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婚姻 > 文章正文

離婚前,再感動一次


  最后的晚餐:離婚前再感動一次
那一段日子我正處于婚姻的低谷,丈夫陽成天早出晚歸,也沒見他的事業有什么起色;而我們的感情像沖了三遍以上的茶淡而無味,出差回來不再有禮物、擁抱、欣喜,而是老夫老妻似的平靜……
當我把這些婚姻的苦惱講出來時,姐妹們們以一個過來者的身份幫我分析我一潭死水的婚姻,最后得出一個結論:像這樣的婚姻早該解體了。
和女友發泄一通之后,我走在回家的路上步履堅定。回到家里,看著這個一成不變的家,略顯得簡單寒磣的家,突然感到一種難言的厭惡感,接回的孩子將牛奶灑了一地,我手忙腳亂地拖著地板,看到家里被扔得亂七八糟,正忙著做晚餐時,電話響了,陽又要晚點回來。
絕望中的我一不小心抓住了那只裸露的鍋柄,頓時手被燙出一個大泡。那個鍋柄木頭的手把早就掉了,只剩下黑乎乎的鐵柄,一不小心就燙手,我跟陽說了不下五十遍,可他從來沒有空去把它修理一下。
自從動了離婚的念頭后,家里遭遇的每一件事情加劇著我離婚的決心。
我憤然關了火,走出廚房,看著鏡子里那雙曾經春光明媚,現在卻充滿怨意而暗淡的眼睛,感嘆道:婚姻真的是太可怕了,我一定要拋棄這種半死不活的生活,要離開這種一潭死水的地方。
兩個小時后,陽回來了,看到桌上沒有照例擺上晚餐,我一個人坐在黑暗中目光決絕。“怎么沒有做飯呢?”他一邊說著,一邊走進廚房。
“為什么要做飯?我做夠了,再也不想做下去了。這種日子我也過夠了,我們離婚吧。”
丈夫這時正在廚房里用力地洗刷一只不應該粘底的鍋子。他的第一個反應是你說什么我沒聽見,第二個反應是我聽錯了嗎你再說一遍;最后他終于弄明白了我的意愿時,兒子哭了,他只好先把我的感情問題擺到一邊,撲進房間里抱著他喂牛奶。
“不是過得好好的么,為什么要離婚?”陽手里摟著孩子走出來,一臉意外。
我看著他冷笑,心里油然升出一種報復的快感,他一直粗心地忽略了我的感覺,可現在痛苦該輪到他了!
“你當然覺得過得好好的,可是我覺得不好,而且,再也不想過下去了。”
當天晚上,我執意與他分床而睡,根據女友們的經驗。離婚是一件異常復雜的事,它糾纏著情感、財產還有習慣等許多因素,因此一定要有毅力。
為了順利離婚,我早已想好離婚的三部曲,第一決不再買菜做飯,從生活中把兩個人分離出來;第二決不再陪他散步睡覺,不給他和好的機會;第三經濟上分開。
躺在沙發床上,一個人睡卻怎么也睡不著,我擰開臺燈,找出一張白紙開始寫離婚協議書。落筆的瞬間,我盤點了一下家里的財產,往日的情景也依稀浮現:我是北方人,他來自江南,我們漂到大連這個城市,白手起家,現在人過三十,也掙下了兩套房子,一大一小。大的是三居室,去年年初才搬進來的,小的是我們剛來的時候湊錢買下的,都在我的名下,現在已租給了別人,月收入六百元;另外丈夫還有兩個店面,約值三十萬元。
我在離婚協議上寫得很清楚 :房子、孩子歸我,門面給他,這樣公平合理。
第二天,交給他這份離婚協議時,還在餐桌上留著一張字條:我要自由!
“簽字啊。離婚,你懂不懂?”看到他一臉發呆的樣子,我有點煩躁了,卻又隨即意識到了自己的過分,換用循循善誘的口吻道:“我們做夫妻時間雖然并不長,但我們在一起也有五六年了吧?相處這么久,難道你還看不出來我們實際上是兩個世界里的人嗎?分開,對你對我都有好處。”
一個星期后,陽的電話打到了我的辦公室里,“我同意簽字了,下午出來吃飯吧。我們老地方見,我把協議書交給你。” 陽的聲音低沉傷感,他掛了后,我還握著話筒頹坐在椅子里發呆。
下班后,我勉強打點著精神去了那家常去的海邊西餐廳。幾天不見,他似是瘦了許多,但身體挺拔,眼神憂郁沉靜,刮凈了胡子的下巴顯得性感。丈夫沉默地把一只牛皮紙信封推到我的面前。還沒坐下,我的眼眶先紅了。我真的永遠地離開這個男人么?我忽地慌張起來,難道就這樣失去他了嗎?
“既然來了,就不急了,先點些什么吃吧。”也許是因為這是最后的晚餐,他看著我微笑,他的眼神清澈而溫柔,然后伸出纖長的手指,招呼waiter:來一份黑椒牛柳飯,一份蛤蜊湯。這兩樣都是我的最愛。
我默然坐著,直到他突然對我說:“最后的晚餐,你能為我點一份我愛吃的東西好么?” “你愛吃的?”我一下子被問住了,大腦突然一片空白。搜索了半天后,我有點口吃地說:“你愛吃的?你不是一向和我吃一樣的么?”

更多關于“離婚前,再感動一次”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