所有的力量勸她,乞求她,都不頂用,她鐵了心一樣走了。她媽媽咬牙切齒地向全村人宣告:全當我沒有這個閨女。十年前,我的叔叔給我們打來電話說他的兒子要把他氣死了,竟揚言大學畢業后到西藏去工作。于是所有的人又去勸戒,乞求,連老家的舅舅都出動了,幸好那小伙子是聽話的,他放棄了這一決定。
西藏,你究竟是怎樣的一個地方,讓人這么向往又這么害怕。人們渴望以游客的身份出現在那里,但落戶是可怕的。
去,還是不去,這是一個問題。
而我這么一個大人為什么會為去不了西藏而哭,這真是可笑。哭完之后,我給朋友發了一個短信,說自己因種種原因不去了,謝謝他們的邀請,下次有機會再說吧。然后我告訴自己說,好了,這件事結束了,該干什么干什么吧。
快下班的時候,朋友發信來問,怎么樣了,票定好了嗎?我打電話過去問,兩個小時前我給你發了一個很長的信息,你沒收到嗎?他說,沒有,我們一直在等你的消息。我說,那好,我訂票吧。
我想,總有些事超出我們自以為是的安排和設想,我們不能違背。

雅魯藏布江

飛機快要降落時,我看到下面像是沼澤一樣的所在,沿著飛機飛行的方向無盡地蜿蜒著。下了飛機,才發現那是一條浩大的河流,沿著我們向市區的路靜靜流淌著。朋友告訴我,那就是雅魯藏布江。我簡直不敢相信,突然想起三年前在云南,當我們向著香格里拉進發時,車里的音響放著一首女聲深情吟唱的歌曲:雅魯藏布江,你一路歡唱……那歌聲配著車窗外的藏區風光,已經讓我激動得不知如何是好。而今天終于看到了她,突然感到,她并不是一個歡唱可以概括的,起碼在這個地段,她不是歡唱而是無聲地流淌。她浩浩蕩蕩,靜得幾乎看不到流動。我說,水面好靜啊。朋友說,水面越靜下面越是有激流。噢,這倒有些哲學意味。在很多的地方,她的水面與岸邊沒有過渡,岸就是公路,緊挨路邊就是水流,幾乎與公路是平面的,但她深冷而神秘,使我幾乎不敢有在其它地方一樣想去河邊洗洗手的想法。河邊長著許多松樹,上面隨處可見地掛著各色哈達與經幡,在明亮得刺眼的陽光下飄動著。這讓我感到神奇而膽怯,我想,從現在到不論何時我想要成功描述她的念頭很愚蠢。

布達拉宮

布達拉宮是一個熟悉又陌生的夢幻,矗立在我眼前時,我突然感到自己渺小得絕望。她高高地在一座山上,凜然而慈悲,白云就在她的頭頂,輕輕地涌動著,變幻著,溫柔地撫摸著拉薩城。我似乎明白,藏民族為什么容易產生宗教并且信仰會那么堅貞,他們離天最近,他們認為自己很容易與神靈對話。
當夜晚來臨的時候,我站在廣場上給遠在內地的家人與朋友群發短信:布達拉宮白天輝煌威嚴,夜晚神秘慈祥,我在這個世界上最高貴的宮殿下祝我的家人與朋友身體健康,平安幸福。這祝福也是我經過斟酌后小心翼翼地提出的,我不敢說什么財源廣進心想事成步步高升之類的話,我想站在這樣的地方,在靜靜的夜里與天如此接近,能聽到天與地的呼吸聲,我們除了祈禱健康平安還敢有什么過份的奢望呢?給親人朋友發一個樸實而本份的短信已經是極大的幸福了。一個醫生馬上給我打電話表示感謝,又說了一些高原反應的注意事項。
那晚的一切都似在夢中,我無法與朋友交流說今天昨天這樣的話題,當我說到今天早上或中午時,都要遲疑一下,我無法相信早上真的是在遙遠古城的家里吃過飯,中午時還在機場等待。現代化擾亂了我們正常的時間觀和幸福感。心目中神圣而又遙遠的地方為什么這么快就在眼前了。那現在已經五十歲的淑貞在西藏的什么地方?她有沒有回過家鄉?她是不是依然美麗?她是不是為一個愛情而來?她有沒有后悔過?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