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女性 > 文章正文

馬可 例外不難 無用才難


  

  撰文_jen 設計_Tina

  這并不是一個完全看臉的世界,有時,還會看你穿什么衣服。

  每個人心里都有個“例外”

  1988 年夏天,17 歲的長春考生馬可填報高考志愿。蘇州絲綢工學院有個專業叫“服裝設計兼表演”。理所當然地馬可看到了她喜歡的“服裝設計”四個字。煙雨蒙蒙的江南,與絲綢為伴,設計各種服裝,順便學習如何展示,不能更贊。

  事實上江南的梅雨季節可以悶殺所有詩情畫意,而標題黨一向擅長引人入坑。馬可念完第一年,發現本專業的俗稱是模特系,不起眼的“表演”兩個字才是重點,前面五個字純粹只為凹造型——美女云集的模特行業分分鐘都可能上演麻雀變鳳凰,用枯燥的設計做掩護,低調得來逼格又高。無論如何,在外人看來,馬可誤打誤撞闖進貴婦預備役,祖墳何止冒青煙,簡直燒了大火。

  “但這個美麗的姑娘就像古高昌國人那樣固執:‘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偏不喜歡。’”馬可三歲的時候,離長春千里之遙的香港,金庸完成了《白馬嘯西風》。倔強的女孩有飄灑的長發,有瘦而干凈的文靜面容,卻在別人看不到的地方,固執得像幾千歲的老妖。

  模特專業的同學們漸漸適應了馬可的學霸模式,反正天底下的學霸們都差不多。練習走貓步,人家走一遍,她會練10 遍;專業課成績和基礎課程穩穩霸住前三名;偶爾還有幾門專業外的興趣,看看服裝秀,關心關心舞臺布置、妝容,春暖花開。

  直到畢業兩年后,23 歲的馬可跨專業拿下“兄弟杯”國際青年服裝設計大賽金獎,胸中江湖才露出崢嶸。

  兄弟杯是中國服裝設計專業學生夢想中的奧斯卡獎,被模特專業畢業的長腿妹子橫空奪走,跌碎無數設計師的眼鏡,甚至直到如今也沒人破掉馬可奪獎的年齡紀錄。

  馬可的獲獎作品叫“秦俑”。那時馬可人在廣州,和男朋友毛繼鴻守著白馬市場附近小店的一根杠子賣衣服,沒錢的時候給酒店設計制服混日子,從沒去過西安,對秦俑全憑想象。在馬可的講述里:“秦俑”的戰袍是手織的土夏布,放到山澗清泉漂洗,任云霧夜露午晚暴曬;盔甲是老梓樹木鋸刨成長條寸方薄塊,經山溪淤泥浸泡成似鋼鐵的古色銅色,又用沸沙細磨得光滑亮澤……一切都在湖南一個叫平江的小城附近完成。19 年后大熱節目《爸爸去哪兒》也曾到此體驗拍攝,土路、磚瓦房、小羊羔、臘肉……樣樣不能更接地氣。世上的奇景仙境果然只屬于腦洞開很大的人。

  老師給秦俑的評價是:叛逆。自以為熟悉馬可的老師同學那時才發現,哦,那個文靜的、畢業多年外表還像個學生的優秀生,原來這么叛逆。1996 年馬可創立自己的服裝品牌“例外”,則一直在犯忌:沒有腰胸差,基本不對稱,顏色很單調……馬可扎根的廣東盛產一種奇妙的水果榴蓮,能讓討厭它的人討厭到要死要活,但是,“喜歡的人就會喜歡得要命”,甚至第一眼看見就會喜歡它,愛憎分明。

  2002 年底,歌唱家彭麗媛到廣州,通過廣東電視臺記者聯系到馬可。兩個人在“例外”廣州旗艦店二樓見面。陪同的記者形容她們倆是一見如故,相見恨晚。彭麗媛希望2003 春晚能以全新的面貌亮相,想請馬可為她量身設計春晚服飾。

  這個要求讓陪同的電視臺記者有點吃驚。對習慣看春晚的人來說,彭麗媛就是春晚舞臺上的彭麗媛,要么穿軍裝,要么穿大蓬蓬裙,端莊漂亮,怎么也看不出來她跟馬可喜歡的那種左右不對稱、奇形怪狀的風格有什么關系。但彭麗媛明確表示:設計上一切聽馬可的,唯一要求是不露肩。

  2003 年春晚彭麗媛演唱《世紀春雨》,穿的果然就是馬可設計的服裝。有人說,“例外”的設計師馬可本人就是一個例外,其實每個人心底都有一個例外,都有一個跟外界看到的截然不同的自我。

  臉蛋如通行證 衣服如名片

  2013 年2 月,時尚名人洪晃把一盒子她店里中國設計師的作品送給一位女性官員。官員給她打電話:“你怎么能送我東西哪,不過我打開一看,也沒什么值錢的,就收下了。”分不清夸獎還是貶低。不過僅僅一個月之后,彭麗媛走出抵達俄羅斯的專機,拎著皮包、身穿修身大衣亮相,被網友稱為“麗媛style”,本土設計陡然間身價百倍。

  對馬可來說值不值錢從來不是問題。從1994 年拿下兄弟杯金獎,馬可拿獎拿到手軟。2001 年全國城鎮單位在崗職工月平均工資才900 多一點,馬可和老公毛繼鴻的“例外”品牌收入已經達到一個億。

  據說世上99% 的左右為難、憤懣難當,最大的根源都在于兩個字:沒錢。叫嚷得最兇的憤青們有錢后通常就沒了憤怒,因為世界對有錢人總是笑容滿面,自然讓人心平氣和。只有真正的文藝青年才經得起有錢的考驗。


更多關于“馬可 例外不難 無用才難”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