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灵动音符的完美诠释 ——扬琴名曲《瑶山夜画》的独得之见


王义茹 初 晓

  扬琴作品《瑶山夜画》是中国著名扬琴教育家、演奏家,作曲家许学东的经典之作。其旋律婉转优美,节奏运用新颖恰当,让人耳目一新,作者运用扬琴独特的手法和技巧,融入浓郁的民族风格加以创作,全曲运用回旋变奏曲式,在保留扬琴传统演奏方式与特色的基础上,进行大胆创新,这对演奏者的演奏技巧水平和情感的理解都有较高的要求,本文从作者的演奏风格、乐曲结构、技术处理等方面进行深入分析,研究本曲与以往传统扬琴作品创作形式和演奏风格的不同,更深刻、贴切的表现作品的音乐内容与情感,其婉转多变的音符、独具特色的竹法、首尾呼应的旋律勾画出瑶族人民对大自然的美丽向往与祝愿。笔者从理论着手对作品的技术处理及演奏风格进行深入分析,注重作者在本首作品中作者本身情感的表达与中心思想,感受作品独特的意境与作者深厚的创作功底,

  一,独出机杼为我所用——《瑶LU夜画》的演奏风格

  该曲的点睛之笔在与其独具特色的作曲技法运用,作者有鉴于西方的回旋曲式作曲技法,又在各主题的基础上加以变奏形式,对全曲结构进行创造性得加工和编排,使音乐既遵循了西方作曲技法规范,又没有离开中国传统,可谓中西交融,安排得当。

  全曲为回旋变奏曲式,变奏为主,回旋为辅。围绕着A和B两大主题,运用对主题变奏的回旋曲式手法进行创作,曲式的运用是从第二部分静夜开始的,此时的慢板是全曲的一个重要旋律部分,称之为主题A,最开始的五度起音是本作品的一大亮点,给人们以新奇的听觉效果,渲染了作品的意境,让人意犹未尽。接下来轮音部分转D调,此时以浓密的轮音烘托气氛,称之为主题B,是A主题所要表达情感与情境的继续和延伸,到右手的六连音部分是主题B的延续,为突出对比,以主题变奏的形式出现,称之为Bl,此时以六连音为背景的变奏加浓了B主题的情感线,进一步抓住听众的心,此后紧密围绕A主题展开不同形式的回旋与变奏,转G调的反竹部分,是主题A的延续,即Al,是情景的再现,到火舞部分的十三小节,又出现了五度起音,是作者对先前五度起音创作技法的沿用,即A2,装饰音部分巧妙的展现出舞蹈的场景,烘托高涨的情绪,紧接着十六分音符的转换凸显舞蹈场面的热烈,进而继续对A主题的结构特征进行变奏和再现,即A3,后面四十六节奏音型是插部C,前八后十六的节奏音型,巧妙的将A3与A4顺利做了连接,在给听众变换听觉的同时,不知不觉地过度到了低音区,此时的A4为两手力度交替进行的部分,以mp和mf的力度转换为主,旋律在左右手交替变化的变奏。左手三连音部分是重现B主题,又加以变奏,即B2,紧接着B3又变换了变奏的形式,使用延音符号,速度加至190,连续B2、B3的出现是做足A主题的气氛后的一次回旋,较前面的Bl再一次深化了B主题的旋律感,转G调的四二拍子部分为A5,紧接着F调的A6以最热烈的演奏氛围和较A5更强的力度再现A主题,这两部分的变奏均让音乐以一次较一次热烈高昂的气氛达到最高潮,更狂放热烈的插部D,继续全曲的高潮,连续的十六分音符和模仿鼓锣声的音调将人们带人了人鬼合一的境界,第四部分的幻境为最后的A主题再现,即A7,左手的旋律线配合右手的六连音演奏再次将听众带入A主题那大自然的伟大胸怀,最后转G调的反竹即A8,是对A主题作最后的补充,最后回到了寂静神秘的意境,

  作者在对回旋曲式深入探索的同时,大胆加入主题变奏这一形式,紧密围绕A、B两大主题,以不同的变奏形式和插部交替循环,反复再现,首尾呼应得当,运用平行五度、五度起音等反常规不稳定性调式,创造性的应用中国音乐特有元素,使本作品的结构曲式独一无二,精彩绝伦,

  二,独妙音魂 绽放神韵——《瑶山夜画》的演奏技巧

  本作品是以瑶族的民族音乐特色为基础,作者亲自前往西南少数民族地区参观考察,广泛深入了解瑶族人民的生活方式并结合自己的实际体验,运用独特新颖的创作手法,创作出旋律婉转动人、民族风格浓郁的经典之作。

  (一)引子

  本作品第一部分为静夜,第一句的音乐在均匀静弱的轮音中伸展开来,开始的低音代表深邃静谜的森林,稍稍的渐强并保持住,这时候训练两手的平衡能力,要听着感觉两个音黏在一起,声音由远缓缓靠近,突然地,低音区的音乐里跳跃出一个高音,那是动物如狒狒、猫头鹰警觉的惊叫声,奇妙的打破了夜的静,演奏这个音的动作要抛物线一样的慢上,快下时左手直线状迅速抽回,然后缓进,再悄悄进入轮音,这种慢上、快下,缓进的独特技巧为全曲增添了神秘的色彩,是曲作者的创作不同于以往作品的一个亮点,也是扬琴作品中鲜有的音乐表现技术。轮音要尽量匀密,不出音头。靠双臂的动作延续长音,后面八四拍的速度为180的六连音中,要控制好十二个六连音由弱到强再到弱的力度。好像被惊扰的成千上万的蝙蝠大肆闪着翅膀从山洞里飞出,又像下面的湖水在月光的照映下波动荡漾,动作决定了形象,让人似乎有种紧张的感觉,给足了观众悬念,第二句的时候意境更加浓郁一些,一串的闷音像动物的黑影,嗖的一声从树林穿过,增加神秘色彩,而这个闷音的运用也是精彩之极,需演奏时突出音头,每个音划过的时候清楚,坚定,是为本作品的一个独到之处,深化了意境,将山里夜的动人景象变换成美妙的音符呈现给听者,而后的前倚音不要着急渐强,要在弱的同时引起听者的悬念,然后在第三拍快结束时开始渐强,而后又是如湖水荡漾办的六连音,强弱与第一句一样,六连音弱下来后,琴竹拿起然后换气。接下来一个双音要突然地,有爆发性的弹出来,像一声巨雷炸响在安静的夜空,紧接着第二声雷响要弱下来,雷声远去。夜又恢复了最初的静谧,是“谧”字导致了这样的情景,整体演奏应稍微自由些,


更多关于“灵动音符的完美诠释 ——扬琴名曲《瑶山夜画》的独得之见 ”的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