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未分類 > 文章正文

靈動音符的完美詮釋 ——揚琴名曲《瑤山夜畫》的獨得之見


王義茹 初 曉

  揚琴作品《瑤山夜畫》是中國著名揚琴教育家、演奏家,作曲家許學東的經典之作。其旋律婉轉優美,節奏運用新穎恰當,讓人耳目一新,作者運用揚琴獨特的手法和技巧,融入濃郁的民族風格加以創作,全曲運用回旋變奏曲式,在保留揚琴傳統演奏方式與特色的基礎上,進行大膽創新,這對演奏者的演奏技巧水平和情感的理解都有較高的要求,本文從作者的演奏風格、樂曲結構、技術處理等方面進行深入分析,研究本曲與以往傳統揚琴作品創作形式和演奏風格的不同,更深刻、貼切的表現作品的音樂內容與情感,其婉轉多變的音符、獨具特色的竹法、首尾呼應的旋律勾畫出瑤族人民對大自然的美麗向往與祝愿。筆者從理論著手對作品的技術處理及演奏風格進行深入分析,注重作者在本首作品中作者本身情感的表達與中心思想,感受作品獨特的意境與作者深厚的創作功底,

  一,獨出機杼為我所用——《瑤LU夜畫》的演奏風格

  該曲的點睛之筆在與其獨具特色的作曲技法運用,作者有鑒于西方的回旋曲式作曲技法,又在各主題的基礎上加以變奏形式,對全曲結構進行創造性得加工和編排,使音樂既遵循了西方作曲技法規范,又沒有離開中國傳統,可謂中西交融,安排得當。

  全曲為回旋變奏曲式,變奏為主,回旋為輔。圍繞著A和B兩大主題,運用對主題變奏的回旋曲式手法進行創作,曲式的運用是從第二部分靜夜開始的,此時的慢板是全曲的一個重要旋律部分,稱之為主題A,最開始的五度起音是本作品的一大亮點,給人們以新奇的聽覺效果,渲染了作品的意境,讓人意猶未盡。接下來輪音部分轉D調,此時以濃密的輪音烘托氣氛,稱之為主題B,是A主題所要表達情感與情境的繼續和延伸,到右手的六連音部分是主題B的延續,為突出對比,以主題變奏的形式出現,稱之為Bl,此時以六連音為背景的變奏加濃了B主題的情感線,進一步抓住聽眾的心,此后緊密圍繞A主題展開不同形式的回旋與變奏,轉G調的反竹部分,是主題A的延續,即Al,是情景的再現,到火舞部分的十三小節,又出現了五度起音,是作者對先前五度起音創作技法的沿用,即A2,裝飾音部分巧妙的展現出舞蹈的場景,烘托高漲的情緒,緊接著十六分音符的轉換凸顯舞蹈場面的熱烈,進而繼續對A主題的結構特征進行變奏和再現,即A3,后面四十六節奏音型是插部C,前八后十六的節奏音型,巧妙的將A3與A4順利做了連接,在給聽眾變換聽覺的同時,不知不覺地過度到了低音區,此時的A4為兩手力度交替進行的部分,以mp和mf的力度轉換為主,旋律在左右手交替變化的變奏。左手三連音部分是重現B主題,又加以變奏,即B2,緊接著B3又變換了變奏的形式,使用延音符號,速度加至190,連續B2、B3的出現是做足A主題的氣氛后的一次回旋,較前面的Bl再一次深化了B主題的旋律感,轉G調的四二拍子部分為A5,緊接著F調的A6以最熱烈的演奏氛圍和較A5更強的力度再現A主題,這兩部分的變奏均讓音樂以一次較一次熱烈高昂的氣氛達到最高潮,更狂放熱烈的插部D,繼續全曲的高潮,連續的十六分音符和模仿鼓鑼聲的音調將人們帶人了人鬼合一的境界,第四部分的幻境為最后的A主題再現,即A7,左手的旋律線配合右手的六連音演奏再次將聽眾帶入A主題那大自然的偉大胸懷,最后轉G調的反竹即A8,是對A主題作最后的補充,最后回到了寂靜神秘的意境,

  作者在對回旋曲式深入探索的同時,大膽加入主題變奏這一形式,緊密圍繞A、B兩大主題,以不同的變奏形式和插部交替循環,反復再現,首尾呼應得當,運用平行五度、五度起音等反常規不穩定性調式,創造性的應用中國音樂特有元素,使本作品的結構曲式獨一無二,精彩絕倫,

  二,獨妙音魂 綻放神韻——《瑤山夜畫》的演奏技巧

  本作品是以瑤族的民族音樂特色為基礎,作者親自前往西南少數民族地區參觀考察,廣泛深入了解瑤族人民的生活方式并結合自己的實際體驗,運用獨特新穎的創作手法,創作出旋律婉轉動人、民族風格濃郁的經典之作。

  (一)引子

  本作品第一部分為靜夜,第一句的音樂在均勻靜弱的輪音中伸展開來,開始的低音代表深邃靜謎的森林,稍稍的漸強并保持住,這時候訓練兩手的平衡能力,要聽著感覺兩個音黏在一起,聲音由遠緩緩靠近,突然地,低音區的音樂里跳躍出一個高音,那是動物如狒狒、貓頭鷹警覺的驚叫聲,奇妙的打破了夜的靜,演奏這個音的動作要拋物線一樣的慢上,快下時左手直線狀迅速抽回,然后緩進,再悄悄進入輪音,這種慢上、快下,緩進的獨特技巧為全曲增添了神秘的色彩,是曲作者的創作不同于以往作品的一個亮點,也是揚琴作品中鮮有的音樂表現技術。輪音要盡量勻密,不出音頭。靠雙臂的動作延續長音,后面八四拍的速度為180的六連音中,要控制好十二個六連音由弱到強再到弱的力度。好像被驚擾的成千上萬的蝙蝠大肆閃著翅膀從山洞里飛出,又像下面的湖水在月光的照映下波動蕩漾,動作決定了形象,讓人似乎有種緊張的感覺,給足了觀眾懸念,第二句的時候意境更加濃郁一些,一串的悶音像動物的黑影,嗖的一聲從樹林穿過,增加神秘色彩,而這個悶音的運用也是精彩之極,需演奏時突出音頭,每個音劃過的時候清楚,堅定,是為本作品的一個獨到之處,深化了意境,將山里夜的動人景象變換成美妙的音符呈現給聽者,而后的前倚音不要著急漸強,要在弱的同時引起聽者的懸念,然后在第三拍快結束時開始漸強,而后又是如湖水蕩漾辦的六連音,強弱與第一句一樣,六連音弱下來后,琴竹拿起然后換氣。接下來一個雙音要突然地,有爆發性的彈出來,像一聲巨雷炸響在安靜的夜空,緊接著第二聲雷響要弱下來,雷聲遠去。夜又恢復了最初的靜謐,是“謐”字導致了這樣的情景,整體演奏應稍微自由些,


更多關于“靈動音符的完美詮釋 ——揚琴名曲《瑤山夜畫》的獨得之見 ”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