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乡医玫瑰梦(1)


悠然钟声

作者 悠然钟声

插图 太 阳

责编 权权

醉翁之意

当许子陵走进李晓倩的卧房时,她已经趴在床上翘着屁股等他哩。

“嘿嘿……”许子陵见状,不禁笑了起来,“嫂子,咋这么个样子啊?摔哪儿了?”

天气热,李晓倩穿得很少很薄,屁股高高撅起,透过薄薄的白色绸质睡裤,在那里勾勒出一小片让人想人非非的三角区。

“别提了。”李晓倩伸过一只手,摸着自己的尾椎骨哼哼唧唧道:“早上起来打水,不小心在井台子上摔了个屁股墩,尾椎骨给硌了一下。疼得老娘站不成、躺不成、坐不下,翻个身子都疼得呲牙咧嘴一身汗,只能这样趴着。”

晓倩已年过三十,家里有钱,爱倒饬而且很会保养,伸出来的一只纤纤素手白嫩细腻,中指和无名指戴了两个明晃晃的戒指,指甲上还涂了红艳艳的指甲油。不用看人,单这只白生生嫩鲜鲜的小手,就能显示出它的主人是一个艳若桃李的娘们儿。

看见她手上明晃晃的戒指,许子陵不禁暗暗骂道:男人在城里当黑包工头,靠着偷工减料和克扣工钱,大把大把的昧心钱挣回了家,这娘们也他妈的跟着自家男人嚣张骚包!

不过,这臭娘们摔得也忒不是地方了!许子陵有点子犯嘀咕,他吭吭吃吃道:“嫂子,你这是尾脊骨摔裂了,要先捏骨,然后再用艾条灸烤,可有一样,我……我……”

“怎么了,你治不了?”晓倩回过头来,眼睛里带着一丝失望。

“治倒是能治,可是你必须脱去裤子,否则……”

“嗨!我以为啥事呢!”李晓倩满不在乎道:“姑娘家是金屁股,结了婚是银屁股,生了娃是屎屁股,嫂子我早先要是没采取避孕措施,你这么大的儿子怕也有了,我都不害臊,你一个青皮蛋子怕啥?”

说着,她伸出手,看似随意地在他的小腹上拍了拍,然后蠕动着屁股,麻利地把自己的睡裤褪到了膝窝上。

蓦然间,雪豆腐似的臀便活色生香地展现在许子陵面前,只在两瓣屁股中间留有柳叶大的丝片片。偏偏那一小片粉色的丝质片片还是镂空的,里面的内容物若隐若现,极具诱惑和暗示意味。

狗日的,这哪是裤衩子吗?几乎就是透明的,简直跟没穿一个样!许子陵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不知不觉便感到嗓子发干喉头发紧,不由自主咕噜一声,咽了一口唾沫。

屋内静悄悄的,他这一声便显得很响。

李晓倩不用回头,就知道许子陵脸上的表情,心里不禁暗笑道:十七十八,球毛齐发。这青皮小子正是那种气血健旺容易动火的年龄,估计从没见过这种阵势,此时一定是看傻了。

想到这里,她不由一阵窃喜。于是,半真半假问道:“看不出你一个小毛猴猴的鬼心眼子还挺多,没见过女人屁股啊?这十里八乡的就你一个看病的,大姑娘小媳妇的屁股你不知趁机看了多少?”

“我没有……”说话间,他又艰难地咽了口唾沫。“真的没有!”

“真的没有?”李晓倩依然是半玩笑半认真道:“好好好,没有就没有,嫂子信你。就算是今天嫂子让你开开眼,这总行了吧?”说着,回头乜了他一眼,“你抓紧时间替我捏骨啊,我婆婆这会儿正好去镇上赶集去了,让她回来瞧见这样子,也不好。”

“嗯呐……”她那一眼瞅得他心里痒痒的,他慌里慌张答道:“不过还要脱,隔着一层布,手感不准。”

李晓倩很放得开,大咧咧道:“你是大夫,你说咋弄就咋弄。”

他更慌了,踟蹰着伸出双手,刚挑起她的裤衩便蝎子蜇了似的缩回手来,面红耳赤道:“嫂子……还……还是你……自己来吧。”

见他还在犹豫,李晓倩逗道:“你要觉得占了嫂子便宜,大不了过会儿让嫂子也看看你那地方,让嫂子检查检查,瞧瞧你的毛毛长齐了没有?”

许子陵哪里是在犹豫?他是有些有点难以自制。

他想走,却又挪不动脚。

“赶紧啊!”李晓倩又一次催促道。完了似是意犹未尽,又呵呵笑着补充道:“你可以边干边看。”

许子陵被她说破了心思,脸上有些挂不住,心里便有点恼怒:日你妈的,谁稀罕你那破玩意啊!动了怒气,心里便不再发虚,遂俯身上去,伸出修长的手指灵活的替李晓倩捏拢起尾巴骨来。

尽管他的手法很轻柔,但捏骨过程实际上是将产生裂纹的骨缝往一块捏拢弥合的过程,一般情况下会很痛。李晓倩发出一阵阵呻吟似的哼唧声。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更多关于“乡医玫瑰梦(1)”的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