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实验的价值与悖论——四川美术学院的绘画创作


宁佳

  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当代艺术教育文献库艺术主持 宁佳

  从1999年末开始,一股“架上艺术死亡论”的阴影席卷了整个中国当代艺术界,当时四川美院有很多艺术家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了这个氛围的影响。他们相信绘画已不具有前瞻性,且其单一性也使得架上艺术的实验性穷途末路。这种言论直接导致当时装置、摄影及录像艺术等非架上艺术样式的兴盛。而恰是在这个时期,四川美院油画系在1999年经历行政上的合系之后,划出一个实验特区,即造型艺术系综合视觉工作室。开始全面教授非架上的当代艺术实验性教学内容,并在这个阶段邀请了全国知名的批评家、艺术家,甚至活动家来进行集中授课。基于这样的现实,大量年轻人开始探索非架上艺术的可能性,包括已经在“图像实验”上取得相当成绩的艺术家。这种氛围促成了另一条强调“形式即艺术的本质”的“语言”创作线索也开始逐渐显现。这批艺术家试图通过“语言实验”进入艺术的自身世界,摆脱视觉题材或内容,进入更为纯粹的描述与解释的场域。这条在观念介入的创作大潮背景下,再次强化了个人风格与绘画语言的独立性,从而形成了四川美院一条有趣的对比线,即纯粹形式语言的实验路线。代表性艺术家如李姝睿、郭鸿蔚、陈蔚、周思维、钱丽丽等人,他们的作品探索形成一条观念创作的系谱。在他们的艺术实验中,不仅表现在对“个人性”概念的怀疑与拒绝,转向对“物性”存在的尊重与发掘,从而形成了一条重要的“去风格”的发展线索。如果说“图像转向实验”意在填补艺术寓意与传统文本之间的缺失,那么, “形式语言探索”则是在希望对当下社会现实的所见与所思之间建立一个阐释通道。在此后的七八年的时间里,这两种艺术创作倾向在不断纠结、反复甚至直面的交锋中,基本成为了川美绘画艺术创作的两条主线。

  “图像转向实验”滥觞: “新卡通”绘画

  随着.中国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改革开放的进一步深入,市场经济和中国现代化进程的迅猛前行,社会的变革引发了文化艺术界对中国都市现代化进程的讨论与反思:首先是都市现代化改变了当下中国的社会生活,推动了传统生活方式向现代的转变;其次,商品的“拜物教”、单一的现代化带来了种种的负面结果,特别是对人的“异化”和“物化”的加剧。这种社会转型,要求当代艺术作品有新的内容阐述,从这个变化来看,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出现的艺术创作特征大多集中在:关心人在现实文化中的生存处境、生命要求和人格倾向。艺术家们要从更直接、更具体、更深入的当下经验出发,呈现艺术与人的本质联系及艺术对当代文化的反省。显然,这一文化诉求也直接影响了四川美院的当代油画创作。艺术家们的目标非常明确,就是要表达一种不同于乡土文化的现代性,展开一种对当下现实生活的反省和言说的新方式。而上世纪90年代末的中国社会现实境遇,使得“换一种方式做艺术”似乎已经从可能转变为现实。“图像实验”成为当时青年艺术家触手可及的优先选择,这是一种结合了消费图像、浅层意识、生活戏剧化的叙述方法,虽然, “图像绘画”在一定的题材、形式等方面是有其局限性的,但本质上也是一种观念性的视觉形态,旨在打造一个与过去的人文时代完全不同的图像世界。我们都清楚:90年代以前的现代主义艺术和写实主义艺术突出的是作品的叙事性与情感性。而当代艺术家则强调创作“符号”,就“图像绘画”而言,所谓的“符号”就是选定一个相对稳定的表现对象,并按照既定的程序对这一“符号”进行系列复制。显然,这种以大量符号化“复制”为主要创作手段和语言范本的思路,促使“图像绘画”成为当代艺术风格与观念的一个重要转折点。而这种全新的视觉经验也在逐步对人的感知和思想产生巨大的影响。当然,这并不是说,只要艺术家的作品出现新的图像就意味着其作品具有了“新绘画”的特质。因为,按照后结构主义的方法理解,任何图像只要它处于一个共同的上下文语境中,其意义将向四处弥散。这一创作潮流集中出现在1998年至2003年前后,主要代表性艺术家有熊字、李继开和赵波等人。

  早在1999年由魏宏斌策划、何晋渭担任学术主持的“迷幻空间”展览,集中了熊宇、李继开、赵波、王军等人的新作品,标志着“新卡通”绘画真正登台亮相。何晋渭曾针对本次展览写道:“铺天盖地的卡通图片、电脑游戏、流行排行榜上的明星、无限的追星族……这一切造就了新一代青年共同的文化特征。”应该说,这个展览给正在进行图像实验的在校学生起到了一个很好的鼓动,使得他们有勇气将自己的绘画实验继续下来。据魏宏斌之后回忆,.‘在97年、98年的时候,越来越多的教师已意识到当代艺术的重要性,在教学中尽可能多的讲授当代艺术。以何晋渭、郭晋等为代表的油画系教师,开始在教学中以他们自己对当代艺术的了解和认知,给学生以传授和引导,所谓的引导,主要是指讲述一些现当代艺术史和中国现当代艺术的脉络。”那么四川美院油画系究竟又为何会在这段时期形成这种倾向于当代艺术创作方式的教学模式?这一追问则可以追溯到川美油画系“工作室”制度的建立,油画系工作室发端于1 989年带有艺术实验性质的“实验班”;1993年油画系建立的第三工作室;而具有当代艺术样式探索的“综合视觉艺术工作室”则建立在1999年。经过一学期的酝酿,主要以教师的艺术创作风格和绘画语言倾向来分类:第一工作室倾向于古典油画艺术;第二工作室是介于传统与当代之间,是一个在绘画上进行语言探索的工作室;第三工作室则确定为综合视觉艺术工作室,具有较强的观念实验性,是与当代艺术现场结合比较亲密的一个工作室,主要由郭晋负责。看得出来,川美油画系的“工作室制度”在建立之初并没有提出一个特别鲜明的教学主张和宗旨,而是更多根据当时任课教师的教学创作的类犁和特点来划分的。所以这种类型化的教学,今天看来实际上具有了更强的针对性与时效性,同时在教学结构上也更具有活力。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川美油画系的“工作室”制度实际上就是实验性教学,其宗旨是“开拓人的创新,发挥人的个性,创造新的文化或新的视觉经验”。今天看来这些都符合当时文化转型的时代需要。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更多关于“实验的价值与悖论——四川美术学院的绘画创作 ”的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