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軍事科技 > 文章正文

以身鑄劍砥礪多——《把一切獻給黨》背后的故事


三土 汪惠

  在近半個世紀前的1953年,一位曾三次身負重傷、失去了左眼和左手的重度殘疾人,拖著傷殘的身體寫下了一本自傳體小說。該書問世后受到廣泛關注和歡迎,先后再版44次,發行量高達500余萬冊,同時還被翻譯成俄、英、日等七國文字,成為鼓舞幾代青年奮發進取的紅色經典勵志著作。這本書的書名是《把一切獻給黨》(下文簡稱《一》),它的作者就是人民兵工事業的開拓者之一、新中國第一代工人作家、被稱為“中國的保爾·柯察金”的吳運鐸。該書的特殊之處在于,除了真實記錄一個普通工人成長為無產階級優秀戰士的感人故事,還直接和間接地反映了當年廣大兵工戰士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以堅韌不拔的毅力和勇于犧牲的精神,依靠集體智慧和辛勤勞動,白手起家,歷經千難萬險,創建人民兵工事業的艱苦歷程。特別是其中研制槍榴彈、平射炮和拆卸**等章節,讓很多讀者從此對兵器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但因寫作年代和本身體裁的限制,作者對于其中一些細節,如產品型號、結構特點,以及事件發生的大致年代和具體地點,或語焉不詳,或采取了模糊處理的辦法。本文結合對大量兵工史料的歸集和分析,幫助讀者通過這本膾炙人口的紅色經典,更多地了解當年的故事,共同回憶和追尋吳運鐸同志的英雄業績。

  初創

  吳運鐸是在革命斗爭中成長起來的工人階級的典型代表。1917年1月17日,他出生在湖北省武漢市漢陽鎮的一個貧苦家庭。八歲時,他隨父親吳樹棠流落到江西萍鄉,少年時便經歷了安源工人運動的洗禮。同時,煤礦的生活也使他對機械產生了濃厚興趣。1931年,他隨家人遷至湖北黃石,進富源煤礦當了學徒,依靠自學成才成長為一名機電工人。抗戰爆發后,吳運鐸積極參加愛國進步運動。1938年9月,經地下黨組織介紹,他輾轉前往皖南,參加了創建只有一年的新四軍。

  當時的新四軍裝備低劣,全軍1萬余名指戰員只有6200支槍,其中還有很多土造的“單打一”和“半截槍”(3年游擊戰爭中,很多游擊隊員將長槍鋸掉半截以便隱藏),有些戰士只有大刀長矛甚至赤手空拳,被嘲諷為“人比槍多,槍比子*多”。為解決這一問題,1938年4月軍部領導邀請早先在徽州自辦造槍作坊的朱遵三,牽頭組建了新四軍軍部修械所。吳運鐸被分配到該所從事武器修造工作時,該所已隨軍部搬至涇縣云嶺麻林坑,人數發展到近70人。但條件依然非常簡陋,近千平米都是茅棚式的簡易廠房,只有銼、錘、臺鉗等簡單工具,主要以手工方式維修槍械,并少量制造刺刀和步*。

  吳運鐸在《一》中就提到了以純手工方式在刺刀刀身上開鑿血槽的過程。當時新四軍裝備落后,作戰很大程度上要依靠白刃格斗,而從各地集中的紅軍游擊隊所用的刺刀早已殘缺不全,必須設法配齊。這些刺刀多為仿漢陽式或毛瑟式,刀身、護手都由鐵軌或廢鋼制造,由紅爐打制成毛坯后,再在刀身兩側鑿出長條血槽,既為減重,也為提高刀身強度,然后經修銼套環、卡槽,并安裝木柄及卡筍,全部過程都由手工進行,效率很低。由于材料和熱處理的缺陷,其刀身很容易彎曲或斷裂,有的拼刺能手一場戰斗下來要更換幾把。后來,新四軍各兵工廠特別是4師、6師較為普遍地生產了一種刀身截面為三角形的刺刀,三面帶有血槽,雖然較重但剛度更好、不易彎曲,而且穿刺力強又便于制造,較好地解決了這一問題。

  自制槍支的技術,主要是朱遵三等人帶來的民間槍匠的土方法,當時能夠仿造漢陽造七九步*和“八音子”手*,修械所在巖寺期間曾少量生產過。到麻林坑后主要是仿造步*,先由副所長賈冠軍負責,李友生擔任所長后,朱遵三作為總技師領導整個造槍工作。當時的工具,包括老虎鉗、扳牙、拉線機和各種鉆頭,都是依靠吳運鐸等廣大職工自力更生、自行制造。槍管長600毫米,要先車圓,然后鉆出對通深孔,難度是很大的。但工人們僅靠用磨盤加搖把做的土車床和自制的深孔鉆,硬是一根根地做了出來,然后再把槍管放到自制拉線機上,將內孔表面慢慢拉出膛線,整個過程全靠人工,沒有任何機械設備。這種土造槍管由于尺寸不夠精密,孑L徑粗細時有變化,以及材料存在缺陷,容易發生近彈、打偏以及炸裂等問題。吳運鐸在《一》中記載自己第一次受傷就是試槍時一支土造槍管意外爆炸造成的,所幸離要害較遠,只是托槍的手被震傷。

  1938年年底,通過葉挺將軍介紹,修械所從武漢買來一臺立式鉆床和部分材料,從京贛鐵路搞到部分鐵軌。吳運鐸又到宣城縣一停產煤礦借來兩部皮帶車床、一臺牛頭刨床和一臺柴油發動機,軍部也從上海買到皮帶車床、鉆床各兩部,逐步用機器生產代替了手工操作,產品質量也不斷提高。

  《一》中提到的美國女記者史沫特萊參觀修械所之事發生在1940年2至4月間,當時葉挺軍長陪同,按照參觀者要求,修械所工人用自制步*連續發射100多發子*,直到護木被燙焦冒煙為止。史沫特萊女士詳細參觀了廠房和工具,并對鉆槍管和拉來復線兩道工序拍了照片,她稱贊說:“中國的手工業在世界上是一流的”。這些照片和題為《新四軍隨軍兵工廠》的報道,都登在當時上海一家報紙上。周恩來同志也到修械所視察過,看了自制步*后說:“你們用這樣簡陋的工具,能造出這樣的步*,真不簡單”。從1938年初到1940年底,平均每月制造仿漢陽造步*15支,到北撤為止共生產450余支;另外每天能制造10把刺刀,總計約3500把;此外修理了大批槍械,還為軍部警衛連制造了三四支手提式沖鋒*。這些成績中都有吳運鐸的很大功勞,他也因此于1940年5月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Tags:劍來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