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摘類 > 文章正文

張咪:我的性感女友




有人說:第一次見到張咪,會認為她是一個充滿野性的女人,第二次見到張咪,會覺得她是一個讓男人躁動不安的美人,第三次見到張咪,就會說這是一個天真無邪的少女。
而我,認識張咪是在上一個本命年,那也是張咪的本命年,張咪在《偷哭的心》里寫道:“那是一個難忘的年月。”
在那個懵懵懂懂的年紀,因為認識了張咪,我才突然意識到音樂原來是那么神奇而美妙的東西;原來一個歌手可以為了音樂如此歷經磨難艱辛付出一切;原來世上有個聲音,每當它響起的時候,每個音符都像是從我心頭流過,濕濕的,涼涼的……每次看到“張咪”這兩個字,聽到“張咪”這兩個音,我的心里就砰砰地跳個不停。
錄像帶里最早的演出是1990年夏天的,她唱《奉獻》,還唱甜歌和民歌,笑著,可眼里有揮不去的苦澀;2年后有了《藍藍的夜,藍藍的夢》和《嘿,聽我這首歌》;又過了2年終于看到《孤星》,有了《和我一起飛翔》……我迷信地想再過2年一定又能見到張咪的,可是沒有。漸漸地,我以為她就那樣淡出了。
然而,她的復出,讓我終于有了一次面對面的機會。
見到張咪是在一個午后,盡管見面時的一襲黑衣,將她的表情深深遮擋住,但我深覺,眼前的張咪已遠非當年的張咪。
人們說:戀愛中的女人最美麗,但智商為零。可是走近了張咪才發現,戀愛中的她不僅明朗、幸福、愉快,而且她的美麗智商有增無減。張咪說:“我14歲從窮困山村出來闖蕩,遭遇過很多艱辛和打擊,我學會了堅強和忍耐,也學會了制造快樂,更學會了塑造屬于自己的美麗。”
聊天中發現張咪似乎更喜歡現在的她,成熟、美麗、性感、有女人昧。她認為這些都是自己歷練的結果。
我們的話題從那一本由她的美籍男友丹尼——一個學哲學的酒商所寫的書《張咪:我的性感女友》談起。

我以“性感”為榮

“對于書名中存在著的廣為中國人敏感的字眼——‘性感’,你怎么看?”我直截了當地問。
張咪神色坦然地說她一直沒有研究過自己性感不性感。“但經常有人用這兩個字講我,特別是在國外的時候,他們經常說我的衣服很漂亮或者說我很性感,我覺得這是一種贊美吧。國外的女孩子常以聽到別人用‘性感’來贊美她為榮。”
前不久,張咪在北京拿了一個“最性感的藝人獎”,那是一個全明星參加的明星評選活動,有模特、影視演員,也有歌手。
我翻開《張咪:我的性感女友》,念道:
——我的心激動不已!我輕輕脫去了她的睡衣,我第一次看到了她的身體!我情不自禁地自語:“我的上帝啊!這是我這輩子見過的最美的一幅畫!”她的腿修長,她身體的曲線是那么美!她的皮膚就像你的手在觸摸一塊咖啡色的綢緞,那樣有彈性!那樣光滑!那樣健美!在這之前的幾個月里,我對她一直都是渴望的,而在這一刻除了全身熱血沸騰以外,又多了更多的感動。這世界上最美妙、最神奇的一刻,我卻永遠找不出語言來形容它!我們都為這美妙而神奇的感覺感動得流下了淚水。我們緊緊地擁抱在一起……
還沒念完,就被張咪打斷了。“啊……你們怎么找到的?”張咪說,“我覺得當你整體地看這本書時,你就會覺得這本書里的內容都是我們每一個人在戀愛時的必然經歷。沒有什么很特殊的地方。為什么大家會覺得這些內容特別,那是因為大家總以中國人的觀念去看待他(丹尼)的觀念,要知道,外國人的觀念不像中國人那么含蓄。我覺得這本書里直觀表達愛的地方,大都是很健康很真實的。”

我有過很多中國男朋友

關于張咪的傳聞很多,我提到了網上一則說她曾表示過“中國的男人比外國的男人更開放”的新聞。
張咪很認真地:“我說過這樣子的話嗎?你肯定不會相信網上的東西吧!在中國有很多有責任心牙口愛心的男人,很多很多,但也有很多的現象,那就是經常去KTV或夜總會去找小姐,包二奶呀什么的,這是我們社會當中非常普遍的一個現象。在國外也是這樣,他們中有許多這樣的男人,也有很多有責任心的男人,都差不多。我覺得不是誰比誰開放,而是個人與個人之間的不同,這種不同主要就是性格和生活方式的不同。”
張咪承認,在遇到丹尼之前就曾有過很多的中國男朋友。“(大笑)我的初戀是中國男人,就是《孤星》里的那個‘邵兵’,他非常棒,是一個一直在我記憶當中留下非常美好記憶的中國男人。以前的男友有些還是朋友,我還介紹給丹尼,我跟他之間沒秘密,我會把我所有過去都告訴他,他都知道。”

我是一個“很有顏色”的人

張咪說自己是一個“很有顏色”的人,她會為任何具有創意的美的形式所打動。一次,在瑞士的一個朋友家中,她為朋友獨特的收藏所震撼——她在洗手間發現一個漂亮的玻璃臺子,里面陳列著大大小小、各式各樣幾百個香水瓶,閃爍著明亮晶瑩的光澤,令人感到溫暖和陶醉。從此,張咪養成了收集香水瓶的習慣。同樣,她會憑自己的感覺將家中點染得獨具特色和富于藝術氣息:東西合璧的家具設置,床頭、窗簾等細節處的點綴,以及各種精心雕琢的小飾物,無一不力求完美的表達,就像一個執著的孩子,用色彩給自己在現實中營造出一個充滿美感的夢境。對于喜歡色彩又注重內心感受的張咪來說,喜歡上畫畫是很自然的事情:“我沒有刻意去學過畫畫,但我一直在畫,我房間里的畫應該都是我畫的。”張咪第一次拿起畫筆,是在一種莫名的沖動下,想體驗用畫筆調色的感覺。于是,她走出家門,買了畫筆,買了顏料,畫出自己的第一幅作品。”我的朋友們都不相信那是一個沒有學習過繪畫的人的作品,所以我想,藝術和審美是相通的,很多東西都來自內心中的一種體驗,而技巧,反倒是次要的了。”
Tags:張咪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