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時事政治 > 文章正文

一部曾得罪全中國的紀錄片


殷孜涵 姬松梅

  大菜園村是河南省林州治下的一個普通村莊,30多年前,它不經意間走進了享譽世界的導演米開朗基羅·安東尼奧尼(1912年—2007年,意大利現代主義電影導演)拍攝的紀錄片《中國》中,給人們留下了一個透視改革開放前中國農村的絕佳影像。然而,《中國》在西方大紅大紫之時,卻遭到了來自中國的巨大的批判聲浪,中國政府認為它惡意丑化中國。而當安東尼奧尼和他的《中國》逐漸淡出了人們的記憶時,2008年10月24日,央視一套《我們》欄目組再次把鏡頭對準大菜園村,一段塵封了30多年的記憶被慢慢喚醒
  
  
  村里來了外國導演
  
  1972年5月底的一天,當時的林縣城關公社大菜園大隊來了幾個身背攝像器材的外國人。今年65歲的馬東升是當時大菜園大隊的副支書,他還清楚地記得,這幾個外國人中,歲數較大的是意大利導演安東尼奧尼,只是那時他并不知道,這個看起來和藹親切的老頭竟是一位享譽世界的大導演。隨行的有攝影師都沃里、年輕漂亮的女秘書恩麗卡和一位負責錄音的男助理。他們是在時任林縣縣委宣傳部部長的陪同下到來的。
  1970年11月5日,中國和意大利正式建交。1971年7月20日,意大利國家電視臺向中國外交部新聞司申請到中國拍攝紀錄片。對西方人來說,那時的中國還是一個神秘的國度。考慮到意大利記者在意大利外貿部長訪華期間所做的客觀報道,經周恩來總理同意,中國外交部發出了邀請。
  1972年5月13日,安東尼奧尼一行輾轉到達北京。北京、河南林縣、蘇州、南京、上海成為中國官方同意他拍攝的5個地方,林縣大菜園村是攝制組拍攝的唯一農村地區。5月28日,安東尼奧尼從北京來到林縣。
  馬東升對當時的一些細節記憶猶新。安東尼奧尼一臉絡腮胡,但刮得很干凈。攝影師都沃里個子高,紅色的上衣很顯眼。馬東升印象最深的是安東尼奧尼的女秘書恩麗卡,她嘴唇上抹著口紅,手指甲和腳趾甲也都染成了紅色。中國之行也成就了20歲的恩麗卡和安東尼奧尼一生的愛情,回國后相差40歲的他們結婚了。
  對馬東升來說,那時見到外國人并不稀罕。20世紀60年代末,通水后的紅旗渠吸引了無數外賓來此參觀,林縣也成為對外開放縣。當時的大菜園大隊有面粉廠、機械鑄造廠等幾家企業,比較富裕,是河南省革委會樹立的“大寨式大隊”典型,所以也成了一些外賓光顧的地方。但是這次,外國人來村里拍電影還是很新鮮。
  在林縣的4天時間里,安東尼奧尼沒有重點關注紅旗渠,而是讓更多的鏡頭靜靜地掠過農村。時任林縣第四招待所所長田永昌告訴記者,安東尼奧尼的攝制組似乎對這里的一切都很感興趣,無論看到什么他們都要問一問,拍一拍。小學、胡同、田間地頭,甚至當時大菜園大隊領導班子在大隊部開會的場景,他們也都要拍下來……他們晚上一般回來很晚,不過有時會看一看《紅旗渠》的英文版電影。
  《中國》這樣介紹大菜園村:“我們要求參觀一個村莊,它有1628個村民。所有的設施都在這四合院中的公共院子:農具存放室、玉米倉庫、磨坊和裁縫鋪。院子里還有革命委員會,它負責生產隊的工作。”
  “今天要開會……他們讀了幾段毛主席語錄,然后開始討論這些語錄。有人說,如果首先抓好政治思想,其他的問題就能迎刃而解。談完政治,他們又回頭談耕地、割草、篩選種子……”
  “他們告訴我們,委員會甚至可以批準離婚,但又說離婚很少見,農村的夫婦很少離婚,因為他們很少吵架。”
  安東尼奧尼希望拍真實的中國人和一些具有象征意義的細節,因為種種原因,原計劃拍3個月的他,在22天后帶著3萬米膠片離開了中國。
  
  一部影片得罪了全中國
  
  1973年1月,時長220分鐘的大型紀錄片《中國》首映式在意大利首都羅馬舉行。該片產生了巨大轟動,也受到了西方的追捧。然而,讓安東尼奧尼沒有料到的是,《中國》遭到了來自中國的猛烈批判,中國官方下令查禁,1973年9月,安東尼奧尼被迫把電影拷貝交給中國。
  1974年1月30日,《人民日報》發表題為《惡毒的用心,卑劣的手法》的評論員文章。文章認為,《中國》大拍特拍中國落后的一面。在影片中,北京被抹上一層青光,顯得更加古舊,住房也非常簡陋。莊嚴的天安門被故意拍成時遠時近的破碎集市,甚至惡意拍攝去天安門附近上公廁的人;聞名中外的紅旗渠一掠而過,銀幕上不厭其煩地呈現出來的是零落的田地、孤獨的老人、疲乏的牲口、破陋的房舍……
  安東尼奧尼的名字甚至被編進了兒歌。據資料記載,批判安東尼奧尼的活動持續了將近一年,來自全國各條戰線的文章最后結集出版,字數達12萬字。作為回應,中央新聞記錄電影制片廠還專門拍攝了紀錄片《紅旗渠畔展新圖》,在國內外公開放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