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風物 > 文章正文

故鄉的蓮花嶺


路小路

  路小路

  我的故鄉是西北黃土高坡一個名叫染峪的小村莊,那里是世界上黃土最厚實的地方。黃土粉細而綿軟,從地質沉積上講,幾億年前地球西半部的強風把歐洲的黃土刮到了中國西北,在董志塬上空隨著風力減弱而沉降下來,形成了黃土塬。染峪村有一座圓形的山,叫簸啊山,也有的把她叫堡啊山。這座山形狀獨特,從不同的方向看,就得出不同的想象。從南向北看,像一個熱氣騰騰的饅頭。從西向東看,像個簸箕。四面為水,唯一有一條腰峴和染峪村相連。從西向東看,染峪村掌握著這個簸箕,不斷地把雜質簸出去。小時村里人說:七笸籮八簸箕,吃不完了都攞起。就是說過日子要抓一把揚一把,這樣日子才能過好。這座圓形的大山,四周溝壑環繞,高大雄偉,傲視黃土高坡。山的最上面為三十畝大的平臺,為染峪海拔最高的地方。從外形看層層梯田像螺絲一樣從山底纏繞往山頂,緊緊地把細小的黃土粒箍在一起,千年萬年永固。夏天梯田里層層金黃色的麥浪涌動,在遠處眺望像一座金色寶塔。冬天銀裝素裹,像一座圣潔的神雕。那山有圣靈,保佑著染峪村世代興旺平安。聽說那山里面有一個金雞,常常早于別的公雞報曉,它的第一聲打鳴,才引起全村所有公雞合唱。黎明時分站在崖畔,聆聽全村公雞打鳴,十分雄壯。

  小時候去山上砍柴火,天黑透了,母親就站在自家窯前的崖畔上,叫著我的小名,你快回來!崖娃娃就回應母親傳來回聲:回來了,回來了!其實從那時起我的魂就鑄入山中,不論走多遠,魂靈始終在那座山里。難怪晚年的母親想我的時候,就久久地站在崖畔眺望。別人問起,她老人家就說:說不定一會兒就能看到我兒子了,他會擔著柴火從山路上走來。

  小時候母親怕我看書浪費了燈油,把燈吹了給我講這個山的故事。在黑黑的窯洞里,沒有一點亮光。母親說在很久以前,染峪村是一個美麗的地方,簸啊山四周的溝壑中,被一潭湫包圍,那湫碧波蕩漾,清徹透底。在那湫的滋潤下,簸啊山四周樹木參天,染峪村風調雨順,村民生活幸福,有個病疼就去向湫祈禱求藥。在湫旁邊放一個紙折的三角,給湫說明病癥,磕頭作揖后,就躲起來靜靜等待神給賜藥。不一會兒,那三角形的紙袋里面,就被神賜了些黃色的顆粒狀藥面。回家沖水喝了,病立馬就好了。這個湫還有一個神奇的作用,就是用湫里面的水可以染布,用湫里的泥和水再加一些草,可以染出藍色、黑色及黃色的布來,且多次漂洗也不褪色。所以,染峪村人是最早穿上有顏色衣裳的村民。由于這潭湫的作用,使染峪村層林盡染,五彩繽紛,這里像黃土高原一朵盛開的鮮花,燦爛鮮活。染峪村是一個人間天堂,天高氣爽,藍天白云,神山神水相伴,黃土厚實,地肥苗壯,年年豐收。

  染峪村的名氣越來越大,有一天,引來了一個從西方印度而來的喇嘛,他想把這個山里的寶盜走。他觀察了多日說,這是個神山,從天上往下看,她是一座在水里盛開的蓮花,蓮臺上坐的是觀音菩薩,誰也不敢盜這個寶。從此后,這座山就改為叫蓮花山。黃土高原的人都比較謙虛,把山從不叫山,而叫嶺,所以傳到現在仍然叫蓮花嶺。我想,母親講的可能是黃土高原農民的夢想,或者是一個神話故事。我說有那么多的水,還需要我天天去深溝去挑水嗎?黃土高原最缺的就是水了,水貴如油啊。母親說,那時好日子過久了,人就懶惰了也貪婪了,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個啥,打死不離熱炕頭,都在窩里斗。家里人丁旺盛的,就開始占山為王,靠山吃山,亂砍樹木,鄰里互不相讓,為一棵樹可大動干戈。漸漸地簸啊山,成了一座禿山,四周溝壑的黃土沒有了樹木的遮罩,下雨時黃土泥巴全涌入了湫里,那清澈見底的神湫變成了一潭黃水。漸漸地,人們的好日子不在了。先是養的豬呀雞呀都紛紛死去,只留下了耕地的牛。接著全村人拉肚子,面黃肌瘦。但更悲慘的事發生了:有一天晚上半夜時光,全村的牛都汗流不止,即是臥在槽里,也喘著粗氣,顯得比平時拉套車時還累。村里有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做了個夢,夢見湫里的神仙爺向他借牛說,請讓全村的牛拉開湫的大門,我們要走了,重新找一個山清水秀的地方。天亮時簸啊山對面的尖甘嶺山一半塌下來,砸開了一條河床,環繞簸啊山四周的湫不見了,露出了千瘡百孔丑陋的溝底,染峪村失去了往日的美好時光。一夜之間,村民好像忽然明白了,不能無止境地向大自然索取,要學會付出,要團結,像簸啊山一樣把細小的黃土能凝聚成一座山,矗立大地,千秋不變!村民們清醒了,也變得勤奮而團結,以后誰家有難,全村人自愿幫助,誰家過紅白喜事,村里人全部出動。誰家殺豬殺羊,都要在村頭支一口大鍋,讓全村人嘗菜!過年過節,一家給一家端兩碗面,久而久之,過年便成了一個臊子面大比武,看誰家的面細,湯煎得油旺,臊子切得細小,這樣誰家的廚藝茶飯,全村人都清楚,人人也有口福!促進了全村一家人,日子過得越來越旺。所以染峪的臊子面, 面,芋面,瓤皮子,是西北做得最好的!

  蓮花嶺又恢復了她的容彩,她驕傲地矗立在黃土高坡中,保佑著染峪村的平安康健!雖然我身在北京,卻常常懷念那座山,感覺從來沒有離開過她。想來我離開家鄉四十一年了,但小時候走遍了染峪的每一寸土地,特別是伴我成長的那座山,那條溝,夏天上山畔砍柴火,冬天在溝里掃樹葉……如今山坡依舊,而人事已非,夢回鄉里!愿家鄉變化,福佑鄉鄰,太平盛世,人人康樂!


更多關于“故鄉的蓮花嶺”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