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摘類 > 文章正文

空中小姐的誕生


秋 影

  在今天,如果飛機上少了空中小姐的噓寒問暖,那飛行一定是不完整的。當商業客運還處于萌芽時期,飛機上是沒有空中小姐的,直到81年前,世界上才有了第一位女空乘員……
  
  丘奇突發奇想
  
  美國丘奇1904年9月22日出生于依阿華州奎斯柯市的一個農場。一戰期間,還是個孩子的她就在家附近的小飛機場觀看軍人們學習開飛機。丘奇沒有想過要成為一名空中小姐。她原本想成為飛行員自己開飛機。這位年輕姑娘甚至曾經在舊金山上過飛行課,希望航空公司開始接受女飛行員的時候,自己也能夠成為其中的一員。
  但是她并沒能實現飛行員之夢。1929年的一天,丘奇在舊金山瀏覽街上的櫥窗,剛好看見在波音航空運輸公司的櫥窗里貼著一則招男性乘務員的廣告。空乘員這個概念早在1922年就由英國戴姆勒航空公司介紹過,但是波音公司到了1926年才開始將之納入實際操作。
  2月23日,丘奇帶著她頗具革命性的想法,見到了波音公司舊金山辦事處的經理史蒂夫·斯廷普森。她的想法是:如果男空乘員們在飛機上就是為了使乘客們保持安靜,那么,如果讓被人們認為身心較脆弱的女性來到飛機上工作,不是更能顯示波音公司的飛機有多么安全,不是更讓乘客們安心嗎?而且,乘客的安全和舒適是最重要的,女乘務員要是被訓練得像護士一樣,誰還不主張用女人呢?
  丘奇說:“斯廷普森先生,如果人們想像女人們在天上,想像女人們選擇在飛機上工作,那豈不是會產生一種好的心理影響來幫助公眾擺脫對飛行的恐懼嗎?”
  斯廷普森立刻被這個想法吸引住了。他給上司寫了一封信建議進行一次為期三個月的女乘務員培訓。幾經波折,波音公司最后同意了他們的培訓計劃。丘奇幫助斯廷普森招收和培訓了另外七名婦女,他們還聯手給新入行者寫了一本工作手冊。
  
  天上來的天使
  
  為了突出她們的專業化形象,這八名女士穿上了深綠色的制服,身上是雙排銀扣的羊毛套裝,外面還有一層同樣質地的披肩,這是為了在透風的機艙內保暖而設計的。披肩上的口袋要足夠大,得能裝進一把扳手和一把螺絲刀,這樣她們才能保證將乘客的柳條椅固定在機艙的地板上,一旦航班延誤或者取消了,她們還得用這兩樣工具調節滑軌式時間表給乘客做參考。
  這些新空姐們每個月的工資是125美元,她們被稱作是“女乘,務員”。除了保證座椅固定在地板上和服侍用餐之外,女空乘們要肩負起在機艙內打死小飛蟲、保持乘客鎮靜和打掃廁所的責任。飛行結束后,她們有時甚至還要幫忙將飛機推進飛機庫里去。
  要知道,在那個年代飛行可是很可怕的。人們沒法像現如今這么準確地預測天氣,飛機經常飛著飛著壞天氣就來了。飛行員們通過運航空信件賺外快,一架飛機上只有12到15個乘客。
  當時航空公司對女空乘的要求十分嚴格。申請者的體重必須在52公斤以下(為了使飛機能裝下更多的航空信),身高不得高于1.62米,年齡得在25周歲以內——在最早的八名女空乘培訓結束之后,規矩又多了一條一申請者必須是單身。這是因為最早那次培訓當中,有一名空姐的丈夫只要妻子的飛機延誤了或者回家晚了,就沒完沒了地給斯廷普森打電話糾纏不休。
  哈里特·伊頓是當初那八名女空乘之一,她回憶說:“飛機上的廁所就是一個圈里裝上個罐子,在地板上挖一個洞,人一打開馬桶蓋子,看吧,什么都能看見!不久以后使用化學劑的馬桶登場了。這種廁所唯一的缺點是,趕上狂暴的天氣或者氣流震蕩,我經常會看見廁所里的污物順著門底下跑到機艙里來。這時我得趕緊擦干凈。我可不喜歡這樣。”
  八人中的另一位——伊內茲·福伊特還記得,當飛機被迫緊急降落在農田以后,女空乘們還得幫著推倒土地上的籬笆,以便飛機能夠重新起飛。“飛機燃料用光了,我們只好緊急迫降在一片麥地里。”她講述道,“周圍居住的人們坐著馬車或者騎著馬過來看飛機。他們以前從沒有看見過飛機,所以他們想摸摸飛機,還想摸我。其中有個人竟然叫我‘天上來的天使’。”
  
  航空史上的經典
  
  女空乘員們在工作中忍受著很多困難,但她們的努力也很快收到了回報。通過對她們的介紹和宣傳,波音航空運輸公司的預定機位數上漲了30%之多。不久,所有其他航空公司都蜂擁著模仿丘奇的創意。
  雖然她做出了名堂,后來也贏得了不小的名氣,但是頗為不幸的是,丘奇自己實際上僅僅作了一年半的空中乘務員。這是由于她出了一次車禍,車禍以后她只好留在地上了。1942年,戰爭使她得以重返藍天,她加入美國醫護軍團服役。為了表彰她在北非、西西里、英格蘭和法國為救治傷員所做出的努力,她還被授予了空軍獎章。
  戰爭結束后,丘奇去了印第安納州的高地聯合醫院,開始做護士長,后來成為醫院的管理者。1965年,她在騎馬時死于意外事故。
  丘奇雖然早己辭世,但是在她的家鄉奎斯柯市,人們不會忘記她。通往丘奇家的四條主干道上都有路標,告訴參觀者這里就是世界上第一位空中小姐的故鄉。學校里,老師會給學生們講丘奇的故事,講她的成就,說她是一個在世界上留下了自己的痕跡的女人。而且,當地機場用了她的名字命名,每一個飛到奎斯柯市的人,都得在埃倫·丘奇機場著陸,她的“空中小姐”創意已經成了世界航空史上永傳不衰的經典。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