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未分類 > 文章正文

實驗的價值與悖論——四川美術學院的繪畫創作


寧佳

  四川美術學院油畫系當代藝術教育文獻庫藝術主持 寧佳

  從1999年末開始,一股“架上藝術死亡論”的陰影席卷了整個中國當代藝術界,當時四川美院有很多藝術家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了這個氛圍的影響。他們相信繪畫已不具有前瞻性,且其單一性也使得架上藝術的實驗性窮途末路。這種言論直接導致當時裝置、攝影及錄像藝術等非架上藝術樣式的興盛。而恰是在這個時期,四川美院油畫系在1999年經歷行政上的合系之后,劃出一個實驗特區,即造型藝術系綜合視覺工作室。開始全面教授非架上的當代藝術實驗性教學內容,并在這個階段邀請了全國知名的批評家、藝術家,甚至活動家來進行集中授課。基于這樣的現實,大量年輕人開始探索非架上藝術的可能性,包括已經在“圖像實驗”上取得相當成績的藝術家。這種氛圍促成了另一條強調“形式即藝術的本質”的“語言”創作線索也開始逐漸顯現。這批藝術家試圖通過“語言實驗”進入藝術的自身世界,擺脫視覺題材或內容,進入更為純粹的描述與解釋的場域。這條在觀念介入的創作大潮背景下,再次強化了個人風格與繪畫語言的獨立性,從而形成了四川美院一條有趣的對比線,即純粹形式語言的實驗路線。代表性藝術家如李姝睿、郭鴻蔚、陳蔚、周思維、錢麗麗等人,他們的作品探索形成一條觀念創作的系譜。在他們的藝術實驗中,不僅表現在對“個人性”概念的懷疑與拒絕,轉向對“物性”存在的尊重與發掘,從而形成了一條重要的“去風格”的發展線索。如果說“圖像轉向實驗”意在填補藝術寓意與傳統文本之間的缺失,那么, “形式語言探索”則是在希望對當下社會現實的所見與所思之間建立一個闡釋通道。在此后的七八年的時間里,這兩種藝術創作傾向在不斷糾結、反復甚至直面的交鋒中,基本成為了川美繪畫藝術創作的兩條主線。

  “圖像轉向實驗”濫觴: “新卡通”繪畫

  隨著.中國上世紀90年代中后期改革開放的進一步深入,市場經濟和中國現代化進程的迅猛前行,社會的變革引發了文化藝術界對中國都市現代化進程的討論與反思:首先是都市現代化改變了當下中國的社會生活,推動了傳統生活方式向現代的轉變;其次,商品的“拜物教”、單一的現代化帶來了種種的負面結果,特別是對人的“異化”和“物化”的加劇。這種社會轉型,要求當代藝術作品有新的內容闡述,從這個變化來看,上世紀90年代末開始出現的藝術創作特征大多集中在:關心人在現實文化中的生存處境、生命要求和人格傾向。藝術家們要從更直接、更具體、更深入的當下經驗出發,呈現藝術與人的本質聯系及藝術對當代文化的反省。顯然,這一文化訴求也直接影響了四川美院的當代油畫創作。藝術家們的目標非常明確,就是要表達一種不同于鄉土文化的現代性,展開一種對當下現實生活的反省和言說的新方式。而上世紀90年代末的中國社會現實境遇,使得“換一種方式做藝術”似乎已經從可能轉變為現實。“圖像實驗”成為當時青年藝術家觸手可及的優先選擇,這是一種結合了消費圖像、淺層意識、生活戲劇化的敘述方法,雖然, “圖像繪畫”在一定的題材、形式等方面是有其局限性的,但本質上也是一種觀念性的視覺形態,旨在打造一個與過去的人文時代完全不同的圖像世界。我們都清楚:90年代以前的現代主義藝術和寫實主義藝術突出的是作品的敘事性與情感性。而當代藝術家則強調創作“符號”,就“圖像繪畫”而言,所謂的“符號”就是選定一個相對穩定的表現對象,并按照既定的程序對這一“符號”進行系列復制。顯然,這種以大量符號化“復制”為主要創作手段和語言范本的思路,促使“圖像繪畫”成為當代藝術風格與觀念的一個重要轉折點。而這種全新的視覺經驗也在逐步對人的感知和思想產生巨大的影響。當然,這并不是說,只要藝術家的作品出現新的圖像就意味著其作品具有了“新繪畫”的特質。因為,按照后結構主義的方法理解,任何圖像只要它處于一個共同的上下文語境中,其意義將向四處彌散。這一創作潮流集中出現在1998年至2003年前后,主要代表性藝術家有熊字、李繼開和趙波等人。

  早在1999年由魏宏斌策劃、何晉渭擔任學術主持的“迷幻空間”展覽,集中了熊宇、李繼開、趙波、王軍等人的新作品,標志著“新卡通”繪畫真正登臺亮相。何晉渭曾針對本次展覽寫道:“鋪天蓋地的卡通圖片、電腦游戲、流行排行榜上的明星、無限的追星族……這一切造就了新一代青年共同的文化特征。”應該說,這個展覽給正在進行圖像實驗的在校學生起到了一個很好的鼓動,使得他們有勇氣將自己的繪畫實驗繼續下來。據魏宏斌之后回憶,.‘在97年、98年的時候,越來越多的教師已意識到當代藝術的重要性,在教學中盡可能多的講授當代藝術。以何晉渭、郭晉等為代表的油畫系教師,開始在教學中以他們自己對當代藝術的了解和認知,給學生以傳授和引導,所謂的引導,主要是指講述一些現當代藝術史和中國現當代藝術的脈絡。”那么四川美院油畫系究竟又為何會在這段時期形成這種傾向于當代藝術創作方式的教學模式?這一追問則可以追溯到川美油畫系“工作室”制度的建立,油畫系工作室發端于1 989年帶有藝術實驗性質的“實驗班”;1993年油畫系建立的第三工作室;而具有當代藝術樣式探索的“綜合視覺藝術工作室”則建立在1999年。經過一學期的醞釀,主要以教師的藝術創作風格和繪畫語言傾向來分類:第一工作室傾向于古典油畫藝術;第二工作室是介于傳統與當代之間,是一個在繪畫上進行語言探索的工作室;第三工作室則確定為綜合視覺藝術工作室,具有較強的觀念實驗性,是與當代藝術現場結合比較親密的一個工作室,主要由郭晉負責。看得出來,川美油畫系的“工作室制度”在建立之初并沒有提出一個特別鮮明的教學主張和宗旨,而是更多根據當時任課教師的教學創作的類犁和特點來劃分的。所以這種類型化的教學,今天看來實際上具有了更強的針對性與時效性,同時在教學結構上也更具有活力。從這個意義上來講,川美油畫系的“工作室”制度實際上就是實驗性教學,其宗旨是“開拓人的創新,發揮人的個性,創造新的文化或新的視覺經驗”。今天看來這些都符合當時文化轉型的時代需要。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更多關于“實驗的價值與悖論——四川美術學院的繪畫創作 ”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