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綜合經濟 > 文章正文

資源利用角度社會成本新思考


彭燕燕 傅建設

  摘 要:本文首先總結歷史上關于社會成本的三種觀點,進而從社會成本的產生根源入手,結合近年來出現的新問題,給出新含義,分析它的新特點。在此基礎上提出了建立資源利用社會成本評價體系的構想,給出一套切實可行的社會成本考察辦法,即橫向分主體管理、縱向逐級匯總、重點挖掘社會整體潛力的評價體系,以期降低社會成本,促進整個國民經濟健康、穩定、快速發展。
  關鍵詞:資源利用;社會成本;社會潛在力量
  
  一、引言
  
  當生產和再生產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規模進行著的時候,稀缺規律向我們發出了警示,“在人力資源和非人力資源數量有限的情況下,即使應用已知的最好的技術知識,所能產出的每種物品也都有個最大限度。”
  1972年,針對資源超負荷運轉帶來的嚴重的社會問題(以環境資源為代表)召開了斯德哥爾摩聯合國大會。這一方面意味著該問題已引起了世界范圍的重視,另一方面也說明其嚴重性已經危及幾乎所有國家的利益,導致了巨大的社會成本。
  中國改革開放近30年來,經濟總量增長了六倍,而消耗卻增長了十幾倍,這個數據遠遠高于發達國家在前期工業化時的水平。隨之而來的是超速增長帶來的嚴重的社會問題:廢品污染、水資源缺乏、土地沙漠化……所有這些給國家加上了沉重的社會成本負擔。
  
  二、社會成本含義新界定
  
  (一)社會成本的三種觀點
  關于社會成本的討論已經延續了很多年,研究者們的觀點,根據其提出的解決辦法,大致有三類:
  企業承擔觀:經濟學家西斯蒙弟1929年在《政治經濟學新原理》中首次明確提出社會成本的概念,并主張企業不僅應當考慮自身的生產成本,還應該考慮給社會帶來的成本,這種成本由企業承擔。1920年,庇古從福利經濟學角度分析了社會成本的影響,認為企業是社會成本的導致者,應當由其承擔。
  全社會總效用最大化觀:1960年,科斯從整體總效用最大化的衡量標準角度進行分析。他明確反對庇古主張的由企業承擔社會成本的觀點。但是他并沒有給出如何在企業及其他部門之間進行社會成本的分配承擔辦法。
  政府承擔觀:2001年,林萬祥討論了企業社會成本及宏觀成本概念。他將廣義的社會成本進行分類,提煉出宏觀成本概念,認為由企業直接引致的稱為企業社會成本由企業承擔,而不能直接或合理追溯到特定企業的稱為宏觀成本,由政府承擔。
  (二)社會成本的新觀點
  從以上觀點中,我們可以看到社會成本的對象和范圍經歷了一個由小到大由窄到寬的過程。發展到今天,社會成本幾乎包含了所有不直接由索取者承擔而給其自身和非索取者帶來的負效應。舊有理論顯然已經不能滿足全面核算、在利益主體間合理分配承擔的需求。因此,筆者針對其產生根源和當前顯示出來的新特點對其進行了新的概念界定。
  社會成本是人類社會各利益主體在追求其自身利益最大化的過程中,由于對資源利用的爭奪沖突,而引發的整體資源不合理損失。
  1研究范圍。社會成本最原始形態的物質表現是公共物品的隨意獲取和利用,如水、空氣等等。而隨著利益主體的沖突爭奪加劇,這部分物品在許多地區并越來越普遍的轉化為經濟物品,但是它相對于別的企業耗費,它仍然是取得條件最低的一類。在日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這部分物品現在是并且將來還會是利益主體之間爭奪的焦點。又鑒于人力資源、材料資源等已經有比較完善的核算理論且有比較明確的歸集和分配系統,本文將社會成本的研究范圍界定在由公共物品轉化而來的經濟物品這一類資源。
  2前提假設。早期社會成本研究產生于理性假設占統治地位的經濟學時代,依照理性假設,社會成本將是一個永不可解決的問題,最終是各利益主體的整體性消亡。然而事實并非如此,聯合國環境大會的成功召開就是利益主體們互相妥協合作的典型范例。所以,我們可以說,在社會成本問題上,有限理性或者說人性假說更符合問題本質。因此,本文研究同時結合了有限理性和理性兩種觀點。
  3研究中心。基于本文的界定,上述公共物品轉化為經濟物品的過程,簡而言之,是一個資源利用過程,確切講,是一個資源不合理利用的過程。這樣社會成本問題的解決就轉化為將資源不合理利用改造為合理利用的過程。資源利用過程改造是研究中心。
  
  三、資源利用角度社會成本評價體系構想
  
  歷來對社會成本討論的焦點不外乎它的歸集方法和如何在承擔者之間分配。本文提出資源利用角度社會成本評價體系,根據各部門對資源的利用進行社會成本的評價和控制。
  首先,我們將社會總體劃分為三大部門,個人、企業及政府,相應地他們對資源的利用分別為個人消費、企業生產消耗和政府基礎設施建設消耗。社會成本就是由于三大部門中某個或某幾個部門的資源利用而導致的另外的部門的損失。這種損失有別于以往社會成本的最大特點是它的時間延續性和空間擴張性。資源是流動的,并且在流動中會將上游的附加值(可正可負)帶至下游,形成了空間擴張;隨時間推移,這種附加值可能產生一種長期效應,延續存在。例如,處于河流上游的工廠將廢水排入河流內,河水攜帶污染物至下游農田,污染農作物和土地,給個人和政府帶來負效應;同時廢水中的有害物質會殘留在土地中,導致一定年限內甚至是永久的土地的不可再利用。這樣,社會成本評價體系就是要涵蓋這種時空性,將其折算并歸集至某特定責任部門。當然在這個過程中最重要的就是追本溯源,這也是目前最難解決的一個問題。鑒于上述三大部門性質的不同,我們需要采取不同的監管措施。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