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故事傳奇 > 文章正文

路漫漫其叔遠④


萊弗

上期回顧:

為了讓顧樂然死心,陸澤宇居然使出言情小說里用爛了的“找個假女朋友來讓對方死心”的辦法,想她顧樂然可是師承尹燦燦的老司機,怎么可能這么輕易被蒙騙。陸叔叔,你跑不掉的!

到了目的地,他下車一看,一片燈紅酒綠,堪稱大學城御用賓館一條街。

陸澤宇太陽穴突突地跳,他按下門鈴。

門開了。開門的是喬木:“您怎么來了?”

陸澤字面若冰霜,一邊推門進去,一邊審度環境。

是個標間,兩張床,于博和顧樂然分別坐在上頭。

于博趕緊站起身來,尷尬地沖陸澤宇點了點頭:“您好!”

見到陸澤宇,顧樂然顯然吃了一驚,迅速扒拉下劉海遮住額頭:“您怎么來了?”

喬木撓撓頭,解釋道:“剛才你不方便,我就替你接了一個電話,我沒想到這么晚了,他會趕過來。”

陸澤宇揉了揉發痛的太陽穴,指了指顧樂然:“你,跟我出來。”說完不由分說,揪起她的衣領,像拎小雞一樣直接提走。

她踉踉蹌蹌地被他拖著走了一路,突然說:“等—下……放手……”

陸澤字氣勢洶洶地將她拽進電梯里。

她氣喘吁吁地瞪著他,頭發全亂了,露出額頭上貼著的一塊紗布。陸澤宇一愣,手就松開了。

“你受傷了?怎么回事?”他作勢要去察看傷口,卻被她一偏頭躲過去了。

顧樂然悶悶地說:“我不去別墅。”

“為什么?”

“不方便。”

“暑假住那么多天,你怎么沒說不方便?”

一樓到了,電梯門開了。

顧樂然抬頭看了陸澤宇一眼,居然說:“您慢走,再見。”說完就按下樓層鍵。

陸澤宇攬著她的腰,將她騰空抱了起來。

她嚇得大叫:“你干嗎?!”

“閉嘴!”

她像一條不斷打挺的魚,做最后的掙扎。

兩人就這樣一路折騰到了大廳。他索性一把扛起她,扛大米似的走出了賓館,扔進了跑車里。

吧臺的兩個值班大嬸一邊嗑著瓜子,一邊看著好戲。

“嘖嘖嘖,我說吧,這男的一進來,我就猜到了,他是來捉奸的。”

“這個女孩怎么這么不知足呢?男朋友長這么帥,開那么高級的豪車,她還在外面亂來。”

上車后,陸澤宇近乎粗魯地扯過安全帶,把顧樂然牢牢拴在座位上:“再敢動—下,我就拿安全帶綁住你的嘴!”

顧樂然縮著腦袋,乖乖坐在座位上。

終于到家了。

下車的時候她眼冒金星,有點兒腿軟。

他進門就質問:“說說,你今晚都干了些什么?”大人審問孩子一樣的語氣。

顧樂然索性像個孩子一樣打發他:“運動。”

“什么運動會弄到進醫院?”

“夜跑,路太黑,不小心摔了一跤。”

“為什么這么晚了還和男生在酒店里?”

“從醫院回來太晚了,宿舍有門禁,外頭又不安全,只好讓他們兩個留下來陪我。于博和喬木,您也都認識。”

顧樂然漫不經心的態度終于令他沉不住氣:“你胡謅也要找個說得過去的借口。”

“您為什么這么在乎這些?”她站著那里,冷靜地看著他,“只因為一個電話,連夜趕去那里,為什么要這么關心我?”

陸澤宇仰著頭,微微皺眉,眼神犀利,那是發怒前的征兆。

顧樂然真是勇氣可嘉,繼續道:“我們非親非故,您卻總是對我這樣照顧,讓我覺得很困擾。”

“困擾什么?”

“您也會對別人這樣嗎?”

他不假思索:“不會。”

她追問:“為什么?”

為什么?

他開口,卻說不出話。

顧樂然搶答:“因為我對你來說是個很特別的人,因為你喜歡我。”

他幾乎脫口而出:“扯淡!”

“那就不要表現出這么關心我的樣子,總讓我覺得自己對你來說很特別,我會誤會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更多關于“路漫漫其叔遠④ ”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