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周瑄璞作品


周瑄璞

周瑄璞作品
周瑄璞

梦幻拉萨

我突然收到一个朋友发自成都的短信:你愿意来西藏吗?我们几个后天就走。如果愿意就快订机票吧。
这有点像旅游公司的广告,让人突然之间除了想去之外不能有任何想法。我当即就查航班信息并给对方以热烈回应,立即给丈夫打电话,以通知而不是用商量的口气让他知道,我后天就要到西藏去。他说了三条理由让我哑口无言,孩子开学在即又在发烧,家里要装修房子四处奔忙,我的单位本月没发工资。
这还真是个问题,我怎么没有想到呢?我一直向往西藏却从没有想到去西藏是要钱还要时间的。
这对我来说是个打击。我将自己关在办公室,像个孩子一样哭了。长大以后,我从来没有为去不了哪里而哭,并且哭得如此伤心。
我突然想起,大约三十年前,我们村上有一个最美丽的姑娘,名字叫淑贞,她突然有一天向家里人宣布,她要到西藏去工作,她是为了离开农村还是为一个爱情,没有人知道。她们家人一下子像天要塌下来一样,动员所有的力量劝她,乞求她,都不顶用,她铁了心一样走了。她妈妈咬牙切齿地向全村人宣告:全当我没有这个闺女。十年前,我的叔叔给我们打来电话说他的儿子要把他气死了,竟扬言大学毕业后到西藏去工作。于是所有的人又去劝戒,乞求,连老家的舅舅都出动了,幸好那小伙子是听话的,他放弃了这一决定。
西藏,你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地方,让人这么向往又这么害怕。人们渴望以游客的身份出现在那里,但落户是可怕的。
去,还是不去,这是一个问题。
而我这么一个大人为什么会为去不了西藏而哭,这真是可笑。哭完之后,我给朋友发了一个短信,说自己因种种原因不去了,谢谢他们的邀请,下次有机会再说吧。然后我告诉自己说,好了,这件事结束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吧。
快下班的时候,朋友发信来问,怎么样了,票定好了吗?我打电话过去问,两个小时前我给你发了一个很长的信息,你没收到吗?他说,没有,我们一直在等你的消息。我说,那好,我订票吧。
我想,总有些事超出我们自以为是的安排和设想,我们不能违背。

雅鲁藏布江

飞机快要降落时,我看到下面像是沼泽一样的所在,沿着飞机飞行的方向无尽地蜿蜒着。下了飞机,才发现那是一条浩大的河流,沿着我们向市区的路静静流淌着。朋友告诉我,那就是雅鲁藏布江。我简直不敢相信,突然想起三年前在云南,当我们向着香格里拉进发时,车里的音响放着一首女声深情吟唱的歌曲:雅鲁藏布江,你一路欢唱……那歌声配着车窗外的藏区风光,已经让我激动得不知如何是好。而今天终于看到了她,突然感到,她并不是一个欢唱可以概括的,起码在这个地段,她不是欢唱而是无声地流淌。她浩浩荡荡,静得几乎看不到流动。我说,水面好静啊。朋友说,水面越静下面越是有激流。噢,这倒有些哲学意味。在很多的地方,她的水面与岸边没有过渡,岸就是公路,紧挨路边就是水流,几乎与公路是平面的,但她深冷而神秘,使我几乎不敢有在其它地方一样想去河边洗洗手的想法。河边长着许多松树,上面随处可见地挂着各色哈达与经幡,在明亮得刺眼的阳光下飘动着。这让我感到神奇而胆怯,我想,从现在到不论何时我想要成功描述她的念头很愚蠢。

布达拉宫

布达拉宫是一个熟悉又陌生的梦幻,矗立在我眼前时,我突然感到自己渺小得绝望。她高高地在一座山上,凛然而慈悲,白云就在她的头顶,轻轻地涌动着,变幻着,温柔地抚摸着拉萨城。我似乎明白,藏民族为什么容易产生宗教并且信仰会那么坚贞,他们离天最近,他们认为自己很容易与神灵对话。
当夜晚来临的时候,我站在广场上给远在内地的家人与朋友群发短信:布达拉宫白天辉煌威严,夜晚神秘慈祥,我在这个世界上最高贵的宫殿下祝我的家人与朋友身体健康,平安幸福。这祝福也是我经过斟酌后小心翼翼地提出的,我不敢说什么财源广进心想事成步步高升之类的话,我想站在这样的地方,在静静的夜里与天如此接近,能听到天与地的呼吸声,我们除了祈祷健康平安还敢有什么过份的奢望呢?给亲人朋友发一个朴实而本份的短信已经是极大的幸福了。一个医生马上给我打电话表示感谢,又说了一些高原反应的注意事项。
那晚的一切都似在梦中,我无法与朋友交流说今天昨天这样的话题,当我说到今天早上或中午时,都要迟疑一下,我无法相信早上真的是在遥远古城的家里吃过饭,中午时还在机场等待。现代化扰乱了我们正常的时间观和幸福感。心目中神圣而又遥远的地方为什么这么快就在眼前了。那现在已经五十岁的淑贞在西藏的什么地方?她有没有回过家乡?她是不是依然美丽?她是不是为一个爱情而来?她有没有后悔过?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