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時事政治 > 文章正文

嚴幼韻:110歲復旦女神的109個春天


  

  在美國紐約公園大道附近的家中,已經110歲的顧嚴幼韻提起筆來,為自己的口述史作序。她一筆一畫地寫下:“每天都是好日子。”

  這個衣著考究、佩戴翡翠首飾、涂著紅色指甲的老人,有著一套“任性”的長壽秘訣——“不鍛煉、不吃補藥,最愛吃肥肉,不糾結往事,永遠朝前看。”

  她的一生,就是一部傳奇。從上海灘名媛“84號小姐”,到成為青年外交官楊光泩的妻子,到再嫁“民國第一外交家”顧維均……她與滿頭白發的大女兒楊蕾孟“聊”了兩年過去的事,終于在2015年她110歲的時候出版《一百零九個春天——我的故事》。

  王燁捷

  “84號小姐”

  1927年,22歲的嚴幼韻從上海滬江大學轉入復旦大學讀大三。

  滬江大學那時的舍監是一個美國人,每個學生的一舉一動都在她的監控之下:晚上禁止外出,任何時候都不能有男性來訪,每個月只允許回家一次。出身名門的嚴幼韻顯然是得到了特殊照顧。她被允許保留家中女仆和汽車,隨汽車一起“標配”的還有一名私人司機和一個坐在副駕駛座上負責跑腿的“副駕駛員”。

  1980年,當小女兒楊雪蘭出現在上海一處老街弄堂里時,一個素不相識的老先生問她:“你就是‘84號小姐’的女兒?” “84號小姐”是當年大學男生對嚴幼韻的“昵稱”——因為不知道她的名字,他們就以她的汽車牌照號“84號”稱呼她。一些男生還故意將英語EightyFour 念成上海話“愛的福”。

  這位老先生看著楊雪蘭兩眼放光,拼命扇著扇子,激動地說:“你母親當年是上海大學生的偶像。我們天天站在滬江大學門口,只為了看‘84號’一眼。看到的話,會興奮一天。”

  當時這輛“84號”轎車是別克牌的。

  在上世紀20年代的上海是稀缺貨。在將近一個世紀以后,別克車遍布全中國。

  嚴幼韻的女兒楊雪蘭,后成了美國通用公司的副總裁。通用公司在上海投資別克的項目即由她促成。

  嚴幼韻自述其當年的大學生活是“奢華”的。因為衣服太多穿不過來,從未穿過重樣的服裝。而所有這些衣服,都是裁縫為她量身定制。她后來進入復旦大學。那是復旦大學有史以來第一次招收女生。因為沒有女生宿舍,同學們被要求住在家或在校園附近的租房里。嚴幼韻和幾個朋友合租了一間公寓。但大多數時候,她仍然住在位于南京西路的豪宅里。

  嚴家的豪宅,住著一家四代80多口人。這棟房子的花園院墻綿延了靜安寺一帶的半個街區和地豐路(即現在的南京西路、烏魯木齊路路口)的整個街區。

  門房除了一個中國警察外,還配了一個印度人。

  她的這段日子過得隨心所欲。每到周末都去看電影、喝茶、滑冰、游泳或者騎自行車。她有著與眾不同的擇偶標準,“未來的夫婿不僅必須贏得我的愛慕,還必須是我尊敬的人。”嚴幼韻當時想,只要嫁給自己心儀的人,“我愿意出去工作養家”。

  顛沛流離的“外交官夫人”

  嚴幼韻后來的確“淪落”到了要工作養家的地步。只不過,她的工作地點在美國紐約聯合國總部。楊雪蘭至今記得為母親介紹工作的、聯合國副秘書長胡世澤的話。“他在電話里取笑她,幼韻,你不能工作,因為每天要9點準時上班的!”

  跳舞和社交是嚴幼韻從年輕時開始就喜歡的“項目”。也是通過跳舞,大絲綢商的兒子、南京國民政府外交部駐上海特派員楊光泩與她喜結良緣。

  楊光泩1920年畢業于清華大學,后公派留學,獲得科羅拉多大學文學學士學位,普林斯頓大學國際法和政治學博士學位。那時的楊,被公認為前途無量的青年才俊。

  婚后,嚴幼韻跟著丈夫去南京、倫敦、日內瓦、上海、巴黎、馬尼拉等地任職。但隨著1937年“盧溝橋事變”的爆發,這位生活優渥的外交官夫人,開始過起了顛沛流離的生活。

  有一天早晨,楊光泩敲敲門,打開一條門縫,往她床上扔去一個漂亮的洋娃娃。這是他和張學良一起打高爾夫球后,獲得的“禮物”。

  在法國巴黎,楊光泩任南京政府駐歐洲新聞局負責人。每天午餐后,她開始加入孩子們和仆人們一起游玩的行列,在海灘邊玩耍。

  然而,緊張的局勢很快讓人無法視而不見了。1938年9月末,德國威脅在必要的時候吞并大部分捷克斯洛伐克,法國軍隊開始行動起來,國際危機達到頂峰。

  楊光泩催促妻女盡快從巴黎坐火車去相對安全中立的瑞士日內瓦。然而,在巴黎里昂車站等了整整一天后,嚴幼韻把行李成功托運去了日內瓦,但自己和孩子們卻沒能登上火車。


更多關于“嚴幼韻:110歲復旦女神的109個春天”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