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純文學 > 文章正文

香水


程 琳

程琳男,生于黑龍江省牡丹江市。警校痕跡檢驗專科班畢業。先后在公安局技術科、情報科、刑警大隊、嚴打辦和經偵支隊工作。在《收獲》、《當代》等刊發表長篇小說多部,其中《警民與流氓》獲《當代》文學拉力賽2004年1期“《當代》最佳”。

第一章

1
蘇巖長得白白凈凈文質彬彬,看著不太像警察。滕鎖榮和宋建選擇作案目標時,很自然就把蘇巖鎖定了。他們倆判斷,這個長得像個書生似的警察不是刑警隊治安科玩槍桿子的,應該是公安局里政治處秘書科耍筆桿子的。所以,他們倆大白天就跟在蘇巖的后面,準備搶劫他的手*。
滕鎖榮和宋建跟在身后,蘇巖還真注意到了,但蘇巖沒往心里去。那兩個人長得勤勤懇懇,滿臉憨厚。
這兩個面容憨厚的搶劫犯給了蘇巖一個措手不及。宋建距離蘇巖還有三米遠就用板磚糊在了蘇巖的頭上。蘇巖一下就趴在了地上。
宋建從蘇巖的腰里解下了手*,頂上子*沖著蘇巖的腦袋扣動了扳機。
沒響!
咋回事兒?
滕鎖榮拿過手*也對著蘇巖的腦袋開了一槍,還是沒響。
他們倆糊涂了。是真糊涂了!沒響就沒響唄,拿著槍趕快跑呀。可他倆為了搞清槍為什么不響,竟然把蘇巖捅咕醒了。蘇巖睜開眼睛看了看形勢,立刻清楚了自己目前的任務。剛才他被這兩個長相憨厚的罪犯蒙蔽了雙眼。現在他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為了讓他們倆放松警惕,蘇巖開始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宋建、滕鎖榮樂得哈哈大笑。他們還沒見過這么窩囊的警察。宋建問蘇巖:“你在公安局干什么?”蘇巖說:“我……是秘書科寫材料的!”宋建對公安局內部有所了解:“秘書科的不是不配槍嘛!”蘇巖說:“這是刑警隊不要的廢槍!我花四百塊錢買的。”宋建說:“你買個廢槍干雞巴毛?”蘇巖哽咽著說:“我拿來嚇唬人!”滕鎖榮說:“有你這么嚇唬人嗎?”宋建還問:“那這個槍能不能修好?”蘇巖說:“我不知道。我一次也沒用過。”
蘇巖的眼淚和鼻涕淌了一臉。滕鎖榮說:“頭一次見到你這樣的警察!”蘇巖還解釋說:“我……剛上班沒幾天。”他臉上濕乎乎,用袖角擦著。宋建拿著槍擺弄著,他的注意力放在了槍上。滕鎖榮的注意力則放在了蘇巖的臉上。真好玩!這些年,他總是挨警察欺負。哪見過警察會這個熊樣。
兩個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沒用的地方之后,蘇巖突然翻身跳起來,從宋建的手里把手*奪了回來。兩個家伙嚇了一跳。但蘇巖還是傻呵呵的。他說:“這個槍雖然是廢槍,我也不能給你們。要不然,我回去領導該批評我了。”見蘇巖這么說,滕鎖榮又哈哈大笑起來。因為都這樣了,不可能會讓蘇巖活著回去了。宋建感覺不對勁兒了。他問蘇巖:“你這個槍到底壞沒壞?”
蘇巖說:“那我得試試。”
這支槍有個毛病,撞針擊打彈殼的位置偏離了十七度。頂上子*擊發時,必須要壓一下擊錘才能打響。蘇巖到技術科修了兩次也沒修好。修槍的張工有點不好意思了。蘇巖當時在心里還罵他是傻逼笨蛋呢!現在蘇巖心想,謝天謝地,多虧張工沒修好自己的槍!
蘇巖壓了一下擊錘,沖天扣動了扳機。
槍響了。蘇巖假裝嚇得差點沒把槍扔了。滕鎖榮和宋建是真嚇壞了。
蘇巖說:“你們別害怕。只要你們倆聽話跟我回去,我就不傷害你們。”
宋建說:“你是秘書科的嗎?”
蘇巖說:“我過去在秘書科呆過,現在我調到刑警隊了。”
滕鎖榮說:“你叫什么名?”
蘇巖說:“我叫蘇巖吶!”
兩個人的表情挺復雜。他們早就聽說過蘇巖,但一直沒見過本人。
滕鎖榮哆嗦地說:“你剛才怎么不說你是蘇巖呢?”
蘇巖假裝實在地說:“你也沒問我呀!”
道上不少人說蘇巖心黑手辣,收拾人可以讓人精神上崩潰,肉體上殘廢。流氓歹徒都怕落到蘇巖的手里。可滕鎖榮和宋建今天竟然撞到了蘇巖的槍口下。
宋建從兜里掏出了軍刺,滕鎖榮猶豫了一下也掏出了軍刺。
蘇巖說:“啥意思?”
宋建說:“你敢保證你的槍還能打響嗎?蘇哥,你讓我們走吧!”
蘇巖這才原形畢露,他兇惡地罵道:“操你媽,你倆想啥吶!”
宋建拿著軍刺向蘇巖撲來。他這是沒辦法。搶奪槍支暴力*警故意殺人被抓回去也得玩完了。現在,他要賭一下,萬一蘇巖的槍打不響呢!
子*迎著視死如歸的宋建,穿過了他的心臟。一槍,宋建就倒下了。
蘇巖指著滕鎖榮:“來。該你了。”
滕鎖榮開始渾身哆嗦了。他拿著軍刺悲傷地看著蘇巖。
蘇巖說:“你看你這個逼樣,趕緊把軍刺扔了吧!你別再把自己扎著。”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