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记忆阿慧


力 歌

  那是一个有雪的季节,我坐在一个名叫金厦的酒店里,我说的那个叫阿慧的女孩子正顺着我的目光向我走来。
  这个金厦酒店是我采访过的一个姓周的企业经理的定点饭店。采访结束后,周经理也常常打电话找到我,为他的经营和社会活动“捧场”。其实我心里清楚,他只是需要名人效应,我也需要这些来满足我的虚荣心。
  阿慧的出现,绝对是一张陌生的面孔,我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她当时穿着一件中学生很时兴的带绒的那种廉价的驼绒袄,印象最深的是那头柔顺的长发自然地飘落下来。她就那么款款地走了过来,而后拐出我的视线。我失望地扭过头来,发现周经理早已注视我有些时候了。怎么?发现了漂亮妞了。
  我试图为自尊申辩几句,但一看到他那双由于酒精作用的眼睛,想来也一定是苍白无力,只是苦笑笑。周经理喊来了老板,问询这位新来的小姐情况。我从饭店老板口中第一次听到阿慧这个名字,老板还说过姓名的,而我只听到了阿慧。饭店老板便喊了阿慧过来,阿慧很拘束地站在我们的桌旁。饭店老板讨好地将阿慧吩咐在我们这个服务席上。阿慧便侧身伫立在我们的桌旁,为我们斟酒。而我仍在思考着另一个问题,她肯定是一个熟悉的面孔,而且距离我的记忆并不遥远。阿慧来到我们的桌旁时,我们的酒宴已经进入尾声,下面便是歌舞升平的大好时光。
  饭店老板喊出了一溜我所熟悉的好听的名字,如小翠小花一类,随着应声一群招摇女子,鱼贯而入。我总觉得是一些很老调的影视里的某种相似场合场景的重现。老板回身对一边不知所措的阿慧说,你陪这位力哥吧。老板知道我的身份和重量。
  我明显看到了阿慧的不情愿,还说,我也不会呀。
  不会就学嘛。就这样,阿慧撞入了我的记忆的生活中。
  我随着周经理的卡拉OK歌声舞入舞池。阿慧没有说谎,她的确不会跳舞,笨拙得直踩我的脚。周经理不知疲倦地转入到了第二首歌,随着乐曲一响,我就知道是《我只在乎你》。我正拥着阿慧启动舞步,乐曲突然启动了我的灵犀,我拉过阿慧,走向大幅的荧屏前。大家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舞步,向我们这面窥视。阿慧莫名其妙地看着所有人异样的表情,表示出她的疑惑和惊恐不安。我终于将这张熟悉的面孔与荧屏那个形象联系到了一起。我说,她像邓丽君。大家都说,真像。只是邓丽君是短发,但脸可是太像了。邓丽君的脸,怎么说也是老了些,胖了些,而阿慧不是。阿慧显得懵懵懂懂,对我说,我真的很像她吗?她指着荧屏说。我说,真的。
  她半信半疑,还有意地向荧屏前靠了靠,她终于显出明媚的一笑,这时的她才相信她太像那个叫邓丽君的歌星了。那首《我只在乎你》结束在大家的议论中。周经理就提议重新放这首歌,要我们两人合唱这首歌。阿慧羞赧地说她根本就不会唱歌,并说她一唱歌便跑调。而狂热的人们,还在幻想着邓丽君的亡灵也许会在今天这个夜晚不经意地重新出现,不由分说地将话筒塞到了阿慧和我的手中。然而,一切都令人失望到了极点,她的歌声甚至是对听觉的一种折磨。
  在后来虽然我模糊了许多那天夜晚的记忆,但是我还能清晰地记得那天我一直处在一种称之为幸福的快乐中。当时我模糊的神志并没有把这个叫阿慧的女孩子与我某种未来连结在一起,我还把她作为一个纯洁的女中学生装入我的脑海之中的。
  我经常出现在这个叫金厦的酒店,丰富了我与这个叫阿慧的女孩之间的故事。酒店的老板总是不失时机地将阿慧派到我们中间来,我了解到了阿慧的身世。她如同那些在城里打工的女孩子一样,初中毕业便离开自己的城市,寻找赚钱的机会。她们都不愿在自己的城市里做服务这一行,那里面包含了脸面和自尊一类的东西。
  在我记忆中的某一个夜晚,我寻找到了她的高兴的话题来满足我的高涨的情绪。我说,我会预测到她未来。我看到了阿慧对未来显出了浓厚的兴趣。我搬过她那双并非是女孩那种娇嫩的手,先是捏了捏,我看到她皱起眉头,我适时说道,你的生活充满了艰辛,这从你的手的韧性中就能看出来。作为我预测手段中的一种,阿慧的眉头在她心里的戒备中释然而舒展开来,还透出某种天真的笑来迎合我。
  我将她的右手移近晦暗的灯下,做出一种认真状来分析掌心中的纹络,我说,你的感情线表明你的生活中有至少三个男人与你有关系,并且其中一个男人决定了你未来的危险,所以你要警惕一切男人对你的侵扰。说这话时,我将目光转到她的脸上寻找着效果,果然,我看到了一张充满恐惧的面孔我听到她说:你说的是真的吗?
  我说,当然不是真的了。
  她显出女孩子的那种快乐来,还不由自主地抽出手来捶打了我几拳,她虽然对这种作法感到了不合适,但她没有了开始刚来酒店时那种拘束和羞赧。我看到了阿慧正在发生的变化,我的故弄玄虚的算命小把戏,却在阿慧的人生中不幸言中了。
  我就是在这家酒里看到了阿慧逐渐的变化。酒店只要有我在,我便成为阿慧的庇护人,当然每次的小费均为那个周经理支付了。因为阿慧陪我,惹来了很多人对我妒嫉,却拘于我的面子,无法表现出来,我早已感觉到了这一点。但我与阿慧的见面总是要隔上一段时间,而每次我都会发现阿慧的一些变化。先是穿着上的,她再也不穿着那种土气的驼绒袄了;然后就是语言上的,她扫去了那种初来这座城市的羞涩,说出话来明显出现了挑拨味道;再就是神情上的,女人的心理变化往往是通过眼神来表现的,我发现了阿慧做作出的一种从眼神到表现的媚态。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Tags:阿来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