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書畫攝影 > 文章正文

《長生殿》的主題及其他


徐子方

《長生殿》的主題及其他
徐子方

摘要:考察《長生殿》主題離不開“釵合情緣”之情,也離不開“臣忠子孝”之情。如果說有一根能夠二者統一起來的紅線的話,這就是至死不渝的真情追求。換言之。洪升筆下的“情”徑自包容愛情和政治。作品主題決定其藝術結構。《長生殿》客觀上存在著兩條情節線索,它們是相互映襯,相互補充,并行不悖的。和文學史上曾有過的“揚李抑杜”、“揚杜抑李”等論調一樣,“揚孔抑洪”論不是科學分析所應采取的方法。新時期逐漸喪失市場是其必然結果。
關鍵詞:長生殿、主題、情節結構、結尾、揚孔抑洪
中圖分類號:J809
文獻標識碼:A

一、主題、情節結構及團圓結局問題

《長生殿》的主題思想,至今仍是學術界爭論最多的問題,“愛情說”、“政治社會說”、“命運失落說”、“雙重主題說”、“多重主題說”不一而足。最為流行亦最合乎作品表層內容及結構安排的觀點當然是“愛情說”,即認為《長生殿》是歌頌了“生死不逾”的愛情,但這種說法卻給我們留下了難以解決的矛盾。早在上個世紀60年代初,就有論者指責:“《長生殿》歌頌愛情,又從政治上批判愛情后果,主題本身就存在著矛盾。”類似這樣的評論多年來在文學史、戲曲史界還很多。確實,我們如果把歌頌愛情作為《長生殿》的主題的話,那么該劇上半部《疑讖》、《進果》等揭露日趨尖銳的階級矛盾的戲和下半部充滿愛國主義感情的《罵賊》、《彈詞》、《剿寇》等出就完全成了游離于主題之外,且又損害主題的枝蔓了,由此還必須得出《長生殿》非成功之作的結論,而恰恰是與文學史、戲曲史上《長生殿》本身地位所不相容的。因而我們可以這樣認為,說《長生殿》主題為單純歌頌愛情是錯誤的,至少是不全面的。至于這些年同時存在的其它幾種主題論點,“政治社會”說與《長生殿》現有文本明顯不符,“雙重主題”乃至“多重主題”論者,又或多或少沒有擺脫作者思想“矛盾”、“沖突”、“分裂”的陰影,同樣難以讓人信服。
今天看來,一個作品的主題,無非就是作者通過其作品表現出來的主要思想,創作意圖和客觀效果是理解主題的兩個支點。《長生殿》卷首第一出《傳概》[南呂引子·滿江紅]詞即為理解作者創作意圖的直接依據。理應全面而系統地把握,不宜各取所需。“借太真外傳譜新篇,情而已”一句,歷來是“愛情主題”論的主要依據。然而縱觀全詞,將這里的“情”僅僅理解為男女戀情顯然太狹隘,因為詞的下闋明明寫道:“感金石,回天地,昭白日,垂青史。看臣忠子孝,總由情至。”毫無疑問,洪升要寫的“情”要寬泛得多,當然也不是某些研究者所說的是“泛指人類情感”(七情六欲),而是集中貫通男女之愛和忠孝堅貞的兩方面感情。換言之。洪升筆下的“情”,有著兩個表面相異但本質相通的兩個方面。
從創作意圖角度看《長生殿》,也不難承認作者在有意無意展示著極其深刻廣泛的社會政治內容。洪升自述創作此劇的目的是“借他人酒杯澆自己塊壘”。表面上寫的是“安史之亂”,實際上卻處處顯示明末清初社會現實的影子。此從作者對作品題材的安排也可以看出來。本來“安史之亂”在清初有不少人只看作統治集團的內訌而并沒有看成是民族斗爭(例如傅山的《霜紅龕詩》和屈大鈞的《大同感賦》,甚至南明重臣史可法《復多爾袞書》都將李自成比作安祿山,而將清兵入關比作回紇助唐討安史),但洪升卻處處強調安史之亂的民族性質,他把安祿山處理成為原屬唐統治下的一個少數民族外藩,在衣著習性方面突出安及其部下的胡人特征。我們知道,滿清原來也是明統治下的外藩(努爾哈赤曾任明建州衛都督僉事、龍虎將軍等職),而他們也可以被認為是胡人(在中國歷史上,胡人泛指北方少數民族,我們不必在安祿山出生地是否產生后來的滿人這個枝節問題上兜圈子),《長生殿》中描寫唐王朝內部爭權奪利、皇帝縱情聲色、荒廢朝政的現象也容易使人回憶起明末南明的政治情勢。所謂“逆藩奸相”也容易使人聯想起原為明朝外藩的清廷和南明權奸馬士英、阮大鋮之流。作品把歷史上流落湖南的李龜年移到剛淪陷不久的南明都城南京,讓他悲奏“譜將殘恨說興亡”的亡國之音。另外,作品還憤怒控訴叛亂番兵的暴行:“逢城攻打逢人剁,尸橫遍野血流河,燒家劫舍搶嬌娥”(《陷關》出),這不能不使人想起剛剛發生過的“揚州十日”、“嘉定三屠”。作品還通過郭子儀之口慷慨陳辭:“當此國家多事之秋,正我臣子建功之日”,號召“掃清群寇,收復兩京,再造社稷,重睹漢官威儀。”(《剿寇》出)。郭子儀身上表現出來的憂國憂民,力圖恢復之情,那痛切矢志的誓言,又令人想起在揚州抗清不屈殉節的史可法。作品通過《疑讖》、《進果》直到《彈詞》、《罵賊》、《剿寇》、《收京》等出勾勒出一條由階級矛盾轉向民族矛盾的極其鮮明的政治主線,塑造了郭子儀、雷海清、李龜年、郭從謹等一系列充滿愛國主義精神的正面人物形象,這是無法抹煞的。作品中雷海清痛罵那些喪失廉恥,“搖尾受新銜”的變節行徑,這對投靠清廷的原明降官來說,并不是很舒服的事,至于那“潑腥膻莽將龍座淹”的句子,更是不僅有“腥膻”味而且正在淹“龍座”的清朝統治者所難以容忍。難怪康熙帝“取《長生殿》院本閱之,認為有心諷刺”了。作者這樣描寫,聯系起我們過去分析過的洪升寫作《長生殿》時的思想感情,社會政治內容確實是研究者所不應忽視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