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女性 > 文章正文

黑瞳



  他完全忘記了她曾經是多么其貌不揚,他只對現在她那又黑又深的眼睛所迷醉了。
  
  1、
  亞靜和安室又合好了,這事情發生在亞靜收到安室的禮物之后。其實她們本來就是一對很好的朋友,曾經反目成仇的原因只是因為光一。
  光一是亞靜的鄰居,高大的身材,英俊的面孔,對著任何女生都發送著頗具魅力的微笑。他和亞靜時有來往,常常地幫亞靜換個燈泡,而也常會坐在沙發上不見外地吃亞靜端上來的面條。慢慢地,他嘴角蕩漾起的笑容讓亞靜有點招架不住,亞靜還是第一次這樣喜歡上一個男生,她告訴了最好的朋友安室。
  今天我們在一起看電視,忽然我發現他很像元彬呢!
  是嗎?
  他告訴我,他喜歡有漂亮眼睛的女孩子,你說我的眼睛漂亮嗎?
  亞靜把臉湊到安室的眼前,近得睫毛都要碰到安室的鼻子了。安室只笑著把頭往后靠,不說話。但是亞靜知道自己的眼睛其實不漂亮,她有點懊惱。她一直是一個把化妝重點放在嘴巴上的女孩子,誰知道原來男生喜歡的是漂亮的眼睛。
  安室忽然站起來說:我走了,晚上有《藍色生死戀》呢!有空我去找你玩。
  亞靜點點頭,原來,原來安室也喜歡元彬的嗎?
  后來,安室來找亞靜,她不在家,安室就被邀請去光一的房間,再后來,就成了很俗套的故事,亞靜的好朋友搶了自己喜歡的男人。亞靜常常咬著牙透過自家的門鏡看到安室和光一出雙入對,她覺得這簡直就是一個陰謀,安室來找她的時候,本來就是知道她不在家的,而且,最重要的是,安室的眼睛似乎變得很漂亮。
  
  2、
  幾個月過去了,亞靜還是覺得這件事情好像石頭一樣壓在她的心里。她每天坐在家里發呆,耳朵豎得老高,一聽到對面有開門的聲音她就迫不及待地去看,這簡直有點像自虐,但是她做這些幾乎是條件反射,她想看什么呢?她自己也說不清楚。
  這天她又聽到門響了,她跳起來趴到門上張望,卻看到一張蠟黃的臉。而她的門幾乎同時發出敲門聲,她嚇得后退了一步,門又響了好幾下,她才意識到,有人在敲門。她疑惑地打開門,一個半大的孩子探頭探腦地站在門口看著她。她不認識他的。
  她問他:什么事情?
  ……
  對面的光一摟著一個有著漂亮眼睛的女人出來了,由于不是她所意料中的安室,她不由一愣。
  啊,什么?
  男孩在說什么,她沒注意去聽,直到光一和那女人走遠,她才回過神來,發現男孩已經遞給她個包裹。
  誰給我的?她有點奇怪地問。
  她啊,她給了我錢,叫我送到這里來。男孩的話說了等于沒說。然后他走了。
  看了里面的一封信,才知道,原來是安室給她的。那封信洋洋灑灑,前半段述說了著她們曾經令人感動的事情種種,亞靜鼻子里冷冷地一哼,繼續看,信的中間筆鋒一轉,開始了對于亞靜的懺悔,后半部則說自己和光一分手了,并且解釋了包裹里的物品的用途,原來那是一副進口的黑色隱形眼鏡,帶上之后眼睛就會變得又黑又亮,安室承認那時候就是帶著這個眼鏡去找光一的,亞靜恍然大悟,難怪那時候的安室眼睛變得很大很漂亮。
  亞靜不禁反復摩挲著那副嶄新的隱形眼睛,上面的包裝上寫著奇怪的文字,看來果然是進口的,亞靜知道安室的意思,她寧愿把光一讓給亞靜,也不愿意輸給陌生的女人。亞靜心里那種征服光一的欲望又變得強烈起來。
  
  3、
  果然男人是容易上當的,當她帶上那副黑色的隱形眼睛敲開了光一的門,光一的目光變得驚喜。他完全忘記了她曾經是多么其貌不揚,他只對現在她那又黑又深的眼睛所迷醉了。
  她輕而易舉地俘獲了他的心,就如當初安室所做的那樣。他對她著迷了,他們呆在一起的時間越來越長。開始她是每天晚上回來睡覺的時候把眼鏡取下來,第二天再帶上去,但是漸漸地,他們晚上也在一起了,她無法再取出眼鏡,再說,由于眼鏡的質量比較好,她也沒有覺得任何不適。她簡直覺得發明這個眼鏡的人是個神。
  后來,她發現只要取下眼鏡她就變得不自在,她生怕在她沒帶眼鏡的時候光一忽然出現,她開始把取眼鏡的周期由一天變為一周又成為一個月,一個月取一次眼鏡,這個周期讓她很安心。
  她也時常與安室通電話,她知道她們很難回到過去的狀態了,但是她很愿意對她述說自己和光一的進展,她不知道那一頭安室的表情,但是她覺得很愉悅。
  可是那天她對安室說起光一覺得她的眼珠大得有點奇怪的時候,她聽見安室在那頭輕輕笑了一聲。她不經意地轉過臉看著側面的鏡子,忽然她覺得鏡子里的自己確實有點奇怪。她兀自放下電話,開始仔細端詳鏡子里自己的臉。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