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風物 > 文章正文

高原之鶯


楊恩洪

  學無止境 自強不息
  
  母親的教誨以及從藏族文化中汲取營養是我刻苦學習、自強不息品德的源頭。阿媽是我的第一位老師,她口傳身教,那種困境中永不氣餒、樂觀向上的精神給幼年的我上了最扎實的一課。
  我的母親家境貧苦,沒有上過學,但是她非常聰明,口齒伶俐,滿腦子裝的都是民歌、民間故事,我是在藏族民間文學的搖籃中度過了童年的時光。那時,一有空阿媽就給我們講故事,教唱民歌,說諺語,唱藏戲。上山砍柴休息時,阿媽就唱藏戲,故事中人物的優秀品質:樂善好施、救度眾生;有幾分耕耘就有幾分收獲,勤勞才能致富……都是阿媽給我的人生啟迪,也是我人生遵循的法則,使我受益匪淺。那時我就想到,只有勤奮好學、努力奮斗,才是對阿媽的最好紀念。
  我很倔犟也非常好強、好學。在華西學校讀書時各科成績都名列前茅,雖然身體瘦弱,但體育課上從不示弱,為此,我經常受到老師的稱贊,得到一些小小的獎勵。除了在學校努力學習文化知識外,我還利用一切空余時間,虛心向周圍的人請教、學習,不斷豐富自己,增長才干。在南京,我曾向著名的安多學者、國大代表喜饒嘉措大師學習藏文文法,向西藏駐京代表土登桑杰先生學習藏文古典名著《薩迦格言》和《水樹格言》,不僅提高了藏文水平,而且從中悟出許多做人做事的道理和應有的品德,如推崇知識與智慧的力量、宣揚仁慈、愛民及佛教的利他、樂善好施、正直、忍讓等,對我產生了極大的影響,至今很多格言仍能出口成誦。其中土登桑杰教給我的一首詩至今記憶猶新:體驗自己的痛苦,方知別人的苦衷;能夠理解他人的人,才是人中之英杰。我就是這樣一點一滴地積累知識,不斷完善自己的。
  
  藏漢文化的使者
  
  我把自己看成是藏漢文化的使者,希圖在藏漢兩個民族及兩個民族的文化之間架起一座橋梁,為推進民族文化事業的繁榮發展、促進民族團結做出應有的貢獻。把藏族優秀的傳統文化遺產翻譯成漢文,介紹給漢族同胞,又把漢族的古代文化成就及先進的科學知識翻譯成藏文,介紹給自己的同胞。
  
  我是一名教師,深深地體會到是老師把我從文化的荒漠帶到一個千姿百態的世界,使我掌握了知識,主宰了自己的命運,成為一個對人民和社會有用的人,所以十分崇敬教師這一職業,也樂于做一名教師,把自己掌握的知識傳授給學生們。從1936 年在南京兼任國立邊疆學校的藏文教師起,到上世紀80年代在康定興辦10年之久的藏文夜校,其間歷時50余年,無論是作為副教授在國立政治大學任教,還是作為兼職教師為進藏部隊的干部教授藏語文,甚或是無報酬地義務辦藏文夜校,無論學生是藏族還是漢族,我都認認真真地去教。沒有現成的課本,我就查閱大量的資料,自己編教材,使學生在學習知識的同時,思想上也得到陶冶。做到教書育人,與學生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除做一名好教師外,由于我對藏族民間文學情有獨鐘,覺得有必要把它們翻譯出來介紹給更多的讀者,因此把畢生的精力都投入到藏族民間文學的收集、整理、翻譯、研究工作之中。我閱讀了大量的藏族文學作品,如英雄史詩《格薩爾王傳》及八大藏戲,收集了2000多首民歌、300多個民間故事和3600多條諺語。藏族民間文學十分豐富,比喻優美、語言生動、情節感人,具有鮮明的民族特色,富于哲理,充分反映了藏族人民勤勞、勇敢、不畏強暴的品德,以及高原人民的宗教信仰、道德觀念、價值取向等等,具有審美價值和文化學研究價值。因此在翻譯的同時,針對每一部作品,我又進行了細致的研究,深入淺出地闡釋自己的見解,讓其他民族的讀者更容易了解藏民族。
  
  我和家人
  
  在我的一生中,有過兩次婚姻。當我離開家鄉求學之際,經人介紹結識了比我大六七歲的李凱,他是黃埔軍校第14期的學員。女兒要出遠門,有一人可以托付,阿媽也放心。所以我與李凱一同上路,后來結為夫妻。我們途經雅安,來到川北農村李凱的家,小住一段時間后啟程同去南京。我在《蒙藏日報》當兼職抄稿員,李凱則在學校做軍事教官。
  丈夫對我很體貼,我們的兒女相繼出世。后來丈夫有了新歡,曾提出“咱們一起過日子吧”,被我拒絕,抗戰勝利后我們登報離了婚。1949年他去臺灣時邀我同去,我也沒答應。臨分手時他帶走了7歲的女兒,13歲的兒子主動提出要跟我在一起。這一分離就是30多年杳無音信。兒子李樹康在四川大學讀書,后來到雅安工作,我們相依為命。兒子工作負責,聰明能干,英文很不錯。在食物匱乏的3年自然災害期間,他身體虛弱,患浮腫病,不幸從樓梯上摔了下來,離我而去。1984年,李凱通過菲律賓寄來一封信,信中說他已80多歲了,希望我們母子能去臺灣相聚。我回信說,相聚已是不可能的事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